《权力的中枢》
第9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一手听陈九江这样说,才知道误会了陈九江,就说道:“那女人也真是厉害,才半天的功夫,就找到了我。也是怪我,光贪恋着回家,连老辈教的,打一枪就换个地方的道理都不记得了。”
  陈向阳听了这话,就骂刘一手道:“老刘,你可别寒碜人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是你家老辈教的?那是我党的游击经验吧。”
  刘一手理直气壮的道:“大家都是在人民斗争的浪潮中成长起来,经验自然都是一样。只不过你们是光明正大的提,而我们是潜移默化的教。”
  陈向阳见他不输嘴,就故意气他道:“既然都潜移默化了,怎么还被人家抓了?”
  刘一手道:“我也奇怪,好好的呢,就被丨警丨察给抓了。陈书记,您不知道那阵势,啧啧,我出了屋还以为公丨安丨局搬家呢。庄前庄后都是警车。”

  陈向阳不知道刘一手当初在火车站,偷窃吕潇潇玉镯的事情,听了刘一手的描述,很是好奇。就让他详细的和自己说了。
  刘一手说完,还不忘砸吧着嘴,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对二人道:“你们可真不知道,那只玉镯,啧啧,可真是件好东西。我跑了大半个中国都没见过。”
  陈九江是见过的,但是陈向阳却没有见过,于是也露出了期待,打趣他说:“老刘,当初你要是跑的快点,说不定就有机会让我们开开眼界了。”
  刘一手就点了头称是。陈九江接过话头说道:“是个屁呀。你的腿再快,能跑出大河去,还能跑出天云省?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来头,就敢伸手。”
  刘一手就央着陈九江问吕潇潇的来历。陈九江笑着骂他:“刘一手,你龟儿子也是个精明人,被谁抓了都不知道,还在这冒大气。实话告诉你吧,那女人姓吕。”

  刘一手想了一会,摇摇头说道:“陈书记,您可别忽悠我了。大河叫的上号的人里,可没有一个姓吕的呀。”
  陈九江气道:“你这脑壳,指定被丨警丨察吓坏了。别说是大河,就是天云现在都姓吕。”
  陈九江这么一说,刘一手彻底才明白过来,合着是偷到天云省老大的家里去了。立刻吓得战战栗栗,问陈九江道:“陈书记,这玩笑可开不的呀,会吓死人的。”
  陈九江道:“你偷人家传家宝的时候怎么不害怕呢?幸亏是人家度量大,要不然,你只怕是要把牢底坐穿的。好了,这事今后就不要再提了。跟我说说,你这是上哪去吧。”
  刘一手本是坐着这趟车,想要打打游击,听了陈九江的话,心思就淡了。他对陈九江道:“陈书记,我在家里呆的闷了,准备出去散散心。你们这是要去哪?”
  陈向阳就对他说:“乡里太穷,陈书记准备到广州那面转转,为村民们找找出路。”
  刘一手道:“这是个好事情呀,河西乡的老百姓就知道窝在家里赌博喝酒生娃子。也是该走出去,见见世面,也挣点票子。陈书记,不如带上我吧,反正那片我熟。”
  陈九江道:“带上你倒是没有关系,不过你可不能摸我兜里的票子。”
  陈向阳也说:“去是可以,但是火车票咱们可不包。”
  刘一手道:“咱们谁对谁呀,我能冲你们下手吗?再说我坐火车也不要钱。”
  陈九江听了就笑,陈向阳却不解,问他是不是火车上有熟人,若是真有,也帮他和陈九江办一办不要钱的车票。
  刘一手点了点头,认真的对陈向阳道:“我的朋友多着呢。只要是这车上的票,你要哪一张,我都能拿给你。”
  陈向阳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连忙摆了手,说,还是花钱打票安生些。
  从大河到广州,这一路上可真是漫长的很,幸亏有了刘一手,天南地北的一通胡扯,这才消磨了不少的时光。
  刘一手说,咱们这个大中国,可没有我没到过的地方。北面的黑龙江,哈尔滨,南面的海南岛,都留下了我的足迹。
  陈向阳一直没有去过北方,就问他,我可听说哈尔滨冷的很,冬天的时候,那河面上都能开坦克,是不是真的。
  刘一手道:“当然是真的。有一次我在哈尔滨,正好看见一辆运输车过河。那车上运的满满都是蛋药。司机驾车一不小心就甩掉了一颗捣蛋。我说,这下毁了,捣蛋一落地,还不把大家都炸飞?还等什么,赶紧跑吧。”
  “不想围观的人却哈哈大笑,将我拉住,说没事没事,捣蛋一落地就会被冻上,根本炸不了。我他吗将信将疑,就留了下来,转头一看果然是真的,那*还没落地就冻在了半空。你说神奇不神奇?”
  陈向阳被逗的哈哈大笑,骂老刘道:“整个是胡编乱造,要是那样的话,你还能站在外面,早被冻成了冰雕了。”
  刘一手道:“你说的真对,你知道东北的冰雕为啥那么逼真吗?那全都是真人浇筑的。比如说你啊,陈委员,到了哈尔滨,说我想做个冰雕,留个纪念。人家就会给你灌上二斤伏特加,然后带到特制的房子里,用冷水,浇完背面浇正面。然后再将人取出来,冰雕就做成了。”
  陈向阳怒骂道:“放你的狗臭屁。那样的话,老子不是死在那了。”
  刘一手摆着手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只要是正规厂家,都不存在安全问题。”
  陈向阳反问道:“那你怎么不做一个,运回来给我们看看呢?”
  “你还别说,去之前我还真想弄一个的呢。当时我的一个东北朋友邀我去串门子,我就去了。不想季节没选对,大冬天的差点没把耳朵给冻掉了。不但如此,他们怀里的钱包也冷的跟冰块似的,根本夹不住。要不是我那朋友讲义气,我差点都冻死在那,更别提什么做冰雕了。”
  陈九江听了也笑,说道:“老刘,你这嘴可真是厉害,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来。”
  刘一手问他是谁,陈九江就说是乾坤老道。刘一手听了乾坤的名字,脸上就冷了下来,对陈九江道:“陈书记,别和我提这个人。我和他可誓不两立。”

  这个情况陈九江还是第一次听说,就想探探究竟,不想刘一手咬死了口,再也不提。于是三个人合着衣服,就睡了起来。
  天快亮的时候,陈九江被一阵突然而起的吵闹声惊醒。陈九江睁开眼一看,原来是隔壁座位上的一个女人,丢了钱包,正在大吵大闹。
  那女人是自省城上的车,人长的漂亮,打扮的也很时髦,时不时的还要拽上两句普通话。一上车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这里面也包括陈九江三人。
  陈九江发现刘一手贼眼发光,就知道那女人肯定揣了不少的好东西。于是按着刘一手的思路去打量那个女人。

  那漂亮女人,随身带着一个大皮箱子,在同位的帮衬下,托到了货架上。上架的时候,陈九江可是伸长了脖子,盯着她那牛仔裤下浑圆的屁股。暗暗赞叹,这牛仔裤真是了不起的发明,让女人的线条凸显的更加诱人。
  看女人的样子,只怕箱子里是没有钱财的。剩下的就只有女人怀里的一只小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