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5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先是在农家乐玩了牌,曾部长问,“女区长呢,她怎么不来?”
  朱紫君说她儿子这几天身体不好,估计来不了。
  陈舟山就说,“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过来。这三缺一怎么行嘛!”
  女区长的儿子身体倒是好了,可她想休息一下,在家里陪陪儿子和男人,陈舟山的电话打过来,说叫她过去打麻将。
  女区长在心里暗自叫苦,上次都输了二万左右,今天还有钱吗?
  象这种公关牌,一般人哪打得起?
  可陈舟山叫了,她又不能不去。
  这次又带了一万多,匆匆赶到乡下的农家乐。
  曾部长正在钓鱼,他说女区长不过来,牌不好玩,先钓二条鱼中午吃。
  可他钓了半天,鱼都没有咬钩,女区长来了,他就喊,“怎么才来啊?”
  女区长解释了半天,曾部长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女区长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真丝衬衣,一条黑色的喇叭裤。衬衣系在裤子里,让臀部看起来十分饱满。
  刚好她在解释的时候,鱼儿咬钩了,曾部长嘘了一声,轻轻一提竿,一条三斤多的草鱼崩了起来。
  曾部长放了线,让它游。
  女区长赶紧拿了鱼网,只等鱼游累了,就拖到网子里拉上来。
  朱紫君过来了,笑着喊,“这么快就上钩了!部长还真是厉害!”
  女区长听到这句话,心里无由地想起了其它的。
  究竟是鱼上钩,还是自己上钩了?这可说不清楚。要看接下来怎么发展。女区长可是个明白人,曾部长的眼神,肢体语言,她当然懂。
  上次陪曾部长跳舞,他的手都滑到屁股上去了。

  陈舟山也在钓鱼,“我这边怎么半天没有鱼咬钩!要不算了吧,回去打麻将。”
  曾部长道,“那就走吧!”
  慢慢收竿,把鱼拉过来,女区长忙用网去网它。可怎么也网不到鱼。
  朱紫君喊,“你要主动一点,这样子怎么可能网得到鱼?”
  女区长说,“它不进来,我怎么办?”
  朱紫君笑了起来,“那你就让部长用点力,霸蛮塞进去呗。”
  曾部长看了朱紫君一眼,这女人就是喜欢开玩笑,这岂不是暴露自己的意图?
  目光落在女区长身上,女区长弓着身子,胸前露出白花花的一大片,一道清晰的沟,令人垂涎三尺。
  女区长说,“那你来吧!我没这经验。”
  朱紫君说经验是练出来的,只要部长肯教你一招半式,你肯定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曾部长道:“你不动,我来,我来!”

  女区长就保持着这个动作不动,曾部长把鱼拉过来,进了网捞了出来。一条三斤多的草鱼,活蹦乱跳的,好大的力气。
  捞上来的时候,将它放在水泥池子里,鱼一阵乱蹦,溅了女区长一身的水。
  白色的衬衫,本来就禁不起水淋,打湿后,呈半透明状,粉红色的内衣清晰可见。
  朱紫君偏偏开起了玩笑,“你还穿粉红色的啊!”

  这一句话,把两个男人的目光都招了过来,女区长尴尬死了。忙转身去卫生间。
  打牌的时候,陈舟山说,“我们今天中午在这里吃了饭,下午就去山庄。部长晚上就不要回去了,我们安排个节目。”
  然后他就看着女区长,“上次你跑得比兔子还快,这次可不能提前跑了。”
  女区长本来想说,家里还有事,看到陈舟山提前打预防针,她就在心里暗暗叫苦。
  朱紫君说,“回去干嘛,明天也是休息,不把部长陪好,就不要回去。”
  看来今天晚上要打通宵了,女区长这么想。
  曾部长说,“那也不要这样,真有事,你们随时可以离开,要是传出去说我太不近人情,这就没意思了。”
  然后他就问朱紫君,“张治国这个代区长,怎么样?”
  这句话他是有目的的,应该是说给女区长听的。
  朱紫君说,“张治国这人思想顽固,又喜欢墨守陈规,死板。”
  陈舟山道:“区里的几个干部,我倒是觉得女区长最有前途,不论是工作能力,还是配合能力,都非常不错。更重要的是,她年轻,有代表性。”
  现在讲究一个干部年轻化,陈舟山估计也是这个意思,告诉女区长,你蛮有潜力的,而且你年纪不大,有的是机会。
  女区长自然心里明白,却不好意思说什么。
  曾部长态度很明朗,“紫君同志,你身为一个市委,要多关心关心区里的同志嘛。能者上,庸者下。”
  朱紫君忙着点头,“那是,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考虑。陈书记不是也知道的?上次我就提出,让女区长来当这个代区长,可是被顾秋同志刷下来了。”
  被顾秋同志刷下来了?
  曾部长一脸不悦,“他是不是敢搞一言堂啊?”
  女区长听得明白,曾部长不喊顾秋的名字,却用他字代替,说明一个问题,他对顾秋很不满意。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朱紫君深得曾部长的喜爱,而且关系很铁,这一点大家都看得明白。

  当然,象朱紫君这样的人物,如果没有几个后台撑着,肯定上不了台面。女区长心里矛盾起来,因为她知道,这是一个极为严重的站队问题。
  而且站队的选择,就在自己心里一瞬间的事。
  从表面上来看,她已经和朱紫君是一路人了,至少陈舟山等人这么认为。可自己与顾书记之间,依然隔着一条河。
  自己能不能得到顾书记的亲眯?这一点女区长自己都没有信心。
  她也听说过,顾书记后台硬,朱紫君跟他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可眼下,却是容不得她犹豫。
  朱紫君故意这样说话,让女区长知道自己是为了她好。以前她希望女区长和顾秋发生点什么,那只是为了借此事件,做为控制顾书记的把柄。
  一旦两人发生关系,她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候,顾书记将无条件配合她的工作。

  但现在看来,不知是女区长的工作没有做到位,还是顾书记抗拒诱惑的能力太强,总之这事没能如愿,朱紫君就在心里暗道,既然顾秋不用,曾部长又对女区长有意思,不如搓合一下。
  再说了,如果女区长和曾部长有了那种关系,然后再和顾秋有这种关系,对她而言,这是再好不过的事。
  朱紫君知道自己不太可能被男人喜欢,但是年轻的女区长可以,她人漂亮,而且也很听话,所以她一再暗示。
  女区长焉能听不出来?

  可不知为什么,她看到曾部长那模样,总觉得他,太丑了。
  不要说男人好色,女人也一样。
  女人也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在高大帅气的男人面前,她们的心里防御力也相对低下。有的女人,天生喜欢那种所谓的偶遇,奇缘,哪怕是一夜*情那种,她们也觉得是一种浪漫的回忆。
  如今跟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带着某种目的性的去接触,她们自己都会觉得心里反胃。
  在打牌的时候,朱紫君一直在说那种具有挑逗性的话,而且这个圈子里,打牌吃饭说段子,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不管是男人,女人,都能顺口来几段。
  女区长也会,可她很少说段子。
  今天,朱紫君极力讨好曾部长,要求她说了两段。

  曾部长笑得很开心,很满意地看着女区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