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5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嗤笑出来,“你越是哀求,越是低贱,他越不放你在眼里。可除了这条路,你又无路可走。不过噩梦也比 没得做要好。”
  我从病房走出,身后门内传来一声摔碎碗盏的脆响,我想象着常锦舟偾怒崩渍的样子,笑得更灿烂。
  离开医院在街口我和一辆黑车擦身而过,原本疾驰车窗紧闭,忽然在经过我面前减缓速度,玻璃敞开一道缝隙 ,飘飘荡荡飞出一张纸,坠落在我裙摆,我一把捞起,凝视那辆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别克。
  这车很陌生,牌照是外地,来去都很匆匆,像是通风报信不敢久留。我四下打探,确定没有人留意到我,我打 开那张纸,上面只写了五个字。
  这五个字令我浑身的血液逆流,凝固,像被一块硕大的寒冰冻住,动弹不得室了呼吸,我呆滞望着这张纸许久 ,那一刻分不清白天黑夜,分不清人巢人海,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颜色,只有这几 个字,像尖锐凌厉的刀剑,像肝肠寸断的毒药,像铺天盖地的风暴,像狂猛的巨浪,打得我遍体鳞伤,浑浑噩噩。
  司机迟迟等不到我,他从车内走出,在医院门口发现了静默伫立的人影,他看清我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孔,小声 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司机被我呆滞的模样吓住,试探着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一动不动叮着那张纸,在他想要倾身一探究竟时 ,我倏而合拢,塞进了口袋。
  “何小姐,我们回吗。”
  我说回。
  他将车开过来,拉开后厢门,我进入后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汗,湿答答的水痕贴在衣服上,粘住我的皮肤,一 寸寸都是炙热。
  那五个字就像i且咒和魔音,在我脑海挥之不去,狠狠撕扯荼毒我的心脏麻痹我的理智,我颤抖着摸出手机发送 _条短讯,然后叮着后视镜内司机的半张脸孔,“送我去酒家小筑
  他疑惑说不是回常府吗。

  我没有理会,沉默望向窗外,他立刻掉头换了方向,漫长的堵塞和颠簸后停泊在酒楼门口,我看到了角落熟悉 的白车,车身还残留着余温,似乎刚停下不久,我吩咐司机等候,不会太久。
  我进入一扇古色古香的木门,垂摆的红色流苏扫过我眼眸,没有侍者穿梭,也没有声音,街道人海的喧闹戛然 而止。霎气酒香缭绕中是一片恍惚朦胧,浅浅的颜色,浅浅的灯火,这里恍若隔世,它的静谧,温柔,深沉,优雅 ,似乎都不该存在。
  曹先生坐在靠近橱窗的位置等我,阳光笼罩在漆了一层蓝釉的桌上,折射出的光束将他沉静的脸孔染得清俊迷 人,光华夺目,仿佛悠长的卷轴,泼墨画,气韵醇厚,历久弥新。
  我在他对面坐下,他没有抬头看我,而是直接将手边两杯香槟酒其中一杯紫色递给我,“不知你喜欢什么,我亲 自调制的口味,试试合不合口。”
  我细细尝了尝,丝丝辣喉中摻杂一股回味无穷的清甜,杯子上的文字是隶书人生,酒的味道和颜色正如一场人生 的路途。
  我侧过脸打量这座大隐于市的小店,左侧水吧灯光幽暗,陈列的酒水犹如一束光泽诱人的彩虹,几只瓶子在调 酒师手上花样变幻,我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瓶子,而这些男人就是玩弄瓶子的调酒师,我的轨迹,我的生活,看 似掌控在我自己手里,实际都是他们在摆布,只是他们藏匿在暗处,所有风光赋予了我。
  我置身在苍茫的光与影中,意味深长说,“曹先生,会不会有死而复生。”
  曹荆易执杯的手一滞,他眯了眯眼睛,我透过玻璃杯将他的每一丝表情都纳入眼底,我们长久沉默,直到水吧 忽然播放一首歌,歌声弥漫中,他好笑说,“喝醉了吗。”
  我将杯子举过眼前,“酒水喝掉,还可以吐出来,虽然变了样子,依然是那个味道。人就不能吗。”

  “人变了样子,就不是那个人了 ”
  我身体狠狠颤栗了两下,侧过脸看他,他眉哏含笑,“何况这世上,没有这个可能。”
  他打了个响指,侍者从吧台后走出,弯腰询问他要什么,他指了指我的酒,“再蓄一杯,用法国香槟和千红特 调,兑几滴葡萄汁,不加白。”
  侍者转身离开后,我小声说,“阿坤深夜联络我,六辆押送军火的货车入境后被劫持一辆,次日贡昏入库时又被 埋伏的毒贩劫持了一辆,我只保住四辆。大约损失两千支枪械,和几十箱子丨弹丨。”
  曹荆易往自己的酒水里挤了半颗柠檬,浓酸苦湿的味道在空气中散开,他非常平静饮了一□,似乎对我的一切 都很清楚,他似笑非笑说,“你不在乎这些。”

  的确,军火我已经足够,即使用光我也有钱去缅甸购置,我需要的是势力,不管半路杀出了谁阻挠我,我都可 以摆平压制对方的势力。
  “我能够收割招安的人马,都已经在我手里,大约有三百余人,连零头都不到,他们不认女流,不肯归降我。 金三角常秉尧的势力有五百人,我握着兵符可以号令这些马仔,他们不出所料都参与了围剿容深,我利用他们先灭 了其他帮派当时出手追杀条子的毒贩,再让他们自相残杀。”
  我接过侍者递来的酒,倒入我手里空了的杯子,又还给他拿走,曹荆易隐隐蹙眉,“容深是条子,而且是对 金三角威胁最大的条子,他的出现意味着对整个边境贩毒的千预和破坏,因此参与暗杀的毒贩有老K的,也有其他毒 枭的,你要得罪整个金三角吗。乔苍都没有这样的能力。”
  “我是女人,他们对我疏于防备,混江湖的确实有两下子,也够狠,却猖狂自负,他们眼中女人不过是玩物, 坏不了大事。我可以钻的漏洞太多了,这件事做完,我会尽量全身而退。”
  他舀了一勺冰块,伸过来时间我可以吗,我点头,他放入杯口,“这样味道更好。”

  他放下勺子沉默看我,我喝了半杯后,他忽然发出一声轻笑,“你是一个很固执的女人。什么龙镡虎x`ue 都敢闯
  冰块在我温热的舌尖融化,有一丝剌骨的寒意,“我不闯,条子永远都给不了我说法。这事会随着时间彻底埋没 。曹先生,这一刻我比任何时候都想靠近那片地狱。”
  我从口袋内翻出那张纸递给他,他接过去只看了一眼便合拢,我仔细观察他的表情,他还是毫无波涧的平静,“ 对方什么人,看清楚长相了吗。”
  我屏住呼吸仔细回忆,那扇车窗内隐匿的到底是怎样一副面孔,他为什么要出现给我这张纸条,他怎么会在珠海 认出我,可不管我怎样努力回想,都连男人女人也分辨不出,更不要说容貌。
  日期:2017-10-30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