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5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看了眼时间,“来不及回。”
  我手指在他喉咙点了点,“乔先生是不是心轮了 ”
  他凝视我不语。
  我从他眉眼间试图看出些什么,可他很平静,没有丈夫对妻子安危的强烈牵挂,也没有毫无担优的冷漠从容,
  不多不少,都有一点。
  他不是心轮的人,否则也混不到今天,一个帮派组织拔地而起,一个顶级黑老大的横空出世,都不是偶然的 ,而是千锤百炼卧薪尝胆,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越是鹏得快鹏得髙,越是生性残暴狠毒,乔苍的沉默和心轮至多 来自于震撼,来自于一丝愧疚和微弱的伶悯。常锦舟是拔一根头发都疼得掉泪的女人,她会割腕,承受那么尖锐的 剌痛,该是怎样对生活的死心,对婚姻的绝望。
  即使津明到极致的男人也不可能次次识破女人在感情里的计谋,谁会想到常锦舟拿命赌乔苍回头,谁会想到她连 自己都下得去手。

  乔苍背影无声消失在门口,回廊埯去了他最后一片黑色衣袂,我冷笑一声,关灯沉睡。
  第二天早晨天大亮,阿琴为我送早餐时我坐在梳妆镜前问她常府有什么消息吗。
  她沉声说常小姐咋夜割腕。
  我慢条斯理涂抹胭脂,她见我没有半点惊讶,以为我不往心里去,没继续说,我捻了一点珍珠粉,打在手背问 她颜色怎样,她仔细看了一会儿,“比前几日用得好像更白了。不过何小姐肤色胜雪,这样也好看。”
  我往脸上扑了薄薄的一层,透过镜子问她伤得严重吗。
  她揺头,眼底也是讳莫如深的猜忌,“割偏了,没剌伤动脉,差那么一丁点,所以流了不少血,但包扎后就酲了 ,只是气色差一点,根本死不了人”

  我笑出声,戴上一对红宝石耳环,“女人总是看不到自己的悲哀,天生擅长在感情和婚姻里自欺欺人,编制美 丽的谎言,哄自己也哄城外看戏的人我咋晚就知道她这是一出计,嬴了就翻身,保自己暂时无恙,输了也比这么 半死不活吊着舒坦,乔苍和她两年半的夫妻,总会讲点情分,她这次算是反败为胜了。”
  阿琴为我盘好长发,用珍珠钗子固定,我注视镜子中明艳照人的自己,“你留在府里管事儿,有客人替我打发 走,常小姐这事瞒住,不要告诉任何人”
  “您放心,保镖传话时我都叮嘱了,常府只有我知道。”
  我戴上一顶遮风挡阳的帽子,吩咐司机开车送我去医院,路过一家髙档补品店时,我犹豫了几秒钟,最终什么也 没买,空手而去。
  我原本就是假惺惺看场让我髙兴的戏,没必要明知她防备我,不会吃用我的,还买了给她糟蹋。

  我抵达住院大楼,门口停泊乔苍的宾利,我停下看了一眼,径直走向服务台询问了病房号,乘坐电梯上去。在 十三层走廊的最尽头,很是清静隐蔽,门外把守着两名保镖,看到我正要打招呼,我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示意 他们噤声,我挥了挥手,他们立刻朝两侧墙壁撤退,站在稍微远一点的位置。
  我透过门上玻璃看到削瘦惨白的常锦舟,她无力倒在枕头上,连呼吸都很虚弱,而乔苍立在库头,一只手被她握 住,她不肯松开,也不肯让他走,她楚楚可伶间你还会来吗。
  乔苍嗯了声,她这才松了松,又立刻依依不舍握住,她眼底闪烁着隐忍不敢坠落的泪光,生怕他厌烦,“再陪 我一会儿行吗”
  我满脸冷漠注视这一幕,常锦舟的风情不足,勾引男人魂魄差点火候,不过扮演起柔弱无助的样子让男人心疼 ,却是一把顶级好手,她很懂得在怎样的时机里拿揑怎样的度,只要她不丧失理智,总能得到一份非常漂亮的结果

  她低垂着头,声音怯弱哽咽,“我咋晚,体会到了我这辈子最刻骨的绝望。苍哥,我父亲死了,母亲出家,
  何笙把持着常府,不允许我踏入半步。除了你,我在这个世上一无所有,你根本不懂我的恐惧,我把自己逼入绝 路,三面都是峭壁,只有你一条退路,这几日我无时无刻不胆颤心惊,你回来我怕,怕你说出不要我的话,你不回 我也怕,怕你再也不见我,不理我,就那么冷着我,等到房间的砖石都褪色,泛黄,掉落灰尘,我也见不到你一面
  乔苍目光在她苍白惊慌的脸上停顿了片刻,“不会。”
  她身体颤了颤,“我不和她争了,苍哥,我再也不争了,我就在那栋房子里等你,永远点着灯等你。之前的事 是我糊涂,你原谅我,我喜欢你这么多年,我真的不甘心。”
  乔苍理了理颈间纽扣,他沉默许久,伸手撺住她的脸,在她头顶用下巴贴了贴,“好好休养。”
  我知道他要出来,我脸色冷硬命令保镖不要乱讲,他们点头说明白,我迅速闪身藏匿在墙壁一处凹陷下去的角 落,门被从里面拉开,乔苍带着两名保镖无声离开走廊。
  我侧过头紧盯那扇门,笑了笑靠近,和常锦舟隔着玻璃对视,她似乎早知我会过来,也知道我会识破,因此对 我出现非常泰然自若,我脚尖抵住门,狠狠一踢,砰地一声重响,门砸在坚硬的墙壁,天花板上的吊灯也跟着晃了 晃,我进入房间深处,在洒满阳光的库尾定格,目光冷淡睥睨她缠裏了纱布的手腕,“下血本了。”
  她脸上全然不见刚才哀求乔苍时的卑微与可伶,只有反败为胜的得意和囂张,“和你斗,不对自己狠一点, 怎么有胜算。你说的不错,我什么都不如你,正因为我弱,我就弱到底。”

  我看向窗台摆放的薄苘花,“如果我是你,我根本瞧不上同情和怜悯,这是对我的羞辱。要么就牢牢握住男人 的着迷和狂热,要么我就什么都不要”
  她用遍布针孔的手撩了撩卷发,“尘世风月有什么好,是很美,很热烈,但它很虚,你抓得住吗,你永远抓得 住吗,何笙,你活到今天,你所有的得意,风光,胜利,都是因为你的美色,你如果是一个丑女人,你再髙的手 段,男人不会给你用武之地。他们欣赏玩弄你的肉体,才肯供养你的任性。女人的美貌只是这几年而已,不用太久, 三十岁的何笙,就会比二十三岁的何笙,失势很多”
  我笑得云淡风轻,“那么二十九岁的常锦舟,三十岁的光景是不是更惨”
  她笑容不复存在,苍白铁青握了握拳,我唇角咧开的弧度更深,“这一次,你连命都玩进来了,下一次,你还 拿什么挽留呀。”
  我折断一片薄荷叶,放在鼻下嗅了嗅,“你的一生不会有子女,不会有爱情,你瞧不上风月,风月也不会光顾 你。你和乔苍,就像在生活里消磨了三四十年的样子,没有激情,没有眷恋,平淡如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