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65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愿吧,哈哈,其实我们担心也没用,就不瞎操心了。”赵叔兴奋道,“走,我们去看看那匹马,好家伙,有了这片马,我家就能翻身了!”
  赵婶也乐滋滋道:“他爸,小张这上门礼也太贵重了,我们回赠他什么好呢?”
  赵叔道:“你还没看出来吗,小张是个做大事的人,人家才稀罕我们的回礼吗,你就别瞎琢磨了,回头让果儿拿主意就是。”
  再说赵果儿带着张大雕出门后折向上了山,站在山脊上,正对的是云盘沟,东北方向的远处则是北河水库,不过在侧面有一道天然山丘,山丘上居然还有一片梅林,远远看上去,好像皑皑白雪一般。

  “今年的梅花开得好早啊!”赵果儿挽着张大雕的手臂,一脸惊叹之色,接着道,“其实,往年早就该下雪了,今年却是奇怪,天气居然这么暖和,偏偏这梅花却开了,嘻嘻,我想,这梅花肯定是知道你要来,特意为你开放的。”
  张大雕不由得说道:“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梅花开了,也就该下雪了。”
  赵果儿好笑道:“咯咯,你还会吟诗啊,婶婶不是说你没读过书吗?”
  张大雕白眼道:“谁说我没读过书,我只是没读过几年书而已。”
  “行,你是大器晚成行不!”赵果儿踮起脚尖亲了张大雕一口,又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羞红着脸耳语道,“西洋哥,你先去那个梅林里等着,我回去换身衣服。”
  “换衣服?”张大雕好奇道,“好好的换什么衣服?”

  “不告诉你!”她越发娇羞的模样,又忍不住耳语道,“还不是为了方便你使坏么!”
  说着,她羞臊的捂着脸跑了。
  “这小*妞……”张大雕期待的望着她的背影,不知道她要换身什么衣服,之后信步上了山脊,踩着枯黄的野草进了梅林。
  然而,让张大雕没想到的是,梅林下居然拴着一头母羊,这母羊还带着两只羊羔,使得整个梅林充满生趣。
  张大雕好奇的四下张望着,忽然又发现一个粗布少女靠在远处的一株梅花树上,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哭过,而她的神奇还非常迷茫,给人一种百无聊赖的失落之感。
  “难道又是个失恋的女孩?”张大雕不由得想起了梁红,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事实上,张大雕是个具有侠义心肠的人,天生就喜欢抱打不平,只可惜,他很少遇到需要自己抱打不平的事情。
  微一迟疑后,他走过去招呼道:“妹子好哇!”
  那少女睇了张大雕一眼,又把目光移向远山,眼神空洞无生气。
  “遇上不开心的事情吗?”张大雕尴尬的搭讪着,还自我介绍道,“我是赵果儿的男朋友。”
  “我知道。”那少女背过身揉了下眼睛,好像不愿意让张大雕知道她哭过。
  “呃……”张大雕挠头道,“要是遇上了什么难事,你可以和我说,我愿意帮你,嘿嘿,你应该是果儿的同村姐妹吧,叫什么名字?”
  “不要你管!”少女瞪了张大雕一眼,可接着又道,“我叫小梅。”
  张大雕顺势问道:“你没读书吗?”
  小梅好像被刺到了痛楚,眼角抽搐了一下,咬着嘴唇,失落道:“我妈不让我读,说没钱供我读书……”
  “呃……”张大雕欲言又止,其实,他很想说,我可以借钱给你啊,可彼此素不相识,这话真不好说出口。
  但少女却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哽咽道:“你说世上有这样的妈吗,别的父母巴不得儿女能考上大学,她倒好,我考上大学后她却不让我读!”
  张大雕怒道:“岂有此理,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妈?那你爸呢,他也不让你读吗?”
  “我没有爸爸!”少女凄苦道,“我爸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得癌症死了。”
  张大雕一愣,理智道:“那你妈也挺不容易啊,再说,现在读大学可是需要很多钱。”
  少女忽然悲愤的叫道:“她是不容易,整天花枝招展勾三搭四……居然还打我,说勾搭男人是为了养我、供我读书!”
  张大雕似乎明白了什么,问道:“读四年大学需要多少钱?”
  小梅抽泣着,老半天才道:“我考上的是名牌大学,四年下来最少都是10万左右。”
  张大雕又问道:“那你老妈一年能挣多少钱?”
  少女气愤道:“她整天什么都不做,只知道和野男人鬼混,连田地都承包给别人了!”
  张大雕反问道:“那她是怎么把你养大的,又靠什么供你读完高中?”
  少女羞恼的尖叫道:“靠卖啊!”

  张大雕再次道:“那么,一个单身女人,如果是本本分分的打工挣钱,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
  少女不明白张大雕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回答道:“如果是去外面打工,一个月大约有三千左右吧,除了开支,存1500还是没问题的。”
  张大雕道:“那么,你如果上大学的话,是分期支付学费呢,还是一次性缴纳?”
  少女道:“当然是一次性缴纳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错,她现在出去打工的确是来不及了,可她要不是好吃懒做,风流成性,早几年就出去打工,会交不起学费吗?”
  张大雕暗中开启了千里眼和顺风耳,立马就锁定了小梅的母亲。
  那的确是一个擦胭抹粉的女人,人也长得很风瘙,可这时候的她却万念俱灰坐在水库边,哭泣道:“小梅……我真的供不起你上大学,真的拿不出钱来啊,我也不是不让你读书,也不是不想让你有出息,可我已经人老珠黄了,卖不了那么多钱了……我知道你恨我,可我有什么办法呢?”

  看到这儿,张大雕震动了,问道:“小梅,如果你母亲早几年就出去打工了,那谁在家里来照看?”
  “不是……”少女哑口无言了。
  张大雕进一步道:“这些年,你虽然没有父亲,是不是也有人给你洗衣做饭,是不是也能享受到家庭的温暖?”
  少女咬着嘴唇不说话。
  “我知道。”张大雕严肃道,“你不是怪你妈交不起学费,而是厌恶她不守妇道,让你没脸见人对吧?”
  少女梗着脖子道:“难道不守妇道,成天勾搭男人也是对的?”
  张大雕道:“换了别人,肯定是不对的,可换了一个要抚养女儿的单身母亲,那却是值得尊重的,因为这也是一种母爱的表现!”
  张大雕忽然声色俱厉道:“谁都可以指责你母亲,唯有你不能!”

  小梅脸色一变,好像被张大雕的训斥吓住了。
  “你知道什么母爱吗?”张大雕质问道:“你又懂什么是母爱吗?”
  小梅慌乱了。
  张大雕沉声道:“母爱就是不顾一切,哪怕出卖禸体,出卖灵魂,甚至不惜变成魔鬼,也要给儿女撑起一片天,也要是让儿女像别的孩子一样健康成长!”
  小梅惊惧的望着张大雕。事实上,这时候赵果儿已经进了梅林,只是躲在暗处观看而已。
  “你应该有十九岁了吧,算不算成年人?”张大雕厉声道,“一个单身母亲能把你养这么大,甚至供你读完高中,你这个成年人有想过她多么不太容易吗?”

  “我……我……”小梅恼羞成怒道,“你凭什么训斥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