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4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部长打了一张二饼,女区长本能地抽了一下,朱紫君眼尖,“你胡二饼啊?那我也跟着打一张。”
  陈舟山道:“那可不能胡,你只能自摸二饼了。”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女区长胸前的部位,对那个二饼比较有兴趣。
  女区长坐陈舟山的下首,与朱紫君对面,她的右边是曾部长。曾部长放了一炮,她没敢要。
  曾部长就说了,“放炮要接嘛,我们打的是技术牌,不打交际牌,否则就没意思了。今天晚上,要搞真家伙。”
  “对,搞真家伙。”
  陈舟山附合道。
  朱紫君说,“真家伙就真家伙,你们放炮,我可是要接的。才不搞自摸呢。听牌了,来吧!”

  女区长摸到一张五饼,拿在手里看了看。
  旁边的曾部长胡五八饼呢,他刚才打了二饼,就是想钓五饼出来。这个套路,大家心里都明白的。
  女区长抓起五饼,“二饼能打,五饼应该也是安全的。”
  这时陈舟山说,“那不一定,不信你试试?”

  女区长看了他一眼,“试就试,你想吓唬我,没门。”果然把五饼扔下去,旁边的曾部长笑笑,“你还真是个神仙,我的确胡五饼,不过我也不要,我要自摸。”
  女区长有些尴尬,她自己胡二五饼呢。
  朱紫君见状,朝女区长使了个眼色,人家曾部长不接她的炮,这可如何是好?所以,她忙向女区长暗示。
  女区长心里明白,看到曾部长去摸牌,她手里一抖,哗啦,面前的牌飞了起来,有两张落到曾部长的怀里,有一张滑了下去,掉地上了。
  女区长忙蹲下去捡牌,曾部长也低下头去,“在我脚下呢。”
  就在他低头望下面的时候,朱紫君迅速从手里抽出一张五饼,换掉了曾部长马上要摸的那张牌。
  “在哪?在哪?”
  女区长还在问,曾部长张开了双腿,“这里,这里。”
  捡了牌上来,她就问,“轮到谁打了?”
  曾部长说是我。
  就要去打牌,陈舟山道:“你牌还没有摸,不要打个相公。”
  曾部长拍了拍脑袋,“看我这记性。”
  伸手过去,把朱紫君换掉的那张牌摸起来,“额——”
  五饼!
  曾部长看着他们,“你们没有搞鬼吧?”
  朱紫君问,“搞什么鬼啊?是不是你自摸了?”
  曾部长笑笑,把牌推了,“还真是自摸。”
  朱紫君道:“部长你这样要不得,有人放炮你不要,害我们大家出钱。”
  女区长道:“这叫好人有好报,要是接了我的炮,哪来的自摸啊!”
  陈舟山道:“那倒是,所以说,人做了好事,还是有回报的。”
  刚打了几圈,女区长的手机响了。

  女区长站起来,“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有人猜,是她男人打来的。
  女区长跑出去接了个电话,果然是她男人打来的,男人在电话里说,“孩子发烧了,你快点回来吧?”
  女区长听说儿子发孩了,心里有些犹豫,“你快带他去医院啊?我现在走不开。省里的领导来了。”
  男人道:“那我先过去吧!你早点回来!”
  接了电话回来,女区长显然心神不宁了,朱紫君看在眼里,给了几次眼色,女区长都浑然不觉。
  所以接下来的配合,打得非常不好。
  曾部长没胡几把牌。

  朱紫君说,“休息下吧!”
  喊了秘书端来水果,朱紫君就去洗手间。
  叫了女区长,“怎么搞的?你心不在焉。”
  女区长说,“儿子发烧了,正在医院打针呢!”
  朱紫君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你们马上过去,一定要二十四小时照顾,出了什么事,我唯你们是问。”
  “放心吧,没事了!”
  女区长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又不好说。朱紫君道:“曾部长好不容易来一次,你要主动点,机会把握在自己手里。”
  随后,她回到了房间里。
  女区长看看手机,十一点半了。看来,今天晚上不会这么快结束。
  女区长当然知道,跟曾部长搞好关系的意义。他是省委组织部部长,非同小可。如果能攀上他这棵大树,绝对比走其他途径要好。
  这可是一条捷径,不可不认真对待。

  本来女区长没考虑这么远,她的目标在市一级领导,朱紫君突然给她这么一个台阶,女区长有点犹豫不决。
  她最怕的是替人家搭桥,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曾部长为人怎么样?她心里并没有底。但她总感觉到曾部长这个人长得有点丑,难看。
  不过今天晚上她准备了二万块钱,真要是输了,也算是送了一个人情。
  可朱紫君的意思,似乎并不在此,让她主动些。
  难道曾部长还想要人?这也太贪心了点吧!
  女区长心里有些不痛快,自己不能亏太多了吧!回到房间里,曾部长在吃水果。
  陈舟山副书记在那里做陪,“要不要再搞点别的活动?”
  朱紫君道:“继续打牌吧!打到十二点就吃夜宵。”
  曾部长说行,随你们安排吧,客随主便。
  朱紫君忙道,“还是部长好说话,比较通情达理。”

  于是大家又坐到桌子上,重新打牌。
  朱紫君安排秘书去准备宵夜,四个人坐在那里,女区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今天晚上把这些钱输给他们。
  于是她就加注了,“反正都输了,多加一点,早点输完早点回去睡觉。”
  陈舟山说,“已经安排了房间,就不要回去了,在这里睡吧!”
  女区长本来想说我孩子身体不好,突然发高烧,要回去看看。
  可朱紫君说,“再说吧再说吧,马上打几圈,就要吃夜宵了。”
  看到女区长加码,曾部长道:“我也陪你,反正我赢了,大不了当这些钱没赢,陪你们玩。”
  然后他就指示,“你们都是当领导的,可不能欺负人家年轻的同志,对下属要有关爱之心嘛。”
  陈舟山看出来了,“那是,所以我说,跟着部长的步伐走,就是跟着党走。犯不了错误。”
  朱紫君道:“我们搞实在的,部长指哪里,我就打哪里。”
  开牌的时候,大家都心照不宣,没有人接女区长的炮,她总不能自己给自己放炮吧。
  刚才打牌,连自摸都扔了,现在呢,又是她自摸,她咬咬牙,心里明白得很,这是胡还是不胡呢?

  曾部长问,你是不是自摸了?
  女区长一咬牙,把牌打烂,“没有,太烂了,牌都听不了。”
  又是几圈下来,赢家始终是曾部长。
  女区长输了一万多,包里只剩几千了。她暗松了一口气,这个人情做得还算是体面。

  因为曾部长一共赢了五万多,其他两个人各有输赢。
  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圈,女区长这两万块钱,基本可以输光。
  看到要吃夜宵了,她又加注。结果一炮就放了五千六。
  到吃夜宵的时候,口袋里只剩三千多块钱了,她站起来去洗手间。刚好手机又响起,她就进去接了个电话。
  朱紫君在喊,“部长,今天晚上你可以放开了喝,不许藏着掖着。”
  曾部长笑笑,望了洗手间的方向,“那就要看你们的诚意了。”
  看到女区长出来,他就问,“有事吗?”
  女区长道:“看来我得走了,张治国打电话过来,要我马上过去,好象是有紧急事情。”
  “这个时候了,能有什么紧张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