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9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也有人的刀,没有被挡住,那就是老苏。老苏怎么也没想到,查路爱国的贪污最后将自己捎带了进去。他被开了公职,揭了铺盖到县里开服装店去了。
  路爱国被纪朝先臭骂了一顿,又背了处分,工作热情却被激发了出来。每天在乡里点过名后,就骑着自行车带着邵熙跑到下面村里,挨家挨户的指导秋种。跑了一两个星期,人是又干又瘦,但是名头却亮了起来。
  于是乡里人将关于路爱国的顺口溜又拿了出来,改成了:“爱国大路通两边,既爱国来,又爱民。每日围着农田转,冬去春来,麦成山。”

  就连路爱国也感叹老百姓的可爱。他们是如此的容易满足,自己十年不干事,只是干了十天份内的工作,就变成了人人称颂的有为青年。
  路爱国有了干劲,富美丽也不甘落后,整天蹲守在修路的场地上,不是忙着量地,就是忙着补偿。就连她手底下那几个杀马特,都忙的没了人形。
  因为金波和路爱国慷慨带头,那被掏走的救灾款就被收了回来。陈九江并未将钱再发下去,而是交给了王海洋,让他搞起了大棚产业。
  陈九江套用了金波的话,他说:“扶贫救灾不是简单的发钱,而是想着法将这些钱由鸡生蛋。只有这样,人民才能真正的找到出路。河西才能脱贫致富。”
  这话是当初金波说的,但是金波只做了一半。另一半就是将钱二一添作五,装进了腰包。所以陈九江就叮嘱王海洋,切莫打钱的主意,若是做的不踏实,也请他去牢里陪着金波。
  王海洋当着众人的面,立下了军令状,发誓一定会将这钱用好,用实在。
  王海洋年轻,正是热血的时候,他的脑子里也没有路爱国钱勇敢那么多的弯弯绕。只要有人为他指明了方向,他就会快马加鞭,马不停蹄的奔向目标。
  王海洋亲自带队参加了县里的培训,期期都是三好学生。不但如此,他还把于向荣请来的省里专家都带到了河西乡。让人家实地指导。

  这事让于向荣知道了,就到处表扬河西,说,你们都要学学河西,这才是搞工作的态度。
  大家也都理解,他说的态度更多的是对他老于的态度。可是大家和陈九江又不一样,他是你老于点名提拔的,咱们可不是呢。
  不过也有借机表态的,换着花样的请专家和于县长去视察。老于反正也没别的事情,就坐着郑大胆给他买的那辆新车,四处视察。
  大家都忙着,陈九江就得出了空。方淑珍见此,就发出了邀请。方淑珍说:“陈书记,好久没摸两把了,早就痒痒了。正好老姚不在家,三缺一,晚上一定要来啊。”

  陈九江辛然应诺,他说:“让女下属闲的痒痒,就是领导的失职。今天晚上,我一定按时到场。把你搞的舒坦,搞的酣畅。”
  晚上陈九江吃过饭就早早的到了姚百万家,姚百万果然不在家。蔡永清和李秀莲早就等着陈九江了。上了桌,陈九江做在了方淑珍的上家。打了一会,陈九江就摸出了一条,丢了出去,说道:“嫂子,尝尝小鸡,吧。”
  方淑珍不动声色的道:“吃就吃,又不是没有吃过。”
  李秀莲笑着道:“人都说,当了官就变坏,一点都不假呀。陈书记,你这可是冲着淑珍使坏呢。来来,让我也给你个二饼吃一吃。”
  李秀莲那意味深长的笑,让陈九江都怀疑她知道自己心中的小秘密。其实不然,这是女人对权力崇拜的天性作祟。李秀莲见陈九江当了书记,立刻觉得他的形象无比光辉帅气,身上的气质也似一个旋窝一般,让人沉迷。
  那个二饼陈九江刚想吃,就被对面的蔡永清碰了去。蔡永清随手丢出一个一饼,问陈九江道:“陈书记,老苏下了,不知道谁要上呢?”
  陈九江眯着眼,看了他一下,说道:“怎么?你想试一试?”

  蔡永清道:“哪里,就是随口问问。”
  陈九江见蔡永清言不由衷的样子,就知道他动了心,口中说道:“你还是先管好你眼前的摊子吧,财政部长可重要着呢。”
  蔡永清也是这样的想法,不过倘若是能兼着丨党丨委委员,那可就更风光了。
  其实位子一空下来,就有不少人找到陈九江。就连陈向阳都意动起来,跑到了陈九江的办公室。
  陈九江问他,老陈啊,你觉得宣传委员重要,还是秘书长重要。
  若是以前,陈向阳一定会说宣传委员呀,那可是进丨党丨委的。可是现在呢,他本来就是丨党丨委委员,所以那宣传委员就是鸡肋了。
  可不要小看了陈向阳现在的地位,真和县里的秘书长一个样子。乡里大小的事情,可都要通过他呢。不说别的,就是安排个吃饭递水,没有他陈向阳就办不成功。可是宣传委员是什么?那可什么都不是呢。
  陈向阳被陈九江点醒就欢天喜地的跑了出去,再也不提挪位置的事情。毕竟他现在是河西乡的大总管呢,乡里面,除了陈九江就数他最大。
  其实陈九江的心中早就有了合适的人选,那就是眼前这位会打麻将,还会吃小鸟的嫂子方淑珍。但是这事他却不好提出来,必须等着姚百万央他。否则的话,好事就会变成坏事。
  正如李秀莲对陈九江的感觉一样,方淑珍对官场的感受也是如此。她觉得这官场真有意思,好像有着一股神奇的吸力,让她不自觉的想靠近,想攀登。

  对于宣传委员的位子,方淑珍也是垂涎三尺。今天邀陈九江来摸一摸,止止痒,目的多是落在了这里。当她听说见陈九江否定了蔡永清的时候,就忍不住问了出来:“书记,您看我能不能干?”
  陈九江心说,干都干过了,当然能干啊。不但能干,还能干的很欢畅。于是笑眯眯的说道:“今天晚上只打麻将,其他的事,日后再说。”
  方淑珍心里嗔道,早就被你日过了,还说日后再说。看来今天晚上少不了一场大战。
  那面李秀莲也听出了窍,笑着接口道:“陈书记这话说的实在。正如那句话说的,能干不能干,书记说了算。说干咱就干,干过才为算。淑珍,趁着老姚不在,今天晚上你就和陈书记好好干干,让他日了再说。”
  方淑珍笑着骂道:“李秀莲,你要死啊,这话都敢说。要是被我家老姚听见,不把你扒光了才怪。”
  李秀莲撇着个嘴,不屑的道:“就老姚那胖劲,喘都喘不过来,还敢扒老娘的裤头?”
  正在这时,姚百万醉醺醺的推开了门,问道:“就说耳根不清静,原来是有人在说我,说我什么呢。”
  方淑珍拍了拍胸口,娇笑着道:“我当是谁,吓了我一跳呢。这不,李秀莲让你扒她的裤头呢。”
  姚百万大咧咧的道:“我老姚可是个老实人,干不来那事。你那裤头还是让老蔡扒吧。老蔡是吧?”
  蔡永清红着脸,强作镇定,对众人说道:“别瞎扯了,赶紧打牌吧。”
  李秀莲也不乐意了,张口就骂道:“死老姚,可别乱嚼舌头,小心瘸子听见,割了你的舌头。”
  姚百万故作不解的道:“裤头不是我扒的,为什么要割我的舌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