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8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富美丽知道了真相,只得给路爱国道歉。路爱国大方的说:“我是谁呀,路爱国呀。心怀广阔似大路,些许小事不计较。”
  这下弄的富美丽更加不好意思了,含着笑,苦涩的赞美着路爱国的宽宏大量。正当路爱国想进一步展现自己无私的胸怀的时候,县纪委来人了,路爱国就被叫进了周勇的那间小黑屋子。
  要说金波还真有眼光,选的这房子,还真对了纪委的路子。路爱国平素没啥感觉,待被叫了进来,立刻感到浑身都凉飕飕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路爱国坐在小凳子上,抬头一看,呵,老熟人呢,对面坐的赫然就是纪朝先。路爱国见到纪朝先,就像花儿见到了红太阳一般,将心照的暖烘烘的。
  “老纪,是你呀。欢迎回家啊。”路爱国噌的一声从凳子上爬起来,热情的伸出手去,就想和纪朝先握手。

  纪朝先一脸寒霜,冷冷的看着路爱国,让路爱国尴尬的收回了手去。纪朝先冷冰冰的说道:“路爱国同志,我大老远从县里跑来,难道是专门来找你叙旧的吗?还要不要弄两个菜,一瓶酒?”
  路爱国收回了手,生气的说道:“老纪,怎么说都是老相识了。也用不着对我摆脸色吧?”
  纪朝先依然冷冰冰的道:“这就是我们纪委一贯的作风。要是看不惯的话,你去找沈书记投诉我。”
  路爱国现在就怕听沈度的名字,见纪朝先念叨,立刻起了条件反射,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对纪朝先道:“老纪啊,才去县里几天,就变的六亲不认了。”
  纪朝先道:“这话还真叫你说对了。自从我到了县里才发现我的工作方向。”
  路爱国嘲讽道:“屁的工作方向。说的好像不是你似得。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可别把自己神话了。”
  纪超笑冷笑着道:“路爱国,你还别不爱听,我和你还真的不是一样的人。”

  路爱国就道:“那你说说吧,咋个不一样了?”
  纪朝先道:“以前在乡里的时候,还真的没有感觉。到了县里,我才发现,以前简直就是在混日子。”
  “所以,我问自己,我是一个啥样的人呢?若是给我一个乡长书记做,我真的能带领乡亲们致富奔小康吗?我觉得我做不到。所以,我给了自己一个新的定位。我要做一个外科大夫,拿起手术刀,帮助组织,剔除你这样的腐肉。让我们党,我们国家能够健健康康的成长。”
  纪朝先说这话的时候,满面的严肃,无比的光辉骄傲。有那么一瞬间,路爱国都觉得他真的成神了。
  路爱国摇了摇头,嘲讽他道:“老纪,你他吗的不是成神了,是成了神经病了。”
  纪朝先道:“路爱国,你还别不服气,就说说你吧。十年的乡长下来,你都干了什么?还不是一路的鸡毛?”
  路爱国激动的道:“放屁,你才是一地鸡毛呢。老子这十年做的事情多了去了,数都数不过来。”路爱国虽然嘴里说的叮当响,但是搜肠刮肚之下,真的找不出什么像样的政绩来,不由的沉默了下来。
  纪朝先嘲讽的道:“要说你也不是没有建树,至少在咱们河西是大名鼎鼎的了。老百姓都说你分管教育,小学倒了;分管农业,天大旱了;分管水利,排涝站坏了。你呀你,真是一首诗。”
  路爱国想想也是这事,自己这些年一直忙着沽名钓誉,贪财好利,还真没干过什么像样的事情。就连老天也和他做对,搞了三年大旱,愣是让这个农业大乡,颗粒无收。
  纪朝先说他是诗,只怕也不是什么好诗。即便如此也起了好奇之心,伸了脖子问道:“什么诗?”
  纪朝先鄙夷的道:“还有什么诗,当然是尸位素餐的尸。你看看人家陈九江,再看看富美丽,你哪一点如他们?”
  路爱国被纪朝先骂了个满面红霞,心里立刻不忿起来,他怒道:“你若说陈九江,我是服气的。但是那富美丽哪点如我?”
  纪朝先点着他的脑壳道:“人家修的路,都够河西世世代代传诵的呢。你怎么比的过呢?”
  路爱国兀自不服,说道:“她还不是凭着富县长的关系?若是单指望她一个娘们,做的下来?”
  纪朝先道:“别管人家走了谁的门路,还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再看看你,正应了臧克家的话,有的人虽然活着,可是他的名字早就烂了。”
  路爱国气恼的道:“纪朝先,老子今天是来配合你工作的,可不是来受你教育的。要是在这样,别怪我不伺候了。”
  纪朝先将自己的觉悟心得说了出来,心里就痛快了很多。就和路爱国谈起了工作。
  就像纪朝先自己说的那样,他去县纪委还真是去对了地方。一来,纪委的沈度书记对他很器重,二来他还真的找到了工作方向,毅然决然的学着屠夫沈度,拿起了手术刀,一心想帮组织去除毒瘤,幻化新生。
  纪朝先一走,河西乡就乱了套了。从路爱国起,没有几个没伸手的,包括村里的书记村长。就连没干几天的方淑珍也一脸愁云。
  陈九江一见,暗道不妙。如此下来,可就没法开展工作了。于是让蔡永清协同周勇,将当初发下去的“红包”一分不少的都收了回来,然后带着账本就去了县里。
  过了两天县里的处理结果就发了下来。金波被移交了司法机关,据说可以去牢里免费吃十几年的饭。路爱国记大过一次,降一级,由原来的乡长,变成了代理乡长。
  这个处理算是极其严重的了,至少大河县十几年里是没有过的。即便如此,外号屠夫的沈度也没有收手,而是继续操起大刀,连斩了两名乡长。这一下大河县人人自危,站在河里的拼了老命的洗手上岸,站在岸上的也晾干了双脚。生恐被沈度盯上,去吃那免费的牢饭。
  沈度大力反腐,吓坏了不少的干部。那些整日只知道蝇营狗苟之辈,没了办法,托起了关系,到处疏通。通着通着,就通到了吕栋梁那。
  吕栋梁站了出来,讲话道:“贪污**,不是咱们党能容忍的。正所谓贪污别入党,入党不贪污。只要你伸了手,咱们一定将你清理个干净。而且我还明确的告诉大家,只要搞贪污**,找谁都不好使。”
  吕栋梁的话,是吃果果的支持沈度了。不过随着反腐的大力开展,大家也总结出一个规律来,那就是能办事,办实事的人,都不在调查的名单上。就比如草庙的郑大胆,和绿林的何志章。整天大鱼大肉坐豪车,愣是没有一点事情。原因是人家将乡里搞的红红火火,让老百姓过的舒舒坦坦。
  信号如此明确,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赶紧干吧,动手慢了只怕纪委干部们茶都泡好了。如此一来,吕栋梁发起的“净化大河,纯化党性”的运动就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在这波清理中,陈九江也得了一个通报批评。至于河西乡的其他人,一个字也未提及。

  当下就有人说,陈九江是舍身取义,力挽狂澜。为河西乡的所有干部,挡了一刀。于是陈九江的威望在河西乡一下就变的一时无两。再次成了人人称颂的英雄人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