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6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比叡”号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仅上层建筑就中弹85发,全部高炮悉数被炸毁,舰桥、射击指挥所、高射炮台、电信室到处变得跟马蜂窝一样。舰长西田大佐希望使用人工操舵,但因通讯中断,传令兵尚未跑到舰尾,海水已顺电机舱、舵机舱一路灌进了舵柄室。损坏的右舵卡在了右满舵的位置上,左舵也被一发203毫米炮弹炸坏。这艘威风凛凛的战列舰瘫在萨沃岛东南1000米的海面上动弹不得。

  此时最紧张的当然还是美国人。由于卡拉汉、斯科特、杨等高级军官悉数阵亡,“波特兰”号暂时无法控制,“海伦娜”号舰长立即接管了舰队的指挥权。胡佛上校迅疾发布了一道命令,除已退出战场的“朱诺”号外,其余各舰一律不许擅自撤退。胡佛清楚己方虽然伤亡惨重,但在这种近身肉搏战中,敌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要美军依然保持战斗姿态,日军就不能轻易通过这一水域前往炮击亨德森机场。与机场的安全和陆上战斗的胜利相比,这支伤痕累累的小舰队即使全部牺牲也是值得的。

  美国人对面的阿部显然也在踌躇。此时日军“雾岛”、“长良”及4艘驱逐舰依然完好无损,另有4艘驱逐舰轻伤,临时抢修即可立即投入战斗。事实上美军只剩“海伦娜”号和“弗莱彻”号战力未损,其余舰只或已沉没或在下沉或基本丧失了战斗能力。战场形势对美国人来说是绝望的。此时如果阿部一鼓作气冲上前去,不仅可以将美军残余舰只悉数歼灭,还可继续前行完成炮击亨德森机场的“光荣”任务,为田中运输船队杀出一条“康庄大道”。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艰难度过。在一片令人心悸的寂静之中,阿部的精神防线终于崩溃了。过度谨慎战胜了使命感,和萨沃岛海战时的三川一样,他惧怕在即将来临的白昼将遭到美军仙人掌的猛烈空袭。1时整,“比叡”号用灯光向“雾岛”号和“长良”号发出号令:“取消预定炮击计划,全队返航。”
  这正是美军迫切希望的!对日军来说这是一个失败的开端,山本精心策划的作战刚一开始就遭遇重大挫折。美国人以巨大的牺牲和坚强的意志赢得了海战的战略胜利,亨德森机场今夜无恙!因为“比叡”号通讯失灵,阿部命令“雾岛”号向“爱宕”号上的近藤发报,尽快下令田中运输船队取消南下计划返航肖特兰。失去动力的“比叡”号则由驱逐舰展开救援。美国人暂时也无力前来进攻,胡佛率“海伦娜”号和“弗莱彻”号护卫“旧金山”号及2艘受伤驱逐舰缓缓向圣艾斯皮里图撤退。

  天亮之后,在萨沃岛东南方圆5公里的海面上里,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幅无比惨烈的场景。不寻常的寂静笼罩着海峡,燃烧的军舰上摇曳不定的火光时明时暗,海面上漂浮着厚厚的一层黑色油污,到处漂满尸体和战斗残留的碎片。日舰“比叡”、“夕立”、“天津风”和美军“波特兰”、“亚特拉大”、“艾伦沃德”号漂在海上,行动困难。“比叡”号的瞭望哨突然发现右舷30度方向出现了一艘缓缓移动的敌舰,立即以尚能移动的4号主炮发起攻击。遭受打击的“艾伦沃德”号只能向图拉吉频频呼救,前来救援的拖船“食米鱼”号冒着炮火将该舰拖出了敌舰的射击范围,随后转移到安全地带。“食米鱼”号试图再次拖带在海上兜圈的“波特兰”号,杜博斯上校让他先去营救伤势更重的“亚特兰大”号。

  日期:2018-09-14 22:11:37
  (正文)
  即便已失去机动能力,但“波特兰”号的部分火炮还能正常使用,而同样动弹不得的“夕立”号恰好位于其射程之内。如此“波特兰”号的炮塔开始缓缓转动,以六轮齐射颇为滑稽地将夜间立下大功的“夕立”号击沉—双方都变成固定炮台了。眼看“亚特兰大”号已无可救药,大救星“食米鱼”号还是坚持将“波特兰”号拖入了图拉吉港,遭受重创的该舰竟然只有18人阵亡、17人受伤。虽然全体水兵持续奋战了一天,但到傍晚20时15分,不断进水的“亚特兰大”号还是被美军自沉于铁底湾。

  上午11时许,5艘尚有动力的美舰在向圣艾斯皮里图撤退时,被在瓜岛海域寻猎的日军潜艇“伊-26”号发现。横田稔中佐立即向美舰发射鱼雷,一条鱼雷从“旧金山”号舷侧掠过,准备命中了“朱诺”号左舷。从“旧金山”号上望去,麦坎德利斯少校看见那艘军舰“象火山爆发一样猛烈爆炸”,紧接着升起一条巨大的烟柱,然后又是一声雷鸣般的巨响。20秒钟后待浓烟消散之后,被活活炸成两截的“朱诺”号已踪影皆无。担心附近海域可能仍由日军潜艇存在,胡佛带队匆匆撤走,连只救生艇都没留下。

  1943年1月12日清晨,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美国滑铁卢镇亚当斯街98号门口。一位海军部的少校军官敲响了沙利文家的大门,他身后跟着一名海军上士和一名牧师。老托马斯沙利文打开了家门,眼前的一幕使他立即意识到自己有孩子殒命沙场。果然,少校说给他带来了不幸的消息。当托马斯问是其中哪一个时,少校低下头轻声答道:“很抱歉,全部五位。”
  一年前的1942年1月3日,有五位美国小伙子一同报名要求加入海军,他们以出色的成绩通过体能测试被正式批准入伍。五个人均来自一个早年定居在衣阿华州滑铁卢镇的第一代爱尔兰移民家庭,父母是托马斯沙利文和阿莱塔沙利文。他们中的老大乔治和老二弗朗西斯三十年代曾在美国海军服役,老三约瑟夫、老四麦迪逊以及老五艾尔伯特都是首次参军。
  在珍珠港事件中,乔治和弗朗西斯的一名好友不幸阵亡。五兄弟遂决定加入海军为牺牲了的哥们儿报仇。五兄弟中从老大到老五年龄仅差7岁,自幼几乎形影不离。参军之后,他们迫切希望能在一条船上并肩战斗。当时美国海军原则上不允许亲兄弟在同一艘船上服役,他们几个上书海军部提出申诉,强调他们期盼“生死与共”。最后海军部被他们的热情打动破例给予批准,将其一同安排在1942年2月14日服役的轻型巡洋舰“朱诺”号上。当时五兄弟“我们永远在一起”的名言被传为美谈,他们的照片也频频出现在诸多报纸和杂志上,成为美国民众怀着兄弟情谊举家奔向大海、共赴前线的一种象征。

  巡洋舰中雷沉入大海时,舰上有115人得以逃离,沙利文兄弟有3人位列其中。但除了大哥乔治之外,其余两人都未能坚持多久。乔治与其他幸存者一道在遍布鲨鱼的海面上无助地等待救援。可惜8天之后才赶到的救援船仅救起了14人—乔治偏偏不在其中—“朱诺”号的阵亡水兵达到了687人。
  “朱诺”号被击沉以及沙利文五兄弟一同罹难的消息给了罗斯福总统极大震动。他在写给老沙利文夫妇的信中说:“作为最高指挥官,我希望你们知道,全国人民同你们一样悲哀。我们这些活着继续战斗的人必须坚信,这样的牺牲是有价值的。他们面对死亡的勇敢和刚毅,使我更加确信我们的人民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决心。”总统指示海军部长诺克斯将下一艘服役的舰艇命名为“沙利文”号—当时在加利福尼亚州梅耶岛即将下水的舷号为DD-537的驱逐舰“帕特南”因此更名为“沙利文”号,于1943年4月4日加入现役。这艘驱逐舰在后来的战斗中表现出色,舰上水兵无一阵亡,1977年被列为纪念舰得以保留。

  鉴于沙利文兄弟的惨痛教训,美国国会在1943年11月正式通过了《单独存活者政策》,规定不论在征兵或战斗行为中,必须确保每个家庭能有成员得以保留,亲兄弟不得在同一艘舰艇上服役更成了一项必须严格遵守的规则—斯皮尔伯格好莱坞大片《拯救大兵瑞恩》的创意即来源于令人痛心的“沙利文事件”。
  即使今天,“沙利文”号依然存在。其舰名为一艘新型导弹驱逐舰承袭。由阿尔伯特沙利文的孙女凯莉沙利文劳斯琳于1995年8月12日命名这艘舰属于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的第18艘,舷号DDG-68。这几天叙利亚局势剑拔弩张,美军派往波斯湾的正是载有56枚战斧式巡航导弹的“沙利文”号。
  从瓜岛发来的消息哈尔西得知,铁底湾的确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哈尔西咬着指甲在“阿尔贡”号的甲板上焦急地来回踱步,除知道亨德森机场未遭炮轰外,其它暂时一无所知。几个小时内依然没有新消息传来,哈尔西和参谋们不停地研究海图和已接到的报告。“我大概喝了足足一加仑咖啡,抽了两包烟。”哈尔西试图阅读一本杂志,但上边的字在他眼前一片模糊。当晨曦初现时,司令部截收到了“波特兰”号发出的一条“请求派拖轮拖曳”的电文。半小时后,再次收到了“亚特兰大”号发出的呼救信号。上午9时,“海伦娜”号发来电文说,自己已承担起舰队的指挥任务,正在向圣艾斯皮里图撤退。同行的有“旧金山”号、“朱诺”号和2艘驱逐舰。电文称所有舰只都受了伤,需要全程派出空中掩护。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波特兰”号、“亚特兰大”号以及另外几艘驱逐舰到哪里去了呢?在“旧金山”号依然还在的情况下,“海伦娜”号自认为指挥舰暗示着一个事实:卡拉汉少将或重伤或已阵亡。斯科特是哈尔西相交多年的挚友,而卡拉汉则是为了给勃朗宁让位才被派往海上的。
  哈尔西后来如此回忆那个令人心碎的清晨:“坏消息总是先到一步。没有收到任何有关敌人损失的消息。这是处于后方的战区司令官必须要面对的最难受的一件事,你的那种感觉是彻底的无助。你知道你将你的人派去战斗了,同时你还希望自己为了战斗的胜利已经做好了所有可能的工作,但你常常搜肠刮肚地思索还有什么没做好的。这是一种极大的心智上的痛苦。你个人不但要对国家和盟军负责,同时还要为许许多多的生命负责,再加上为部队遭受的物质上的损失负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