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6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14 22:09:37
  (正文)
  战斗突然打响时,美军其余4艘巡洋舰与日军战列舰之间尚有5000余米距离,阵型未乱。“旧金山”号舰长卡森杨上校当即下令开炮还击,其203毫米主炮第一轮齐射就将日军冲在最前的“夕立”号击伤。正当该舰准备向其它目标射击时,失控的“亚特兰大”号恰好漂到该舰前方,第二轮射击就这样阴差阳错地打在了友舰身上—后来发现“亚特兰大”号被自己人命中的203毫米炮竟有19发之多。

  关键时刻,卡拉汉少将突然下达了一道匪夷所思的命令:“停止射击,确认目标!”
  这道命令将旗舰身后“波特兰”号舰长劳伦斯杜博斯上校气坏了,他立即发来了质疑信号:“什么愚蠢命令?停止开火?”
  “见鬼!单数舰向左射击,双数舰向右射击!”焦急的卡拉汉立即回复,“专瞄准大家伙打,那肯定不是我们的!”—这竟成了少将下达的最后一道命令。看上去如此能够同时炮击两个方向的敌舰,实际上部分美舰在指定舷侧无法找到射击目标,却遭到另一侧日舰的猛烈攻击。于是各舰不管看见什么就立刻开炮,战场瞬间陷入一片混乱。
  凭借美军短暂停火的间隙,“雾岛”号已经摆脱了美军驱逐舰的纠缠,在北侧占据了有利阵位。“比叡”号的三、四号主炮依然具有强大的战斗力,要命的是此时日军战列舰已经换上了穿甲弹。距“比叡”号仅2300米的“旧金山”号顿时处在“比叡”、“雾岛”、“雷”、“电”4艘日舰的夹击之中。
  正当卡拉汉试图左转以全部9门主炮投入进攻时,“比叡”号三号炮塔打出的一发炮弹准确命中“旧金山”号舰桥,左舷甲板上露天无防护的人员伤亡殆尽。半分钟后,又一发巨弹在舰桥上爆炸,巨大的冲击波将航海长雷埃里森中校掀出舰桥,凌空落在一门127毫米副炮炮管上。不远处的“海伦娜”号上,舰长吉尔伯特胡佛上校心惊胆颤地看着旗舰上发生的悲惨一幕。“比叡”号的一发穿甲弹再次击中了射击指挥所,一直在镇定指挥的舰长卡森杨上校当场阵亡。另一发炮弹在主桅钢梁上方爆炸,除布鲁斯麦坎德利斯少校之外,卡拉汉及参谋人员无一幸存,甲板上到处都是阵亡官兵的残肢断臂。“雾岛”号也向“旧金山”号频频炮击,先后被命中11颗356毫米炮弹的“旧金山”号起火点多达25处。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将美军水兵抛入空中,手足不停舞动,犹如飓风中漂泊的破布娃娃。恶战才仅仅十几分钟,对阵双方的三位最高指挥官—阿部、卡拉汉和斯科特非伤即死,这在世界海战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旧金山”号的濒死还击也获命中,在“比叡”号右舷水线处撕开了一个直径2.5米的大洞。当时该舰正以26节高速航行,汹涌灌入的海水很快淹没了电机舱,西田大佐只好改为人力操舵。“海伦娜”号趁机掩护“旧金山”号匆忙后撤。
  现在在铁底湾上演的,是后来被史学家称作的“现代最野蛮的一场海战”。交战双方的队形被完全打乱,变成了单舰与单舰之间的近身肉搏,一切毫无章法可言。此情此景让老酒想起了华山思过崖山洞中令狐冲、五岳剑派和一群瞎子的群殴。双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时是在攻击敌人,有时则在打自己人。试图营救“亚特兰大”号的“库欣”号冒失闯入“长良”号及一大群日军驱逐舰中间,瞬间被交叉火力打成重伤。舰长克里斯托弗诺布尔少校艰难调转舰首,向另一侧的“比叡”号射出了6条鱼雷,无一中的。恼羞成怒的“比叡”号立即以三号炮塔回敬了10发356毫米炮弹。在被“天津风”号命中30余发127毫米炮弹后,舰首弹药舱发生爆炸的“库欣”号最终沉没。合力击沉“库欣”号的“照月”号竟一不小心加入了围攻“比叡”号的行列,向旗舰舰桥频频开火,直到对方发出“你打错人了”的信号才停止炮击。后来“照月”号承认在短时间内曾向多达7艘舰船发炮160发,到底是友是敌也说不清了。混乱中“长良”号也挨了友舰“夕立”号的几发炮弹。

  之前大出风头的“拉菲”号同样陷入了日军的重重包围。“照月”号发射的一条鱼雷将该舰舰尾生生切断,接着“雾岛”号的一发356毫米炮弹击中了锅炉舱,弹药库发生的剧烈殉爆让“拉菲”号完全无法挽救。舰长威廉姆斯汉克少校下令弃舰。其247名船员中,包括舰长在内的59人阵亡。
  杜博斯上校一直在忠实执行“单数舰向左射击、双数舰向右射击”的命令。位于左舷的“晓”号很快被“波特兰”号打成重伤。23时58分,“电”号发射的一条鱼雷将“波特兰”号舵机和右侧推进轴炸坏,巡洋舰只能在海面上不停向右转圈。
  日舰“夕立”号和“天津风”号巧妙地接近了美军纵队尾部,频频向美舰偷射鱼雷。刚刚射出4条鱼雷的“巴顿”号被“夕立”号发射的鱼雷击中舰体中部,剧烈爆炸将这艘驱逐舰彻底炸成两截,很快就在水面上消失。“天津风”号射出的一条鱼雷准确命中“朱诺”号左舷,导致该舰龙骨变形,锅炉舱进水,火控系统全部瘫痪。舰长莱曼斯文森上校只好操舰缓缓向东撤出战场。
  眼见发射的鱼雷频频得手,正在得意的“天津风”号舰长原为一少佐突然发现,一艘熊熊燃烧的大火球正向自己直冲过来。原起初以为是受伤的友舰“晓”号,突然一颗丨炸丨弹在空中炸响,亮光将冲来的那艘舰照得清清楚楚—那竟是1艘美军重巡洋舰。原立即扯起嗓子高呼:“开火!开火!”

  直冲过来的正是失控的“旧金山”号。“天津风”号一边躲避一边射出了4条鱼雷。原犯了之前“拉菲”号类似的错误,未能打开鱼雷保险,伤痕累累的“旧金山”号死里逃生。就在原驾舰转身试图以127毫米主炮炮击敌舰时,斜刺里突然飞来几排愤怒的炮弹—它们来自美军巡洋舰中唯一毫发无损的“海伦娜”号。后来在回忆录《驱逐舰舰长》一书中原如此写道:“当听到舰桥内传出一名准尉‘发现敌舰’的怒吼时,我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海伦娜”号依靠先进的雷达一边避开受伤的友舰,一边用152毫米主炮猛轰敌舰。该舰主炮射速理论值为每分钟10发,情急之前竟打出了每分钟17发的高速。两发炮弹准确命中目标,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将原少佐掀出舰桥重重地摔在甲板上。受伤的原迅疾下令释放烟雾,调头向舰队尾部逃去。
  日期:2018-09-14 22:10:39
  (正文)
  失去攻击目标的“海伦娜”号立即将恶气撒到了另一艘日舰身上。几轮齐射过后,“夕立”号的火炮被全部打哑,接着遭到“艾伦沃德”号和“斯特雷特”号围攻的“夕立”号逐渐丧失了还手能力,众多水兵纷纷跳入海中。附近的“五月雨”号立即冲上前来打捞落水的舰员。但“斯特雷特”号随即也被日舰“照月”号击伤,被迫向东撤出作战区域。“艾伦沃德”号同样遭到了不明舰船的火力打击,中弹8发,动力全失,引擎室起火,只能随波向东漂流。

  位于队列后部的“蒙森”号艰难绕过“巴顿”号的残骸,却立即陷入“朝云”号、“村雨”号和“五月雨”号的火力夹击之中。在向右侧日舰一口气射完全部鱼雷之后,这艘驱逐舰很快被37发炮弹击中,其中还有3发战列舰的356毫米巨弹。全身瘫痪的“蒙森”号终于次日沉没。位于队尾的“弗莱切”号凭借先进的雷达先后向数艘敌舰开火,自己竟然毫发无损,成为战斗中唯一没有挨揍的美舰。

  当晚月虽不明但繁星满天。在亨德森机场和奥斯汀山,美、日两军士兵像坐在剧场的观众一样目睹了双方舰队在海上的生死决斗。“大概有一小时,”范德说,“我们看见海军的大炮快速地射出致命的橙色物,炮声地动山摇,感到脚下的海岛都在颤抖,接下来是一片黑暗和沉寂”。陆战一团二营H连二等兵罗伯特莱基在回忆录《枕盔待发》中如此写道:“火红色的炮弹像点点繁星自海上升起,曳光弹犹如彗星拖着长长的橘黄色尾巴。从岛上望去,海面犹如华美的黑曜石一般光滑平静,军舰仿佛点缀在上边的棋子,周围时时激起片片涟漪,仿佛向水塘中投入了几颗鹅卵石。”战地记者艾拉沃尔夫特则写道:“战斗从闪光开始,日军战舰的探照灯发出耀眼的闪光,大口径火炮的炮口发出闪光,两艘日本驱逐舰和1艘美国驱逐舰因为爆炸而出现了橙色的闪光。从海滩上望去,那里就好像一扇通向地狱的大门,不断地打开又关上。”老酒窃以为莱基二等兵的文采比范德和专业记者还好,几乎可以与宇垣参谋长并肩了。

  13日凌晨0时26分,海面上突然出现了短暂的沉寂。仅仅40分钟的近身肉搏使交战双方均遍体鳞伤,筋疲力尽。“旧金山”号的9门主炮被全部打哑,舵机失灵,底舱进水逾500吨。因高级军官伤亡殆尽,军衔最高的通讯官麦克德莱斯少校毅然接过了指挥权。损管军官赫伯特斯克兰德少校率全体水兵奋力自救,竟奇迹般地使中弹85处的战舰免遭沉没。两人随后都被授予荣誉勋章,前者很快被晋升中校军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