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21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整整三日,郭尔诃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他总是梦到政变失败,而后自己被抓,摩藏可敦和可汗对自己狞笑,判以重刑。他梦见自己被捆绑起来,在项羌人的面前被活活烧死。

  郭尔诃猛地睁开眼,吓得大口喘气,汗水早已浸透了自己的后背,而后他再也睡不着了,一动不动的睁着眼睛,直到黎明。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郭尔诃自言自语道,可是他又想起对赤乌天神发过的誓言,“若是背叛,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可是不背叛,也会死于非命的。”郭尔诃望向金宫的方向,心想反正都是一死,跟着大王子造反,可能死的会更早,也死的更惨呢。
  草原上,两匹黑色的骏马一前一后狂奔着,冲下草坡。马儿在草原上尽情的奔跑着,那“嘀嗒嘀嗒”的马蹄声划破寂静的长空。而马背上的人,一个是英俊的小伙子,一个年纪偏大成年男子,但依旧弓马娴熟。
  那便是可汗和他的小儿子拓跋冽了,父子俩正在赛马。只见快冲下山坡时,少年猛地扬起马鞭,狠狠抽下,而后夹紧双腿,坐下的马儿长嘶着奋力蹬地,瞬间超越另一匹黑马半个马身。

  胜负已分,可汗欣慰的看着小儿子,赞道:“不错,马术有进步。”
  “儿子还有很多不足,需要练习。”拓跋冽知道,父汗并没有尽力,他是草原的可汗,骑术武艺不说是第一,也算是个高手。他不过是个小孩,自然比不过父亲。
  “是要努力练习。”拓跋昊拍着小儿子的肩膀,“父亲对你寄予重望,你可不要辜负啊。”
  “父亲?”拓跋冽最近也听说了些流言蜚语,他们说大哥拓跋冿颓废消沉,日日酗酒,可汗对他失望透顶。还有人说,现在形势渐渐明朗,可汗要传位于三王子了。
  “那个秦络,你审问出结果了吗?”拓跋昊将秦络扔给拓跋冽后,再未理会过,然而今日,突然问及此事了。

  “他……”拓跋冽现在一提起秦络就又气又悲,闷闷不乐道,“父汗您的对的,秦络的确是故意放走南楚小皇帝。”
  拓跋昊了然的点点头,“你把秦络杀了吗?”
  “没……没杀。”拓跋冽低头,他想起当初救秦络时,在金宫信誓旦旦的对父亲说,若秦络背叛,他定要杀了此人。
  “阿冽,你的心肠如同绵羊一般太善良了,也太过于轻信他人了。将来你是要统治青云的,甚至你要南下,一统中原。王者都是狠心的,你如此心软,将来如何统治?”
  拓跋冽抬起头,想要辩解什么,急切的说道:“父亲……我……”
  可汗摆摆手,打断小儿子的话,“我说过,他的生死,交给你决定。现在依然算数,父亲不会逼你杀他或放他。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父亲……”拓跋冽低下头,有些愧疚的说道。
  “中原有句古话,吃一堑长一智。不止是对秦络,对其他人,你也别太过信任。甚至你的亲人,也得时刻提防着。”

  拓跋冽皱皱眉头,不懂父亲话里的意思。
  “孩子,你要记得你是青云的主人,你的祖宗是拓跋氏。”拓跋昊最后对儿子说道。
  一大清早,秦络便从马厩中起身,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在跑马场的工作,的确比采石场要轻松一些,不过需要清理马粪,不是重活,却是脏活。但秦络依旧十分感激跑马场的看守,那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是他看秦络可怜,才和采石场的人说,留下他的。
  尤记得在采石场的那段时间,管事的天没亮就来到马厩,押送着秦络走上很久的山路,而后才能到采石场工作。秦络日日走几十里,还要搬运大石块,他的鞋子没几天就磨破了,脚上全起了泡,带着沉重的脚镣,更加走不快。每走一步,就像是走在刀尖上一样,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痛。然而管事的还嫌他磨叽,十分生气,用鞭子抽打着秦络,像赶牲口一样催他赶快干活。

  还是跑马场看守的老头,最先看不下去了。那日给秦络带了点药,问他:“你是谁家的奴隶,被这么折腾?”
  “三……三王子的。”秦络回道。
  “三王子?”老头疑惑道,“没听说三王子有虐待奴隶的习惯呀?”
  秦络苦笑道:“是我做错事,被罚到采石场的。”

  后来,那个好心的老头对管事提议,不如让秦络来跑马场干活,至少不用每天在路上,折腾来折腾去的。
  那个管事的,这段时间也睡不好觉,天天都要跑两趟牧场。他想了想,跑马场的奴隶少,而且干的都是脏活,和三王子的要求也相差无几,于是便答应了。
  管事的再度叮嘱道:“三王子说了,让他单独睡马厩,也别和他说话,手链脚铐要全天带,不能让他跑了。三王子还说,要把他隔离开,不能和其他奴隶接触。”
  老头略带同情的看了眼秦络,点头对管事的说道:“明白,明白,你放心吧。”
  随后的日子,老头在不违反三王子的要求下,尽可能的给予秦络方便。只是让秦络每日喂马、割草、扫马粪、刷马,干的活都不重,在他承受范围之内。伙食也终于从半块馕饼,变成了一块馕饼。甚至有时候,老头还给秦络带点肉渣,解解馋。
  秦络得知,老头叫桑丹,六十多岁了,在这个牧场干了大半辈子。他是养马高手,也是骑术高手,只可惜现在老了,而且右腿曾经摔折过,受了伤,再也上不去马背了。
  “有时候看着年轻小伙们,在草原上跑马,真是羡慕啊。”桑丹老头看着远方飞驰的汉子们,略带遗憾的和秦络说道。

  秦络沉默的望向天际,这些日子,他越发不爱说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