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20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吉米收拾着碗筷,有一茬没一茬的说,“天天干粗活,还带着镣铐,手腕和脚腕都磨破了。”

  “他现在在哪里干活呢?”
  吉米停下手中的活,意味深长的看着拓跋冽:“你不是不关心吗?”
  “哼,不说就不说。”拓跋冽对于自打嘴巴的事情,也有点便扭。
  “好了,我说。”吉米偷偷笑了笑,“他在采石场附近的那个跑马场里呢。”

  “哦。”拓跋冽现在真心不知道,自己对秦络是什么态度。明明恨得要死,却老是关注他,想知道他的近况。
  在苍茫草原的另一端,在黑岩部的领地上,万里无云的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鹰唳,那只鹰扑闪着翅膀,划过长空,从空中滑翔,最后缓缓落在了一名男子的肩上。
  那名男子大约四十多岁,留着络腮胡子,第一眼看上去很凶,但细看之下会发现,此人和摩藏达西长得很像,只不过比摩藏达西更加威严。
  不难猜到,此人就是黑岩部的大汗王——摩藏达格。他从鹰的爪子上取下了一个小竹筒,拔掉木塞,取出里面装着的一小块锦帛,上面只写了两个字:发兵!

  那是他的妹妹,项羌的可敦,摩藏达秋给他传递的消息。看来鱼儿已经上钩,好戏即将开始了。
  大王子的伴当巴吉这段时间以来,经常和将军郭尔诃一起赛马、狩猎、喝酒,两人也从点头之交,变成了酒肉朋友。巴吉谈及大王子的雄才伟略,带兵打仗从来都是冲在第一线,身先士卒,无往不胜。郭尔诃听后连连点头称赞,他也是上过战场,带过兵打过仗的统领。他不得不承认,大王子的确是打仗的一把好手。
  只可惜是女奴的儿子啊。郭尔诃心里默默叹息,拓跋冿再有能力又如何,能以一人之力对抗黑岩部吗?
  郭尔诃也听说了,可汗抢了拓跋冿的女人,导致大王子日益消沉,每日十分颓废,光知道喝酒,不问世事了。草原上的贵族们心里皆已明了,可汗还是选择了三王子啊,大家都对大王子的怀才不遇深感可惜。
  “说句犯忌的话,要是将来我们大王子能登上汗位,他一定会带领项羌进军中原,一统天下的。三王子一个毛头小子,哪里比得上我们王子?”巴吉有一日和郭尔诃喝酒时,终于将心中憋屈多日的话,吐了出来。
  “是啊是啊。”郭尔诃也微微有些醉,跟着应承道,“大王子是雄鹰,是我们草原上的英雄,我们都知道。只可惜……哎!”
  “大王子打了那么多胜仗,可是可汗呢,对他奖赏过什么?”巴吉替拓跋冿打抱不平道,“可汗不仅不奖励,还抢自己儿子的女人,这算是什么事?对我们王子不公平!”
  说到不平处,巴吉愤愤的放下酒杯,怒斥道:“都怪黑岩部,都是摩藏可敦搞的鬼。拓跋冽凭什么要和我们王子抢汗位,他没有军功,他凭什么?”
  凭他母亲是摩藏可敦啊。郭尔诃心里默默补充着,但嘴上不能这么说。他拍着巴吉的肩膀,安抚道:“兄弟,我知道你们跟着大王子心里苦,哎,世道不公,没办法啊。”
  “放心,我们早晚要夺回来属于我们的一切。”巴吉睁着微微发红的眼睛,对郭尔诃说,“摩藏可敦和拓跋冽,蹦跶不了几天了。”
  “啊?”郭尔诃一脸懵逼,“什么意思?”

  “兄弟,现在有个绝好的机会,你想不想要?”巴吉瞪着郭尔诃,郑重的说道,“要是成了,你不仅仅只是当个将军,也可能会封为汗王。”
  “汗王?”郭尔诃这次是真的愣住了,项羌族最高统治者是可汗,下来是各部落的大汗王,但都是世袭,且分布各处,有着自己的领地和兵马,不受可汗调遣。而后是汗王,隶属可汗管制下的部落,也就是青云部。但汗王大多是由拓跋氏担任,异姓很少能坐到这个位置。
  至于文官体系,最高级别的是大国师,目前的大国师是拓跋晟,乃是拓跋昊同父异母的弟弟。由此可见,大国师也是由王族内部人员担任的,外姓人想都不要想。
  下来就是将军、都尉、当户……这些人最多只能统领几万兵马,没什么权力。

  郭尔诃本以为,自己当上将军,统领十万兵马已经到头来,也心满意足了。但现在,巴吉却说,还有更上一层楼的机会。汗王啊,那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位置。
  “这……这是真的吗?你说的话,能算数?”郭尔诃不可置信的问道。
  “当然,我现在就代表我们王子。”巴吉现在头脑已然清醒,特别认真的对郭尔诃说道,“只要你效忠王子,加入我们,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我愿意!”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在作怪,郭尔诃想都不想的就立马同意了。
  “大王子想要武力夺权,发动政变。”巴吉说道,“只要你带着你的十万兵马,替大王子攻破金宫,等大王子登上了可汗之位,你就是汗王。”
  “汗王?谋反?夺下金宫?”郭尔诃表示自己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他直愣愣的看着巴吉,两眼瞪的圆圆的,酒也醒了,也快吓傻了。
  “怎么样,干不干?”巴吉的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盯着郭尔诃,右手已经偷偷摸到腰间的配刀上。只要郭尔诃有一丝迟疑,他就不能留下这个祸患。

  郭尔诃的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如今帐篷里只有他和巴吉两个人,他知道,要是自己说个“不”字,估计自己的项上人头就飞了。郭尔诃没有犹豫的余地,只好点头道:“好,为了汗王的位置,我答应!”
  巴吉长舒一口气,然后取下腰间配刀,对郭尔诃说:“那我们歃血盟誓吧。”
  “啊?还有发誓?”郭尔诃没想到还有这一茬。
  “对,你要向赤乌天神发誓。要是违背誓言,就不得好死。”
  “好。”郭尔诃颤抖着接过配刀,割破手指滴入酒中,而后双膝跪地,手指上苍,对赤乌天神发誓道:“我郭尔诃愿辅佐大王子登上汗位,如若违背大王子,就……就不得好死!”
  说罢,将混着血的酒一饮而尽。

  巴吉此时终于放心了,草原上的人一直相信神灵,没有人胆敢欺骗赤乌天神的。郭尔诃发了誓言,饮下血酒,一切都成了定局。
  直到巴吉离开帐篷后很久,郭尔诃还是没有从极度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仿佛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梦到大王子居然要谋反?但手指上尖锐的疼痛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
  十万兵马,冲进金宫,控制可汗,大事可成。这是巴吉对他描述的美好蓝图。一切似乎都特别容易,但郭尔诃有着野兽般的直觉,觉得太过顺利的设想,一般来说都不会很顺利。
  比如,可汗的青云铁卫,那是令草原各个部落都惊叹的铁卫,他的十万兵马能不能和青云铁卫相抗衡?再比如,十万士兵要是知道这是谋反,会不会临阵哗变呢?
  “我为什么会被莫名其妙拖上船,我为什么要答应谋反这种事情?”郭尔诃对自己收下大王子的美人和礼物等行为悔恨不已,他大叹道,“贪婪害人,美色误人啊。”
  可惜现在想退回去是不可能的了,而且还被巴吉逼着发了重誓。郭尔诃的心情十分沉重,他没有盲目的相信,政变会如同巴吉形容的那般万无一失,他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而担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