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19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拓跋昊对仆兰诺,也算是恩宠有加。他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将仆兰诺封为侧妃,并且金屋藏娇,给她安排了金宫里豪华的住处。
  拓跋昊强娶仆兰诺,不仅是被其美貌所吸引,更是想断了大儿子拓跋冿的念想。从赛马那日,拓跋冿对仆兰诺的关怀程度上,可汗深知,自己的儿子已经被她迷的走火入魔了。
  拓跋昊想着,先把仆兰诺抢过来,而后时间会冲淡拓跋冿的思念。他听人说大儿子最近一直借酒消愁,但可汗依然是无动于衷,任由拓跋冿自生自灭。
  前两日,可汗出去阅兵,准备再度南下,占领澜河以北的土地。等他回到金宫时,却听奴隶说,仆兰侧妃曾出宫见过大王子。
  拓跋昊心下不满,大儿子好不容易快要忘记这个女人了,但仆兰诺却在这个时候去见他,这不是故意挑起事端嘛。
  拓跋昊怒气冲冲的跑到仆兰侧妃的宫室内,而仆兰诺似乎没看到可汗进来,还是做着自己的事情,对他毫不理睬。拓跋昊忍下怒气,问道:“你去见拓跋冿了?”
  “是,我去向他道别。”仆兰诺没有一丝犹疑或胆怯,底气十足的对可汗说道。
  “道别?”可汗挑眉,半信半疑的看着仆兰诺。
  “是啊。可汗您趁他不在时抓了我过来,让他没见到我最后一面。我和他毕竟夫妻一场,至少应该相互道别一番,这……不过分吧。”仆兰诺转过头来,神色恼怒的控诉拓跋昊的行径。而她,仿佛真的只是去简单的道别而已。
  “呵呵……”拓跋昊笑了笑,“行了,别生气了,这下你终于见到他了,也该满足了吧。”
  仆兰诺却摇头道:“我对他很失望,他日日酗酒,陷入醉生梦死之中了。”
  拓跋昊笑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现在应该知道,哪个男人才能成为你的终生依靠了吧。我是项羌的可汗,只有我才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一切?”仆兰诺轻笑了一声,心想你怎知我想要的是什么?她真正想要的,即使是可汗,恐怕也给不起呢。
  吉米背着三王子,偷偷来到了采石场,探望秦络。
  石山是青云的一处小山丘,那里寸草不生,无法放牧,但却有这石矿资源。贵族们让奴隶将石矿开采出来,用作修整城墙,或者打造石器之类的。

  吉米顶着炎炎烈日,策马来到采石场。她看见一群群奴隶赤
  裸着上身,披散着头发,在采石场劳作着。有的人拿着大锤在砸大石头,有的人负责搬运。他们神情麻木,皮肤全被晒得黑黝黝的,隐约可见身上狰狞的鞭痕。
  吉米担忧的看着,心想秦络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搬得动石头,她环顾四周,找遍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秦络的踪影。
  “你们这有没有一个叫秦络的?被三王子发配过来的,是个楚人。”吉米拉住一个管事的,问道。
  管事的回忆了半晌,才慢吞吞的说道:“哦……你说那个小子?他啊,太弱了,干不动这重活,被牧场的要走了。”
  “牧场?”吉米心道还好还好,牧场的活不重,秦络不会被活活累死的。

  “敢问大哥,他在哪个牧场干活哩?”
  “呦,这么关心?”那个管事的嬉笑道,“难不成你是他的情妹妹?”
  吉米翻了个白眼,恶狠狠道:“爱说不说,大不了我问别人去。”
  “哎,脾气还大得很呀。”看守的向东指了个方向,“去那边的跑马场看看吧。”

  看守的话音刚落,吉米立刻翻身上马,对看守的摆摆手,“谢谢大哥啦。”
  那地方走过去要很久,但跑马过去,也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吉米来到了跑马场,发现这是个空旷的跑马场,长宽足有百步,里面大约有四五十匹骏马。此时马车的人不多,吉米很容易就发现了秦络的身影。
  然而这一看,让吉米心里发酸。秦络拿着一大筐草料,正在喂马。但这不是重点,吉米万万没想到,秦络居然是戴着镣铐在做工。脚铐的长度不够,秦络不得不一步步慢慢挪动,吉米发现,他的脚踝处伤痕累累,被磨掉了一圈皮肉。
  “秦络!”吉米下马,向秦络跑了过去。
  秦络的身形顿了顿,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到了吉米。他满脸疑惑,吉米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你怎么来了?”秦络放下手中的活,问道。
  吉米拉着秦络席地而坐,拿出包裹,对他说:“主子让我来看看你,顺便给你带点吃的和草药。”
  秦络知道,三王子肯定不会让吉米过来看他,但他也不好意思拆穿吉米的好意。他斟酌的问她:“三王子,有给你说我的事吗?”
  “没有。”这才是吉米此次来最大的目的,她真搞不懂,为什么好好的,秦络突然被罚。而三王子也闷闷不乐,天天发脾气。
  吉米不敢问三王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她只好来找秦络,问问清楚。
  秦络苦笑了一下,“我做错了事,辜负了三王子。他估计不会原谅我了。”
  “你做错什么了?”吉米疑惑,秦络到底犯啥大事了,居然被整成这副模样。
  可惜秦络只是摇摇头,不肯再透漏一言半语。
  “主子最近也很伤心。”吉米帮秦络包扎手腕上的伤口,一边给他涂药,一边说道,“他还是看重你的,你好好去求求主子,他应该会再给你一次机会的。”
  “没什么用的。”秦络摇头,“再说了,我连他的面都见不到。”
  “要不要我帮你传话?”吉米抬头问道。
  秦络连忙阻止,“千万别,这样反而会连累你的。”
  “真搞不懂你们俩。”吉米放下纱布和一些干粮,对秦络说,“这些吃的给你,估计这里不会让奴隶吃饱的,你自己多多保重吧。”
  秦络目送吉米翻身上马,看着她背影渐渐远去,他缓了缓从地上起来,继续干自己的活。
  而拓跋冽则是半天没看到吉米,终于见她回来了,劈头就问道:“你跑去哪里了,半天不见人影?”
  “去看……看……”吉米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就是不说去看什么。
  拓跋冽顿时又暴躁了,怒道:“看什么?快说!”
  “看……那个人去了。”吉米含含糊糊道,“你不是说,不让我再提他的名字嘛。”
  “你……”拓跋冽指着吉米,想发火却发不出,气愤道,“谁让你看他的?”
  “你也没说过,不让我去看呀。”吉米理直气壮的辩驳道。

  拓跋冽揉揉眉头,为什么他的女奴和别人家的奴隶不一样呢?说好的唯唯诺诺,唯命是从呢?
  “好,我现在说。”拓跋冽强调道,“从现在起,不许去看秦络,听到了没有。”
  “可是,他过的真的很不好,你……”
  拓跋冽打断吉米的话,重申道:“没有可是,不许就是不许,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吉米叹口气,心不甘情不愿的应道。
  “那就好。”拓跋冽重重的点了点头。
  然而,拓跋冽听吉米说,秦络过得不好的事情,他纠结了很久。忍了半天,还是没憋住,等到了晚饭的时候,就问吉米:“你说,秦络过得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