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18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王子冷冷的看着那人,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藏在袖中的匕首,插入那人的心脏。那个伴当傻傻的看着自己效忠多年的主君,不可置信的低头看向自己胸口的匕首……

  “既然你不同意,就不怪我狠心了。”大王子从他胸口拔出匕首,擦了擦刀上血迹,“你们谁还不同意?”
  伴当们面面相觑,没想到大王子这次是下定必杀的决心了,他们看着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同伴,只好异口同声的说道:“全听大王子的。”
  “好。”拓跋冿点头,“巴吉,目前我们手中有多少兵力?”
  名叫巴吉的伴当站出来,回禀道:“大概有一万多吧。如果能把郭尔诃将军的兵马争取过来,那就能有十万了。”
  “郭尔诃?他似乎和三王子交情不错。”拓跋冿记得,当时犒军是拓跋冽去的,后来大军回丹阳城,在金宫喝酒时,拓跋冽和郭尔诃似乎相谈甚欢
  然而事实是,拓跋冽并没有看上郭尔诃,和他聊天也不过是问问中原的事情。
  “郭尔诃那个人好色、贪婪,我们用美女和重金诱惑他,他一定会上钩的。”巴吉提议道。
  拓跋冿想了想,说道:“可以试试拉拢他,暂时先不要告诉他谋反的事,等把他拉到我们这边后,再告知。”
  “兵马是没问题了,只是……”一个伴当胆战心惊的看看地上死去的同伴,小心翼翼道,“可汗他深得民心,我们就算想杀了可汗,下面的士兵也不会答应的。不如先对下面的人隐瞒意向,只说是反抗摩藏可敦,反抗黑岩部。”
  拓跋冿思考片刻,沉吟道:“可行,就按你说的办。”
  “这几日,我继续装醉。你们先暗中联系郭尔诃将军,等拉拢过来后,我们择日举事。”拓跋冿看着一个个伴当,举起酒杯,“事成之后,我不会忘机兄弟们的拥戴之功。不过,谁要是把这个消息泄漏出去,我定饶不了他。”

  众伴当立刻跪了下来,向赤乌天神发誓:“我等誓死追随大王子,永不背叛。若有二心,天诛地灭。”
  “好。”拓跋冿拿出匕首,划破手掌,“我们歃血为盟,各位干了这杯酒。”
  众人一一接过酒碗,毫不犹豫的仰头喝了。草原男儿最讲“信义”二字,向赤乌天神发过誓,喝下了血酒,那就不能违背誓言。
  郭尔诃最近真的是春风得意。他如今成为了草原上牧民口口相传的英雄,人们夸张的描述他如何力战群雄,如何杀入楚国皇宫,又如何将他们的皇帝皇后等人逼死。他听着这些传言,看着各贵族送来的礼物,顿时觉得日子太美妙,也太不真实了。
  可汗大方的送个他十几名楚国美女,做他的女奴。他在自己的帐篷里日日笙歌,看着婀娜多姿的楚女歌舞弹唱。

  “将军,巴吉副将来了。”一个奴隶进来禀报道。
  “巴吉,那人好像是大王子的伴当吧?”郭尔诃心道,大王子的人怎么会来找我?但王子的人他哪里敢怠慢,忙道,“快请。”
  “哎呀,稀客稀客,巴吉将军快快请坐。”郭尔诃笑着招呼道,“将军帮大王子练兵,日理万机,怎么会有空来我这儿呢?”
  “我早就想拜访将军了,可惜将军你的帐篷前门庭若市,我巴吉想来,还排不上队呢。”
  郭尔诃满脸笑容,“您可是大王子手下最器重的伴当,我本该早些去拜访您,就怕您不待见我啊。”

  “哪敢。”巴吉谦逊的笑道,“将军此战一举踏平楚国皇宫,是草原上的英雄。你听那些牧民们,编了赞歌,来歌颂将军您的丰功伟绩呢。”
  这话对郭尔诃很是受用,他眯着眼睛,含笑望向巴吉。他心里默默揣测,难道是大王子终于看出了我的不凡,派巴吉来,是想要拉拢我吗?
  相谈甚欢时,女奴端着马奶茶走近帐篷,为客人献茶。郭尔诃色迷迷的看着那个女奴,对巴吉道:“这次去中原,不仅见识了他们皇宫里大量的奇珍异宝,还有美女成群。这个女奴,就是楚女。”
  巴吉仔细端详了那个女奴,只见她瘦瘦弱弱的,眉间含愁,欲语还休,肤白貌美,和草原上长大的女子的确不一样。

  “原来将军喜欢这样的女人呢。今天大王子还让我给将军带来了咱们项羌的几位美女,看来是用不上了。”
  郭尔诃怎么可能会拒绝大王子的好意,立刻接道:“哎,美人自然是多多益善,不同风味的女子,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巴吉拍拍手,候在帐篷外的几位女子进帐,上来就围在了郭尔诃周围。
  郭尔诃一看,果然是各部落战争时掠来的女子,其中白沙部的女子最多。他笑着摸着那些女人,心想论起草原第一美女,当属拓跋冿的妻子,哦,现在是可汗的侧妃了。
  仆兰诺的黑纱掀起的那一幕,在很多人的脑海中久久不能忘却。他们也像是传颂郭尔诃战绩一样,四处宣扬着仆兰诺那惊人的美丽。
  当时郭尔诃坐在看台上,远远一瞟就知道,那是个绝世的美人。可惜这种美人,他是无福消受的。据说为了争夺仆兰诺,拓跋昊和拓跋冿父子俩,多日不曾相见,估计快反目成仇了。
  郭尔诃收下了巴吉送来的女人,也代表他和大王子更近了一步。巴吉将这个好消息带给了大王子,拓跋冿满意的点点头,开始进行下一步计划。

  而金宫中,摩藏可敦也在密切关注着大王子的动态。她皱着眉头问自己的弟弟,“怎么,这么多天了,拓跋冿还没有出过帐篷吗?”
  “没有。”摩藏达西也很沮丧,自己的骂功居然没起什么作用,“听说一直在帐篷内喝酒,他一个伴当昨夜去劝谏,居然被拓跋冿杀了。”
  “什么?”摩藏可敦站了起来,“拓跋冿杀了自己的一个伴当?”
  “是啊。今早我的奴隶亲眼看见,拓跋冿的帐篷里,抬出了一具尸体。据他们打探,是那个伴当劝拓跋冿不要喝酒,惹怒了他,就被杀了。”
  “拓跋冿不是这么凶残的人吧。”摩藏可敦思忖道,“仅仅为了喝酒的事就杀人,他应该不会如此短视,自断手脚。”
  “喝酒喝昏了头,什么事干不出来。”摩藏达西不以为然的说道。

  可是摩藏可敦依旧觉得不正常,她问道:“大王子的其余伴当呢,他们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知道。据说昨天晚上,大王子的伴当们全都在帐篷。”摩藏达西说道。
  “他们有什么反应?”
  “嗯……”摩藏达西想了想,也发现有点问题,奇怪道,“似乎什么反应都没有。”
  摩藏可敦闻言,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来,那个伴当不是为了喝酒这件事死的。”
  “那是为了什么?”摩藏达西依旧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为了什么……”摩藏可敦了然一笑,“肯定是为了天大的事。看来,是时候找我们的大哥帮忙了。”
  天大的事?摩藏达西心道怎么算天大的事。不过看姐姐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金宫的深处,一间装饰得金碧辉煌的宫室内,有一位身披黑衣的美女坐在床头。她,就是引起草原上动荡的仆兰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