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17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罢,仆兰诺冷冷的瞥了眼自己的丈夫,转头就准备离开。
  “等等!”拓跋冿连忙抓住仆兰诺的衣袖,从背后猛地将她抱在怀里,“我会救你,我一定会去救你的,你信我!”
  “信你?”仆兰诺一下子挣脱开他的怀抱,转过来轻蔑的说道,“你每日待在帐篷里毫无作为,让我如何信你?”
  “好,我会振作,我再也不酗酒了。”拓跋冿保证道,“现在你要我怎么做,我就去做。”
  “当真么?”仆兰诺轻笑一声,“我让你杀了你父亲,你去吗?”
  “啊,什么?”拓跋冿愣住了,弑父,弑君,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一下子就怂了。

  仆兰诺再次说道:“杀了可汗!这样,你就可以从金宫中救出我了。”
  拓跋冿想打个商量,小心翼翼的提议道:“我们……我们可以想想其他办法,不一定非要杀了父汗吧。”
  仆兰诺闻言转头就走,只留下一句话,“呵,我就知道你是个懦夫。”
  秦络养伤养了三四天后,看守的见他能走得动路了,便完全不顾及他的伤势,用镣铐将他一锁,拉去石山那边的采石场干活。秦络带着几十斤重的脚镣手铐,只能一小步一小步的挪着走。走了大半天,终于到了采石场旁的一个山洞,那里就是采石场的奴隶住的地方。
  采石场的奴隶负责开采的都是大块的石材,石块又重又大,一般力工都做不来这活,于是只能让奴隶来做这个活了。
  奴隶们都在大太阳下挥汗如雨的干着活,而管事的在山洞里乘凉歇息。看守的将秦络交给他,并嘱咐道:“这是三王子特别交代的,不能让他接触任何人,甚至不能让他和任何人说话。你要好生看着他,也别让他死了。”
  “啊?”管事的第一次听这么奇葩的要求,“不接触人,怎么干活?还有晚上睡觉,肯定会和奴隶们在一起的。”
  “你给他单独安排个睡觉的地方,把他锁上,逃不了的。其他的事,你看着办吧。”

  “好咧!”管事的答应道。
  秦络被带到采石场另一边,和奴隶们分隔开来,独自一人干活。管事的怕他逃跑,并没有取下他的镣铐,这令秦络干起活来备受折磨,石头的重量加上镣铐的重量,令他寸步难行。
  中午,奴隶们都去山洞休息。可管事的将秦络栓在木桩子上,给了小半个饼当作午饭。他顶着炽热的阳光,晒得汗流浃背,脑子也烤得昏昏沉沉的了。
  秦络捧着馕饼,舔舔干裂的嘴唇,只觉得嘴里发黏糊,五脏六腑都像是快要烧起来了。他又渴又热,也想像那些奴隶们一样去阴凉处吃饭。秦络现在简直恨死拓跋冽提的一堆,莫名其妙的变态要求了。
  下午时,秦络咬着牙一步步搬运大石块,奈何他四肢乏力,头晕眼花,踉跄着搬运石块。然而没走几步,腿一软“噗通”的一声就跌倒在地了。他本是文人,而且浑身是伤,中午又没有充足的休息,自然挨不到下午了。管事的见状恶狠狠的跑过来训斥,手中的鞭子如同雨点落在秦络背后。可他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了,头晕耳鸣,对管事喝骂的内容一句也没听清,头一歪就昏过去了。
  “喂!起来!”管事的不甘心的再次挥舞鞭子,可秦络依旧一动不动。他想起三王子的交代,这个人还不能给弄死了,只好让人把他抬到阴凉处,放在一旁避暑。
  “真没用。”管事的心想,秦络这样子,肯定干不了重活,三王子真是放了个大爷过来,这都是什么事啊。
  晚饭时分,秦络才悠悠醒来。奴隶们都干完活回山洞了,秦络一个人在外面,肚子咕咕叫。管事的吩咐他起来,看了看四周,郁闷道:“这里没有单独的地方给你睡觉,你和我走吧。”

  管事的提溜着链子,牵着秦络走了十几里路,来到隔壁牧场。他看了看马厩里没有人,便将秦络栓在这里,“喏,这是馕饼,吃吧。明天早上我再来接你。”说罢又摇摇头,悲催道,“哎,还要接送,真是麻烦。”
  自从仆兰诺见过大王子后,拓跋冿终于不再喝酒,也振作起来了。他将伴当们都叫进帐篷里议事。伴当们十分感激仆兰氏,这段时间一来,头一次看到如此清醒的大王子。然而随后大王子说的话,却让他们吓掉半条命。
  “你们从小就做我的伴当,跟了我很久了。我王妃被抢,汗位也即将被黑岩的抢了去。我们在沙场上立下那么多战功,可还是敌不过一个毛头小子。这凭什么,我不甘心。草原上都是靠武力说话,拓跋冽靠他母亲算什么,我不服!”
  “我们也不服。”伴当们集体表态,他们也是跟着大王子征战沙场的,自然不愿意让拓跋冽当可汗。
  “既然父汗他不想给我汗位,那我们就自己夺!”拓跋冿一个个望向自己的伴当,郑重道,“你们是我的左膀右臂,是我最亲近的人。你们是否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当然!”一个伴当立刻回道,“大王子,您吩咐,要让我们做什么?”
  “谋反!”拓跋冿铿锵有力的说道,“夺下金宫,杀了摩藏可敦和拓跋冽,你们敢不敢?”
  “谋……反?”在场十几个伴当们,全都愣住了,他们惊疑不定的看着对方,猜测自己是不是刚刚耳朵出了问题,听差了。
  拓跋冿点头,坚决的说道:“是的,谋反!如今,我们依旧被黑岩部逼到了悬崖边了,再不反抗,就是死路一条。为了青云,为了拓跋家族,我不得不搏上一搏。”
  草原上的人,倒没有中原那么多的仁、义、礼、智、信,对于上层贵族,甚至没有道德法律的束缚。他们一直都信奉强者为王,就算拓跋冿谋反,夺得了汗位,草原上的牧民最多也就议论一阵,不会引起巨大的震动。更不会有迂腐的读书人,天天骂篡位者。
  伴当们倒不是担心舆论,他们更担心军队的问题。其中一个人道:“可汗掌控着青云铁卫,他们是我们青云最强的军队。我们拿什么和他们抵抗?”

  青云铁卫,是一支重甲装备的步兵,他们人数不多,但每个人都配有最强的铁甲和最锋利的刀枪,是青云的精英军队。他们青云的祖先,就是靠着青云铁卫,击败了金阳部族,占领丹阳城,成为项羌的统治者。
  “所以,我们得速战速决。”拓跋冿沉着冷静的分析道,“青云铁卫虽然强大,但是他们笨拙。要集结起来,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只能事先避开他们,潜入金宫,只要杀了父汗,就算赢了。”
  “杀……杀可汗?”有人又惊呆了,“不是只杀可敦和三王子吗?”
  “迫不得已时,我只能弑父了。”
  “我……我做不到。可汗他雄才伟略,战无不胜,我……我不能……”那个伴当摇头拒绝着,“我不能杀了我们项羌的英雄。”
  “废物!”拓跋冿怒斥一声,“他是英雄,但他已经老了。他还能活几年,难道你要等着他老死,而后看着汗位落到了黑岩部的手中吗?”
  “可是……”那名伴当仍旧下不了决心,他迟疑不定的看着大王子,不相信他真的要弑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