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16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络自从那日苏醒后,直接被捆绑在刑架上,日日拷问。在此期间,三王子从未踏入牢房一步。秦络被禁锢在刑架上,心里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但他实在太虚弱、太疲倦了,浑身上下痛到已经麻木,他没有心力思考,也没有力气回答任何问题。

  “啪!”又是一鞭子抽了下来,秦络的耳边传来了重复多遍的话语,一遍一遍的问他,“你是不是楚国派来的细作,老实交代。”
  “我不是……”秦络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了。
  “胡说,你肯定是。楚国让你来我们项羌干什么,快说!”看守的完全不信,抬手又给他了一鞭子。
  秦络垂下头,闭上眼不再答话。
  这是拓跋冽第一次进入丹阳城里的牢房,这里黑暗、阴森、肮脏,它十分简陋,是用石头堆积而成的石牢,里面是用粗木头做的简易栅栏,分割成一间间小牢房。
  项羌的牢房简陋,而且不是很多。他们没有中原那样完善的司法制度,项羌的刑罚简单粗暴。拔刃尺者死,坐盗者没入其家。有罪小者轧,大者死。故而狱久者不满十日,一国之囚不过十人。①至于战争时期抓来的俘虏,也是临时关押在此,而后或杀或放,或分配各部落充当奴隶。

  很少有人,像秦络这样,在这里呆这么久的时间。他看着同狱的几个人出去,又看见新的罪犯进来,几日后又出去。直到很久,再也没有人进来了。空旷的牢房中,竟然只剩下秦络一名囚徒了。
  他被绑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不辨晓夜,不闻情愁,不感喜悲,不知岁月几何。日子像是已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在这里,秦络度日如年。
  他吊在刑架上,正忍受着鞭笞的痛责。突然,行刑的人停了下来。他听到那人恭恭敬敬的说了句:“三王子,您来了。”
  三王子?秦络睁开眼,看见一双乌黑锃亮的靴子停在自己身前。他缓缓抬头,目光上移,看见拓跋冽穿着黑色的衣服,神情冷淡,眼神却如同一把刀子,“唰”的一下向他刺了过来,又稳又准,直击秦络的心口。
  拓跋冽盯着气息奄奄的秦络,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转头,第一句话却是对向看守说道:“都出去!”
  看守的迅速退了出去,牢房里瞬间没人了。

  三王子又看向秦络,那眼神十分陌生,透着不信任和被欺骗的痛楚。秦络心知肚明,三王子已经知晓了一切,不再相信自己了。
  果不其然,三王子开口道:“你们的六皇子赵瑞泽,已经登基为帝,南下重建楚国。恭喜啊!”
  秦络睁大了眼睛,没想到六皇子登基如此顺利。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自己遭这番罪,着实不亏。
  拓跋冽看他居然笑了,顿时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他愤怒道:“你说,是不是你,谋划出放俘虏一计,目的就是为了救出赵瑞泽。”

  秦络微微垂头,苦笑道:“……是。”
  “你从一开始,就是假意投诚,是不是?”
  “是!”
  三王子上前一步,抓住秦络受伤的肩膀,愤怒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是楚人,我不能背叛楚国,更不想做亡国奴。”
  “所以你就利用我,欺骗我吗?”三王子退后一步,痛心疾首的说道。

  对于三王子的热忱,秦络今生都无以为报。若他们生在和平年代,或许会成为知己好友。只可惜他们生于乱世之中,而且还是敌对的双方,注定无法成为朋友。
  “是!”秦络对此无话可说,也没有必要道歉,他唯有承认了。
  “好,很好!”三王子抽出腰间的马鞭,破空之声蓦然响起,而后狠狠的打到秦络前胸,发出沉闷钝响。
  一下,又一下,拓跋冽不知疲惫的挥舞着,他的眼中仿佛能燃起炙热的火焰来,他心中郁结数日,只有发泄出来才能解脱。
  三王子下手之重,令秦络痛呼不已。胸口本就没多少肉,几鞭下去,几乎是撕开了皮肉打在骨头上。豆大的冷汗渐渐从鬓角滴落到泥土中,他无法抵抗,也没有求饶,惟愿速死。
  十几鞭后,痛呼之声减弱,三王子也从暴怒中回过神来。他捏起秦络下巴,发现人已经昏死过去了。他毫无怜悯之心,拿起水就泼他身上,呛得秦络直咳嗽,人也醒过来了。
  “别给我装死。”三王子冷冷说道。
  秦络咳出一口血,沙哑的说道:“你杀了我吧。”
  “呵!”三王子冷笑一声,抓起秦络的头,迫使他对上自己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杀了你?想都不要想。你以为你大功告成,可以含笑九泉了?做梦!父汗已经发兵,夺取中原北方大片土地。你们楚国偏安一隅,撑不了多久的。”
  “哦,对了。”拓跋冽放开秦络,擦擦手笑道,“已经没有楚国了,大半国土都没有了,你们还敢称什么大楚?现在只有南楚了。”
  秦络的脸色渐渐变了,拓跋冽的嘴的确厉害,气人气的正是地方。他将秦络最后的希望也踩灭,他就是要让秦络知道,就算六皇子登基又怎样,你们楚国蹦跶不了几天了。
  “来人!”拓跋冽高声呼喊看守的,吩咐道,“我们项羌不养闲人,秦络充为奴隶,让他去搬石头,清理牧场马粪,干最累最脏的活。记住,把他和那些楚人奴隶隔开。不,把他和所有奴隶隔开。这是个狡猾的人,要严加看管,不能让他逃跑,也不能死了。”
  “明白!”看守的领命道。秦络知道,三王子是要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定要让自己眼睁睁看着楚国灭亡。而这些磨难,不过是刚刚开始……

  ————————————————————
  ①出自:《汉书·匈奴传》
  在摩藏达西日日挑衅之下,大王子拓跋冿还是没能振作起来,然而这一日,大王子的帐篷外,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她依旧是一身黑衣,从头裹到脚,身带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大王子的伴当们吃惊的看着这个女人,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仆兰诺没有理会惊呆的伴当们,旁若无人的一直向前走,掀起门帘,直接进帐篷。

  此时,大王子抱着酒坛,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可他在睡梦中,仿佛听到了熟悉的铃铛声。他喃喃自语说着梦话:“是阿诺的铃铛?不可能,我怎么会听到铃铛响呢?”
  仆兰诺摇摇头,取下腰间的大铃铛,放大王子耳边摇了几下。“叮叮当当”之音不绝于耳。大王子一下子被吵醒,猛的一抬头,而后就呆滞了。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看着眼前这个黑衣女子。
  “阿诺!”大王子一见到仆兰诺,大吃一惊,顿时连脑子都清醒了。他欣喜若狂的看着妻子,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手脚不受控制,“噗通”一下又栽倒在地上了。
  仆兰诺皱着眉看着地上趴着的人。而大王子仿佛感觉不到疼痛,缓了一下后,又笑着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到仆兰诺身前,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喃喃道:“阿诺,是你吗?你……你来了?”

  “我很后悔,我不应该来。”仆兰诺的脸上没有丝毫笑意,冷冰冰的看着拓跋冿,“我以为你会来金宫,将我带走。没想到,你居然躲在帐篷里日日酗酒。我对你很失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