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15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汗的护卫头领看看头顶的太阳,心想再不行刑恐怕说不过去了。他示意属下,拿起棍棒,将秦络从背后一踢,将他踹倒在地上。
  “打吧。”护卫抄起手臂粗的大棍,不由分说的砸在秦络的臀背上。秦络咬着牙忍住痛呼声,他唯求速死。
  此刻,金宫内。拓跋冽快马加鞭赶到这里,可父汗却磨磨唧唧不愿意见他。他求了半天,听见金宫外已经开始行刑了,顿时顾不上许多,直接拨开拦着的护卫,闯入寝殿。
  “父汗,秦络犯了什么罪,你为什么要杀他?”

  拓跋昊淡淡的看了小儿子一眼,“才这么多天,你就和那个楚人交好了?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巫术,居然让你神魂颠倒,连金宫都敢闯了?”
  “父汗,是你把他放我帐下的。”拓跋冽上前一步,辩解道,“现在你为什么又要杀他?”
  “我把他送给你,是让他做奴隶的。你倒好,将他像对伴当一般对待。现在,我就让你看看秦络的真面目,看看中原人有多么狡诈。”
  狡诈?拓跋冽一头雾水,秦络这阵子什么都没干,哪来的狡诈?
  只听可汗徐徐说道:“中原人又拥立了新皇帝,是他们的六皇子。现在他们南下建都,准备要对付我们项羌了。”
  拓跋冽愣住了,他疑惑道:“我听郭尔诃将军说,他们的皇帝和太子都死了,其他的皇子也死的死,散的散。怎么还有漏网之鱼?”
  “这就要问秦络了。”拓跋昊冷冷的说道,“那个六皇子,就是从我们项羌这里,正大光明的走回去的。”
  “啊?”拓跋冽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难道是……放小孩时给放走的?”
  “是啊。”拓跋昊苦笑,“没想到我英明一世,栽到了秦络手里。”
  拓跋冽低头沉思许久,而后又道,“父汗,或许只是巧合呢?”
  “哪有那么巧的巧合?”拓跋昊回忆道,“他当时一步步设陷阱,从放妇孺,到只放孩子,明显是有预谋的。他们中原人谈判最是厉害,隐瞒他们自己的底线,从而达到目的。”
  难道真是秦络在搞鬼?这么多天,他一直在骗自己吗?拓跋冽听到门外棍棒之声不绝于耳,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转眼间,已经打了几十棍了。那个护卫首领还记着三王子的嘱托,没有下狠手往死里打。但秦络毕竟是文人,体质哪比得上草原男儿,时不时的吐口鲜血,看起来快要坚持不住了。
  秦络闭着眼睛趴在地上,衣衫被汗水和血水浸湿,头发也披散开来,狼狈不堪。他感觉自己头晕目眩,连挣扎的力气都不再有,只想着为什么还没有解脱?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护卫首领看向金宫那纹丝不动的大门,抬起手准备终结这一切。可就在此时,大门突然打开,但里面出来的人并不是三王子,而是可汗身边的一个奴隶。他疾跑过来阻止道:“可汗说,暂停行刑,将罪人押入囚牢。”
  秦络正等待加诸于身上的严刑,突然听到这一句赦令,神智也一下子清晰了许多。难道是三王子劝动了可汗?秦络睁开眼抬头望向金宫,却没找到三王子的身影。
  直到秦络被拖下去后,三王子也没有现身。他依旧待在金宫内,听到传话的奴隶禀报说,秦络还剩一口气时,只是漠然的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可汗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在最后时刻,拓跋冽突然对他说:“即使秦络真的骗了我,那我也要听他自己亲口说出来。您不能如此草率的杀了他。您留他一口气,我要向他问个清楚。”
  “如果真的是他,你要怎么办?”拓跋昊问道。

  拓跋冽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不忍和痛楚,他抬起手往脖子那里比划了一下,吐出一个字:“杀!”
  “好!”可汗点头,“我把他的生死,交给你决定。”
  秦络被扔入牢房后,几日以来一直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吉米本想去看看秦络,却被三王子给喝退了,他怒道:“看什么看,让巫医去看就行了,他死不了。”
  吉米从没见过主子发这么大的火,一下子愣住了。她不理解三王子为何从金宫回来就闷闷不乐,对秦络也不理不问,仿佛没有他这么个人似的。
  又过了几天,秦络终于苏醒过来了。他醒来的的时候,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痛的。他双目无神的望着四周,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去。
  “咳咳咳!”秦络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只觉得口干舌燥,嘴里似乎有血腥味,而且四肢无力,甚至连翻个身都没有力气。
  “你醒了?”咳嗽声惊动了趴在一旁睡觉的看守,他走到秦络跟前,嘲讽道,“你们楚人真弱,才挨了几棍子,就要死要活的。我们项羌人,挨几下打,照样能骑马打猎去呢。”
  秦络睁大眼,终于看清了来者是谁。这个人他认识,就是曾经看管俘虏们的人。秦络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里原来就是当初关押俘虏的地方。

  没想到兜兜转转一圈,自己又回来了。
  看守的用破碗,给秦络端来一点点水。这对秦络简直如痛天上的琼浆玉露,瞬间让他的喉咙好受了许多。
  看守的知道三王子重视这个人,也不敢虐待他,等秦络喝好水后,他道:“你等着,我去禀报三王子。”
  “别……”秦络想叫住他,却喉咙嘶哑,发不出声音。他疲惫的躺在地上,看着看守的离开自己的视线。

  看守的人来到三王子帐篷,向他汇报说,秦络已经醒了。吉米听后兴奋的说道:“好好好,总算活过来了。”
  然而拓跋冽却对此无动于衷,他冷冷的对看守道:“醒来了就给我严刑拷问,这种事情还用我教你吗?滚!”
  “呃……是是是。”看守的和吉米一样疑惑不解,不是听人说,是三王子苦苦哀求可汗,放过秦络的吗?为何现在,三王子又下令要拷打折磨他?
  看守的如小鸡啄米般一个劲的点着头,而后麻溜的滚了。帐篷中只剩下吉米一人面对阴晴不定的三王子。最近拓跋冽动不动就发火骂人,谁也不知道主子到底是怎么了。吉米小心翼翼的求情道:“主子,秦络伤还没好,他受不得……”

  “你给我闭嘴!”拓跋冽怒吼,“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那个人的名字。”
  吉米愣了愣,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正当她尴尬之时,二王子拓跋凌来了。
  拓跋凌挥挥手让吉米下去。他早就在帐篷外面听见三弟的怒吼声,自然知道拓跋冽在恼怒什么。虽说可汗一直瞒着下面的人,六皇子是从项羌逃走的真相。但二王子还是从母亲卫慕侧妃那里,听到了只言片语。他这才知道秦络为何突然被抓, 原来如此啊。
  拓跋凌叹了一口气,劝解弟弟道:“楚人向来诡计多端,我曾经还提醒过他,不要耍花招。可惜没想到,他从一开始就在算计人心。中原人有句古话:‘吃一堑长一智’,你也不要太生气了。”
  拓跋冽漠然的听着,对二哥的话不置可否。他现在谁的话都不相信,他只相信自己。他要听秦络自己亲口承认,即使严刑拷问,也在所不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