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13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蠢才!”摩藏可敦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担心的是,可汗已经对我们起疑心了。”
  “起疑心?”摩藏达西这才后知后觉的喃喃道,“他……疑心我们造反?”
  摩藏可敦点头,“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大哥他一直想当草原的主人。我们本来打算,等将来可汗死后,扶持我儿子登上可汗汗位,我们便可掌控他,从而掌控整个项羌。可是现在,阿冽和赤水部联姻,阿冽就会有赤水部的支持,我们再想控制他,谈何容易?”

  “你要把你儿子当傀儡?”摩藏达西咽了咽吐沫,“你和大哥真是……野心勃勃啊。”
  “所以,阿冽不能娶叶勒家的女人。达西啊,事情有变,你大哥远在千里,我身边也就你一个帮手了。”
  “姐姐,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摩藏达西正色道,“我一定帮姐姐办好。”
  虽然和儿子谈妥了,但拓跋昊依旧没有放宽心。他总觉得,他的可敦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让老三和叶勒家族联姻。对于黑岩部的野心,拓跋昊也是知道一二的。
  “你来了。”拓跋昊正闭目养神时,听到有脚步声渐渐传来,能在这么晚的时候进入金宫的,他不用睁眼也知道来者是谁。

  大国师拓跋晟,就是为数不多的,能随时随地出入金宫的人之一。因为他不仅是项羌的大国师,还是可汗拓跋昊同父异母弟弟。他刚听闻可汗和叶勒大汗王密谈,一猜就知是关于联姻的。
  “可汗您终于下定决心,将汗位传给三王子了。”大国师说道。
  “老三的母亲,的确是我最为担忧的。可是看看老大,居然娶了金阳的后裔,那将来老大要是当了可汗,那可敦之位,不就是仆兰一族的了?”
  本来,可汗一直在大王子和三王子之间摇摆不定,可是今日仆兰诺的出现,让可汗终于下了狠心,放弃了大儿子。
  大国师想了半刻,沉吟道:“大王子怎么就阴差阳错娶了仆兰氏,这事情不简单啊。”

  “那个女人的确漂亮,而且还能蛊惑人心。我……我都差点被她迷惑了呢。”可汗回想起当时看到仆兰诺真容的那一刹那,沉寂已久的激情再度燃烧起来,他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十七八岁,如同一个傻小子,看到绝色美人就移不动步子了。
  “草原上都传开了,我听说,是个绝世美女呢。”大国师也笑道。他知道可汗年轻时风流倜傥,说难听点就是好色。那时候摩藏可敦还没有嫁给拓跋昊时,可汗帐内的女子,不比楚国皇帝的后宫佳丽少。
  后来可敦来了,很多女子就莫名其妙的死了。甚至连生下大王子的那个女奴,也死于一场恶疾。一时间,只要可汗纳一两个妾,隔了不久,那几人就会暴毙身亡。能存活下来的,也只有不问世事的二王子母亲,卫慕侧妃。
  眼见侧妃们一个个死去,可汗和可敦的关系越来越糟糕。要不是因为黑岩部强大,可汗早就想休了这个妻子。
  此时,他又发现了一个楚楚动人的美女,拓跋昊的心中渐渐涌起了一种冲动。他漫不经心的附和着大国师的话:“是啊,传言不假,的确是个美人呢。”

  次日傍晚时分,草原上举行篝火盛会,这又是可以让年轻人们狂欢的时刻。草原儿女善歌善舞,此刻女子们都围在篝火前舞蹈,而男人们则喝酒旁观,举杯同庆。
  其中,赤水部的姊妹花,是人群中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她们姊妹本身长的就漂亮,姐姐温柔,妹妹活泼,走到哪都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叶勒依不仅马上功夫了得,而且跳舞也不差。她拉着姐姐来到篝火附近,随着周围女子的舞步,一起共舞。
  跳舞的时候,叶勒倾总是觉得,有一道目光一直盯着她们姐妹俩。她一边跳舞,一边来往巡视四周,发现那道犀利的目光来自于三王子拓跋冽。她想起父亲对她说,将来要嫁给拓跋冽,当他的王妃。顿时,叶勒倾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直跳,她再也不敢向三王子那边看去,舞步也乱了,差点踩到妹妹的脚背。
  而拓跋冽看的却是她的妹妹叶勒依,那女子笑得如此灿烂,仿佛是天上的鹰,自由自在,毫无拘束。她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更不会理会世俗的评价。她只是她,只做自己爱做的事,和别人毫无关系。
  “父汗让我娶叶勒家的女儿。”拓跋冽突然开口,对秦络道。
  秦络抬头看向正在载歌载舞的叶勒姊妹花,她们正值青春年少,是最美的时刻。他问三王子,“王子愿意吗?”
  “愿意,我喜欢叶勒依。”拓跋冽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他现在甚至想直接上去和叶勒依对舞,去追求她。可是想到那次邀她赛马时,叶勒依强硬的拒绝,他又觉得,可能叶勒依不喜欢太过强势的追求吧。

  后来的事实证明,叶勒依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用一般追求方式,是不可能得到她的。
  篝火宴会结束后,各大部落的大汗王们,带着自己的手下,辞别可汗,回自己部落去了。秦络跟着三王子,也算见识了项羌的民族习性,与传统风俗。一场盛宴过后,秦络本以为草原会消停几日,然而万万没想到,可汗那边又闹出了大事情。
  “噗!”三王子听了随从的回报,一口水喷出,“你说什么?父汗……要纳仆兰氏为侧妃?”
  “是,据说仆兰侧妃已经入金宫侍候了。”随从回道。
  “可汗抢了自己儿子的女人?”秦络的手也一抖,手中的马奶茶洒出了大半。他实在无法理解可汗的思维。
  拓跋冽虽然惊讶,但没有秦络那么不可理解。毕竟在草原上,父亲死后,儿子可以继承父亲的财产、牛羊以及女人。他们项羌的女人,没有楚人那般严格的妇道,丈夫死了必须守节。项羌人口稀少,需要女人生儿育女。
  “这下大哥要疯了,他居然乖乖放仆兰诺走,这也能舍得?”拓跋冽摇头,简直不敢相信。连女人都能拱手相让,这还是他那个争强好胜的大哥吗?
  随从解释道:“听说,可汗是趁大王子出门骑射,才派人将仆兰侧妃接进金宫的。”
  拓跋冽和秦络面面相觑,看来大哥还不知道。这要是回来了,还不得闹翻天啊。
  “母亲呢,母亲说什么了?”
  “摩藏可敦什么都没说,也没阻止可汗纳仆兰侧妃。”
  拓跋冽了然道:“母亲这是要坐山观虎斗,看好戏呢。”
  果不其然,傍晚拓跋冿射猎归来,却发现妻子不见了。一问之下才知道,被父汗抢走了。他气得大怒,直接冲到金宫,结果可汗闭门不见,大王子吃了个哑巴亏。
  此时,草原上一片寂静,很多人缩在帐篷里,都能听见大王子的吵闹声。拓跋冿怒发冲冠,他是真爱仆兰诺,爱得忘乎所以,甚至在父亲的金宫外大声争执。
  “大王子,没用的,可汗不会开门的。”伴当们都围在拓跋冿身边,一个劲的劝道,“先回去吧,大晚上的,待下去也没有结果。”
  拓跋冿喊得口干舌燥,但还是叫不开门。在伴当们的极力劝说下,终于答应回帐篷了。可回去依旧怒气未消,他愤愤道:“父汗居然这样做,居然抢我的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