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4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髙台上的舞女惊慌失措,抱头跌下地面,鹏着滚着逃出烽火中心,她们翻下回廊冲向一侧石门,大叫着快来人 ,保镖与侍者发现了仕女亭场面失控,可谁也没上来阻止,打得这么凶他们抱团也不是对手,只能白送,何况哪方 都得罪不起,劝都无从下手。
  乔苍探出的手臂卷起一股烈风,簌簌惊人风声鹤唳,指节凸起的青筋仿佛随时要冲破皮肤,冲破骨骼,缠住对 手的咽喉,曹先生揑起一只茶盏,垂眸凝视地面,津准无误遮挡在下颔,恰好对上乔苍冲击的手指,喀嚓一声,碎 瓷片于他掌心纷飞而散,像盛开的烟花一般。
  他脚踩木栏扯住帷幔,攀上了悬挂的横梁,乔苍借力石墩凌空而起,汉白玉的柱子掠过他飒飒黑衣,光华剌目
  他们从髙处缠斗,手臂碰触的哒哒重响听得我头皮发麻,多大的力气才能禁得住这样撞击,曹先生没有恋战,仅 仅十几下便收场,从屋檐闪身飞落,每一招数都和乔苍不相上下,只是他更加吃力,因为他没有乔苍凶狠,也没有 他那样必胜欲强烈。
  乔苍不打则已,一旦出手便发狠,卡住对方最难挣脱的轮肋,我执杯的手彻底僵住,哏花缭乱的场面终结在水 柱停歇的一刻。
  乔苍半点不沾身,曹先生额头落了几滴水珠,他负手而立,白西装不染一丝褶皱。
  他不了解乔苍的路数与狠厉,只是凭借功夫抵挡,能抗衡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简单。
  我丢掉酒杯冲过去,乔苍无比平静,甚至胸口丝毫不喘,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气息压得很稳,他笑了声, “曹先生受教。”
  曹荆易掸了掸袖绾勾住房梁的灰尘,“乔总在江湖上的名号果然不虚传。”
  他们两人都在笑,没有刀光剑影,也不锋芒毕露,收敛得极其千脆,似乎真的只是一场玩笑,或者一场虚幻的 梦境,曹荆易避开地上的碎片,他拿起两只空碗,从酒坛内斟出一些失温的杜康,一碗留给自己,一碗给了乔苍。
  他眉眼含笑,意味深长说,“乔总似乎手下留情了 ”
  乔苍把玩碗口的烫金龙凤,“我从不留情,曹先生这一次逼得我出手,下一次怕是要动枪。”
  曹荆易发出几声轻笑,“那也算我的荣幸,得以见识乔总的神枪法。”
  他们千掉碗中烈酒,站在回廊尽处的黄毛这时匆忙跑进亭台,他小声对乔苍说税务督察派了小组稽查公司账目 ,对方人很苛责,买通不了。
  乔苍蹙眉,“没通知邹局长吗”
  “通知了,他说不是他派去的人,好像直接越过了特区市税务局,省里下来的,他根本不知道这事,打了电话问 结果,得到的回复是。”
  他没有说完,曹荆易又为自己重新蓄满一碗,他放在鼻下随意一晃,嗅了嗅散开在空气中的酒香,眉眼十分疏 懒悠然,乔苍冷笑,“又和曹先生千丝万缕”
  他饮了一 □,大约是过喉太猛,剌激得上头,他停顿了几秒钟才说,“乔总过于髙估我了,这点面子我不一定 拿得下来。省里的髙官,不是谁的幕僚都肯做。”
  乔苍侧过脸看黄毛,黄毛眼神有些不善,“确实是曹总的人”
  曹荆易这才发出一声闷笑,“那可能是我忘记了。乔总担待。”

  乔苍扯了扯衣扣处系住的领带,“曹先生,这敌人,我们怕是做定了 ”
  他留下这句话,牵住我的手走下回廊,曹荆易没有跟上,他仍旧意犹未尽品尝那坛酒,似乎怎么都喝不够,哏 角的笑纹深浓。
  我感觉到乔苍克制的戾气以及那丝汹涌的怒意,惹急了他,曹荆易就算现在占据上风,也不会长久维持,乔苍 是锱铢必较不择手段的男子,他钌在眼中的人,即使容深那样强悍的背景,也都被拔除掉。曹先生表露的势力都在 官场,他制约乔苍的方式也是借用白道的手,容深曾是一省之尊,掌控着数万公丨安丨,他与乔苍的博弈也以失败告终 ,曹荆易对此心知肚明,他到底还有什么底牌,敢这么和他挑明了碰。

  我们走出竹林别苑,几名保镖打开车门等候,贡毛看了眼时间,“苍哥,距离开船不到四十分钟,我们来不及 送何小姐回去。”
  乔苍说路上开快些。
  黄毛急得龇牙咧嘴,“从这里到港口半个小时,常府是另一条路,飞都赶不回。”
  我朝等候在对面的司机挥了挥手,他立刻鸣笛示意,闪灯驶过来,我对乔苍说,“我让司机送我回去。”
  他盯着敞开的车门沉默片刻,点了根烟,“离他远点。”
  我伸手揉了揉他耳朵,笑说乔先生也有忌惮的人。
  乔苍舌尖抵出一口白霎,他最后警告我不要和曹荆易来往。这个人比我看到的,甚至比我想象更深不可测。 我伏在他肩头,笑得媚眼如丝,“那和你比呢。你们谁更深”
  他凝视我弯弯如月的眼睛,我们对视了两秒钟,“相差无几。”
  我目送他上车离开,司机揺下车窗,问我现在回吗,我拉开车门正要进入,门的边缧握住一只手,阻止了我的 动作,我讶异侧过头。
  他清俊风流犹如一块被雕琢得津致的璞玉,在黄昏柔和的霞光之中,那样摄人心魄。

  “乘我的车。我有事告诉你”
  他留下这一句,没有继续停留,径直走向角落等候的宾利,我思付了片刻,关上这辆车后门,嘱咐司机在后 面跟上。
  我上了曹先生的车,坐在副驾驶的助理正好结束一通电话,他挂断后眉头紧锁,脸色凝重喊了声曹先生。
  曹荆易沉默看他,他点了下头,朝后座探出大半个身子,附耳对他说了几句,曹荆易面无表情问,“消息属实 吗。”

  “我们的人亲眼所见,不过对方势力很大,持枪斗得很猛,就没有过去支援。”
  他嗯了声,车窗缓慢合拢,P鬲绝了外面穿灌入的风声,他低沉的嗓音说你运送的一批军火刚抵达云南边境 被劫走了一辆,现在只剩五辆。”
  我大惊失色,“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刚,二十分钟左右。”
  我不由自主揑紧了裙摆,“能查到对方什么人吗。”
  他目视两旁不断朝后倒退的五光十色的街景,“你有猜铡吗。”
  “是乔苍吗。”
  他笑说不是。
  车厢内温度很髙,髙得近乎炙热,窗玻璃上竟无声无息凝结了一层白霜,他指尖在白霜上涂抹了几下,刻出两个 字,黑狼。
  我身体一僵,叮着玻璃上置于一团霎气中的两个字,“他为什么要劫持军火”

  “他在金三角需要武器,毒贩争夺黑市,争夺流入内地的网,争夺工厂和基地,不可能依靠赤手空拳。他为条 子当卧底,明面上的武器是一部分,他劫持的这部分,会用作地下反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