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11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仆兰诺?金阳仆兰氏?”拓跋昊皱起眉头,看着那女子缓缓步入赛场。
  “是啊,仆兰氏,你骄傲的儿子拓跋冿的王妃。”摩藏可敦轻笑道。
  拓跋昊向来懒得关心儿子们的私事,此刻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我记得他娶了个军妓,没想到居然是仆兰氏的人。”
  “仆兰氏又怎样,还不是得臣服在可汗您的脚下?”摩藏可敦道。
  可拓跋昊却摇摇头,“早知她是仆兰氏,就不该让她成为正妃。给老大当个侧妃,就成了。”
  摩藏可敦冷冷一笑,她当然是故意瞒着拓跋昊,这才让仆兰诺顺利的嫁给了大王子。
  然而不知那个黑衣女子是没顾上看路,还是故意的,她居然直直的走到了赛道中央。众人顿时一阵惊呼,骑手们已经拿着小红旗,调头返回了。而仆兰诺此刻冲进了赛道,不是找死吗?
  “阿诺!”大王子站起来,挥舞双臂,对仆兰诺大喊道,“快闪开,危险,危险!”
  可仆兰诺依旧向前走去,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屏蔽了似的,没听到也没看到。
  “疯了吗,这个女人疯了吗?”三王子拓跋冽也惊讶的看着黑衣女人,“她不知道这是赛场吗?”
  秦络皱着眉密切的关注着那女人,他从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开始,就觉得她神秘又独特,身上肯定有故事。
  马蹄声渐渐逼近,可女子却连头都懒得转一下,依旧毫无畏惧的慢悠悠的走着。女子没有被吓得,反而是骑手们被吓了一跳。他们快跑到跟前了,才惊悚的发现跑道上居然有个人,但想避开已经很难了。
  “这个女人!”大王子喊了半天没啥效果,气得大叫。他恨不能冲过去把仆兰诺拉回来,但距离太远,他冲过去估计只能看到一具被撞翻的尸体了。
  就在大家以为仆兰诺难逃一死之时,突然一支利箭穿过云霄,飞过看台,直射入赛场的一匹马的马头上。那马儿当场毙命,骑在上马的勇士,不受控制的跌落在地。而后马儿庞大的身体倒了下来,直接压到了那人的腿上。

  “啊!!!”那名骑士发出一声惨烈的尖叫,仿佛痛不欲生。其他人看这个情况,知道比赛被打断了,于是连忙下马,几个人一起把那匹死马拉开。
  拓跋冿不顾一切的冲上赛道,将劫后余生的仆兰诺紧紧抱在怀里,不停的问道:“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对于大王子殷勤的关爱,仆兰诺却显得特别冷漠。她冷冷的推开大王子,挣脱大王子的怀抱。
  那匹马并没有踢到仆兰诺,她自然毫发无损,只不过被强烈的风吹乱了长发,也吹落了遮面的纱巾。就在纱巾落地的那一刹那,周围的那些骑手和伴当们,都被其美貌所惊艳。在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大王子突然要娶仆兰诺,也知道什么叫做“冲冠一怒为红颜”。
  仆兰诺的美,是直接摄人心魂的美。她的脸上虽然冷冰冰的,但那眼神似嗔非嗔,仿佛勾人魂魄。面对如此肆无忌惮的绝色,任谁都会被迷倒吧。
  此时可汗也来了。那支箭,自然是拓跋昊的功劳。他是草原的霸主,即使是在高速移动下的马匹,他也能一箭毙命。他眼中带有惊叹的看着自己儿媳,半晌过后,终于想起来问一句:“有没有受伤?”
  然而仆兰诺只是淡淡的看了可汗一眼,而后带上纱巾,对可汗的关怀也是不理不睬。气氛一时间陷入极度尴尬,众人眼睁睁看着美女转身离去,就如她来时一样,莫名其妙。
  秦络再次感叹那女子的勇气,但心中疑团也越来越多。他不解道:“大王子对她那么好,她为什么还是冷冰冰的?”
  拓跋冽对这种现象见怪不怪,淡然的说道: “因为她恨大哥。”
  “那可汗呢?”秦络更搞不懂了,“可汗救了她,她对可汗,也没客气。”
  拓跋冽依旧淡然的点头道:“她恨大哥,她恨拓跋氏,她恨青云所有人。”

  “她恨青云所有人?”对此,秦络更加不理解了。而三王子身边的其他伴当们,则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拓跋冽知道秦络并不了解项羌古老的历史,于是以提问的方式讲解道:“你应该知道,我们项羌崇拜的天神是什么吧。”
  “赤乌天神。”这个秦络自然知道,项羌但凡有重大仪式,都会跪拜赤乌天神,祈求保佑。
  拓跋冽又问:“那你知道,为什么金宫是金色屋顶的呢?”
  “金色……”秦络心道赤乌不就是太阳嘛,而金色,是太阳的颜色啊。他大胆推测道,“金色,是项羌崇尚的颜色,象征太阳?”
  “是的。”拓跋冽不得不再次赞叹秦络的机智,他继续说道,“那个黑衣女人叫仆兰诺,是仆兰家族的。而这样家族,曾经统治着金阳部。”
  “金阳部?”秦络通过前几个问题,一下子就理解到这个部落的名字真霸气啊。
  “是啊,而且他们的旗帜……”三王子说到这里,故意卖了个关子,“白沙部的旗帜,是月亮纹。那金阳部的旗帜,你猜是什么图纹?”
  “是……太阳纹?”秦络猜测道。
  拓跋冽点头,“是的,因为金阳部是项羌族第一个崛起的部落,他们自封是赤乌天神的使者,统治整个草原长达数百年。”
  居然是项羌政权的起源,然而秦络自诩博学多才,居然从没有听说过金阳部的名字。他急切的问道:“后来呢?”

  “后来……被我们青云灭了。”拓跋冽道,“壮男被杀死,女人和孩子沦为奴隶。”
  “原来如此。”秦络心道,怪不得消声灭迹了呢。想来青云部统治项羌也有一两百年历史了,大楚建国初,项羌一直就是楚国的邻邦。开始时两国还有过联姻,后来项羌逐渐强盛,而楚国式微,两国战乱不断,直到最后,楚国国被破,皇帝自尽殉国。
  国破家亡这种仇恨,秦络感同身受。他终于明白那个女子的种种怪异行为,也赞赏那女子可以对着可汗和大王子,扬起高贵的头,不接受任何怜悯的施舍。
  “看来,拓跋家族和仆兰家族,的确是不死不休了。”秦络又问道,“既然是世仇,可汗居然让自己的儿子娶了宿敌的女儿,这太反常了吧?”
  “在草原上,看上喜欢的女子,就去追求。只要那女子答应,不必通过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直接娶回家就行了。”
  “仆兰诺她答应了?”秦络怎么也无法想象,那个高冷的女子会接受敌人的求婚。
  “到底是答应,还是强迫,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后来大哥的帐篷里多了一个正妃,可是她从来没有拜见过父汗和母亲,也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我也是后来听伴当们打探,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女人的。”
  虽是这么说,但一般的父母,也不希望自己儿子娶世仇的女儿,那就相当于将*放在身边,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炸了。秦络猜想,这很可能是摩藏可敦搞的鬼。毕竟,未来的可敦,不能是个仇人的后代。
  秦络的猜测十分精准,摩藏可敦当时就是这样做的,对可汗故意隐瞒了仆兰诺的身世,只说是个军妓。等到了现在,拓跋冿已经被仆兰诺迷得神魂颠倒了,而这时再对可汗公布仆兰诺的身份,可汗的心里肯定会多想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