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10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哇!我还没见过这么完美的动作呢。”拓跋冽不禁赞叹道,“这个人是谁?”

  “看服饰,是红色披风。应该是赤水部的。”伴当答道。
  赤水部是红色披风,黑岩部是黑色披风,白沙部是白色披风,而青云,则是青色披风。
  拓跋冽闻言,抬手敲了那个伴当一脑壳,“废话,我当然知道是赤水的。我问那个人的名字,赤水什么时候有如此厉害的骑兵了,你们居然没打听到?”
  “我……我也不知道啊。”伴当揉揉被敲痛的脑袋,心情很郁闷。天地良心,他们赛前也是做过很多准备的。赤水部年年比赛成绩不佳,他们听说这次还是以前的那些人上场,所以也没有多想。谁成想,赤水今年居然还藏了匹黑马。
  吃惊的不止是三王子和他的伴当们,大王子、二王子也一脸震惊。阿勒木在那人后面快马加鞭,使出吃奶的劲想要追上那人。可惜在直线平地上,想要超越谈何容易。

  此次比赛毫无悬念,赤水部要赢了。
  当那人策马越过终点线后,他举臂欢呼,向人群中尽情炫耀着。人群中的姑娘们,将鲜花抛向那个人,可见他多么受欢迎。草原上向来以实力说话,骑马高手,自然能得到更多姑娘们的青睐。
  可汗拓跋冽也笑着对叶勒大汗王说道:“今年赤水部拔得头筹,不错不错啊。”
  然而叶勒扎隆看上去并没有特别开心,脸上的疑惑不比在此的诸位少。他嘴角略微一勾,勉强笑道:“谢可汗夸奖。”

  “赤水部人才辈出,这是哪位英雄,快下马让本汗见识一下。”
  不但拓跋昊好奇,在坐的诸位都很好奇。他们看着那人缓缓走来谢恩,都瞪大眼睛,盯着他。
  只可惜他一身盔甲,脸被挡住了,只露出一双眼睛。众人看了半天也没认出来是谁,连叶勒扎隆都是毫无头绪呢。
  那人单膝跪地,向可汗行礼。拓跋昊扶起他,笑道:“这位英雄,还不摘了头盔,露出真容?”
  那人转头看了眼叶勒大汗王,眼珠转了一圈后,爽快的取下头盔。可没想到头盔一摘,长发飘扬,一看就是个女子!
  “哇,她是……是女子?”
  “什么,那个人……竟然是女的?”
  “天哪,草原男儿居然输给了一个女子?”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惊叹,有人羞愧,有人不服。然而谁也比不上叶勒扎隆的震惊,他直接跳起来了,大声骂道:“你你你……你一个女孩子,居然和奴隶们赛马,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

  “嘿嘿嘿嘿,父王息怒。”那女子吐吐舌头,嬉笑着对叶勒扎隆说道。
  父……王?众人这次仔细看了看那个女孩的面容,居然和叶勒倾长得一模一样。看来这就是叶勒倾的孪生姊妹,叶勒依了。
  拓跋昊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扎隆你的女儿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居然赢了我们草原上最快的骑兵。果然是将门虎女!”
  “哎,她实在是太顽劣了,我管不了了。”叶勒扎隆微微恼怒道。
  叶勒依才不理会父王的怒气呢,直接说了句:“我去找姐姐去。”然后就蹦蹦跳跳的跑到赤水部坐的的地盘去了。
  “姐姐!”叶勒依凑到叶勒倾身边,“看,我是第一名,比那些男的都厉害。”
  叶勒倾点点她的额头,哭笑不得道:“你呀,怎么时候才能像个女孩子。”
  “就不,就不!”叶勒依对姐姐做了个鬼脸,然后又跑到一边去玩了。
  结果出来后,阿勒木苦着个脸,闷闷不乐的回来了。伴当们见状都哈哈大笑,有人直接问他:“败在女孩子的手上,感觉如何啊?”
  “滚!”阿勒木表示自己现在心情很不好。
  可惜并没有人体谅他不爽的心情,他们继续开玩笑道:“哈哈哈哈,阿勒木真是不走运,连着两次第二了。”
  “而且还输在了女人手上!”
  “哈哈哈哈……”
  “你们!”阿勒木直接炸毛,追着他们开始打。对于这种专爱往伤口撒盐的朋友们,不用客气的。
  第二场比赛又要开始了,这次是另一个伴当阿布泰。和阿勒木相比,阿布泰的骑术不如他,但武艺超强。三王子知道这几个伴当各有所长,所以也没有勉强阿布泰第二轮要得个第一。
  “尽力而为就好。”拓跋冽对阿布泰如是说道。
  第二场比赛,观众的热情明显没有上一场热烈。毕竟各大部落都将最好的骑手放在了第一场,却没想到,那么多好手,都没比过赤水的叶勒依。
  故而大家对叶勒依的好奇不减,很多人都懒得去关注第二场比赛了。
  三王子望着叶勒依那个方向的看台,对秦络道:“那个女孩,是不是很有意思?”
  秦络看出三王子对那个女子很感兴趣,但作为楚人,他更偏爱文静有礼的淑女。于是秦络道:“我觉得她姐姐也很好。”
  “好是好,可是太无趣了。”三王子点评道。他小时候匆匆见过叶勒倾几面,对她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
  低沉而厚重的鼓声再度响起,赛场上跑道又开始清人了。骑手们都做好了准备,只等可汗一声下令。
  拓跋昊站在高处,拿着旗帜抬手一挥,赛场上的勇士们策马飞奔而去。众人发出阵阵欢呼声,秦络看着三王子的伴当阿布泰,他竭尽全力的抽打着马匹,然而还是落在了第三名之后。
  这次冲在第一的,是穿青色披风的人。秦络心道可能是青云哪位将军的部下,居然超过了大王子和三王子的人。当然,在项羌,大家都以实力说话,从不屑于弄虚作假。要是大楚,肯定是无论比试什么,都不能抢皇帝以及各位皇子王爷的风头。
  草原上就这点好,大多数人都很直爽,有啥说啥,没有中原朝廷上那么多的虚与委蛇,勾心斗角。
  比赛没过多久后,骑手们已经快到那座小山丘了,秦络和众人都仰起脖子,盯着远方,看谁第一个调头。然而就在这时,突然秦络听到了一阵熟悉的铃铛声,他莫名其妙的转头观望,发现一名黑衣女子正往赛道方向走来。
  “那名女子……”秦络愣了愣,他记起来,这就是那日在草原上,看到的那名黑衣女人。她依旧全是上下包裹严严实实,左手手腕和腰间的铃铛“叮叮叮”响个不停,仿佛在昭示着自己的到来。
  果然,听到铃铛响的不止是秦络一人。不少人贵族都被铃声吸引了注意力,四下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尤其是大王子,在听到铃声的那一瞬间,突然站了起来,眼睛如鹰一般扫视全场,最后直勾勾的盯着那个黑衣女人身上。
  “是王妃啊!”大王子身边的伴当最先认了出来。他们的王妃虽然嫁过来有一年多了,但那女人从不参与任何宴会,也不爱和旁人打交道。故而见过她的人,寥寥无几。
  的确,除了青云关注大王子的人以外,没有人几个人认识那黑衣女子。甚至连可汗拓跋昊,都诧异的问随从:“这女人是谁?”
  “是……是……”随从一脸茫然,那黑衣女人连自己的脸都给遮挡住了,他哪能知道这是谁啊?

  “是仆兰诺。”摩藏可敦替他回答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