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7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络要如何安置?”吉米似乎是这里的管事,“让他和伴当们住一个帐篷吗?”
  三王子想想他那些伴当五大三粗的样子,摇头道:“算了吧,让他单独住吧。他是汉人,不习惯。”
  “多谢三王子。”秦络没想到拓跋冽小小年纪,想的倒挺周全的。

  三王子又打趣说:“明天让吉米带你在附近转转,熟悉环境。否则迷路了,可就糟了。”
  见三王子小小年纪,如此热情大方,秦络不由想起了六皇子。六皇子以前也是温和有礼,待人可亲。然而此次遭逢大变,他越发不爱说话。不知道他回楚国后,能不能重新振作起来。
  晚上的时候,拓跋冽让他的几个伴当一起喝酒吃肉。一群孩子们围坐在火堆旁,烤着羊肉,喝着吉米煮的马奶茶,谈天说地毫无拘束。秦络和三王子相处不过短短一天,但发现他对待下属和奴隶十分亲和,即使是自己这样的楚人,他也依旧热情。
  三王子的伴当大多是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他们好奇的围在秦络身边,打量着这个深受可汗和三王子重视的楚国人。其中一人问道:“听说你把可汗说服,放了一部分俘虏,你是怎么做到的?”
  “是可汗英明。”秦络含糊道。
  “你们中原人,是不是都很能言善辩?”
  “可是我听回来的勇士说,楚人贪生怕死。他们看见我们青云的骑兵,直接吓尿了。”
  “秦络,你会骑马吗?听说中土没有草原,跑不了马。”
  “会一点。”秦络被围在中间问东问西的,微微有些尴尬。这些孩子可能是有口无心,但句句伤人。

  “太好了。”拓跋冽插了一句,兴奋道,“等过两三天,我带你去跑跑马。”
  突然,吉米也端了一碗马奶茶,跑过来坐在秦络跟前,问道:“秦络,你家是不是都住在像可汗的金宫那样大的房子,不住帐篷的?”
  “是不住帐篷,可是房子没那么大。大房子都是有钱人住的。”
  “不知道住在大房子里是什么感觉,我也想试试。”吉米的脸上充满了向往。
  有一个伴当笑着调侃吉米道:“吉米姐姐,你将来嫁给三王子,就可以住进金宫了。”
  金宫是可汗可敦,以及可汗侧妃和年幼的孩子们才能住的地方。而三王子的伴当们,以及草原上的大部分人,都看好三王子继承汗位,故而开玩笑时,也丝毫没有顾及的。
  “小兔崽子,瞎说些什么呢。”吉米恼怒,气得脸红扑扑的。她放下茶碗,追着那个伴当就要打。其余的伴当们都坐在地上笑成一团,而三王子并没有说什么,跟着也笑了。
  这一夜,秦络没有回囚牢内。六皇子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位置,心里惴惴不安。然而没过几天,秦络叛变的消息就传来了。
  “我去做苦力的时候,远远看见秦络和项羌的王子,一起骑马打猎,有说有笑的。”
  “真的?你没看花眼吧?”有人半信半疑的问道。

  “秦络穿的是项羌人的衣服,光鲜亮丽,看样子是投诚了。没想到他居然是个卑鄙小人,对敌人卑躬屈膝。”
  “真奇怪,项羌人怎么就看上他?”
  “据说是深得可汗信任,召为幕僚。这件事,草原上都传遍了。”
  “呵呵,看着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一出手真是不凡啊。”
  六皇子低着头,默默听旁人的议论。奶妈看到后,拍拍皇子的肩膀,安慰道:“是奴才们无能,看错了人,让主子身陷险境。您放心,奴婢会拼死保护主子的。”
  奶妈以为六皇子在害怕秦络将自己给供出,可六皇子却说道:“我不信秦络会叛变,会投靠项羌。”

  “知人知面不知心呀。小主子,您还是太年轻。”奶妈在宫中多年,旁观过多少次后宫争斗。她浑浊的眼睛里透出着历经岁月沉淀的智慧,她再也不敢将六皇子交托给任何人了。
  然而六皇子却有着孩童般的直觉,他一直相信着秦络。直到多年后,很多人都在大骂秦络是叛国贼,然而他依旧坚信着秦络的忠诚。
  他相信秦络那样的人,是不会为了蝇头小利而背叛自己的国家。
  过了几天,三王子真的带秦络跑马去了。秦络的马术,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勉勉强强能跟上拓跋冽的而已。拓跋冽看他跑得辛苦,便渐渐放慢马速,两人优哉游哉的在草原上闲逛。

  “可汗打算什么时候放了那些小孩啊?”秦络等了好几天,见可汗没动静,终于忍不住问三王子了。
  “已经通知楚国来领人了。”三王子骑着红色汗血宝马,懒洋洋的在草原上溜达,边走边道,“这次抓的孩子还挺多,一个个核实需要时间的。”
  秦络心底一沉,原来孩子不单单是他看到的那些,那么自己的弟弟……会不会也在俘虏群中?还好弟弟和六皇子同岁,就算不幸被抓,也还有放出去的机会。
  “喂,想什么呢?”拓跋冽见他眉头紧锁,不由猜测道,“你如此心急,是不是俘虏里有你认识的小孩?”
  秦络摇头,“只是不忍看他们小小年纪受苦,早放一天,早点解脱。”
  “你倒是挺悲天悯人的。”拓跋冽说道,“这事我帮你盯着,催他们快点。”
  “多谢王子。”秦络骑在马上,微微向拓跋冽拱手道谢。
  而拓跋冽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对秦络说:“我们赛马吧,从这里跑到那个山头。”
  “在下骑术不精。”秦络是楚人,而且还是个文官,能会骑马已经很不错了。
  拓跋冽笑道:“这可不行啊,在我们草原上,人人都是马术高手。你不练起来,将来会被嘲笑的。”
  说罢,拓跋冽趁秦络不注意,挥起手中鞭子,抽打了一下秦络的马。那马儿长吼一声,带着秦络向前狂奔而去。
  “诶,三王子……”秦络一惊之下,赶忙抓紧缰绳。这草原的马果然狂野,拉都拉不住,跑得贼欢。三王子在后边哈哈大笑,而后策马过来,不久就追上了秦络。
  “哈哈哈,感觉怎么样?”三王子笑道。
  秦络的感觉自然是糟糕透了,他骑在马上被颠得七荤八素,差点栽下来。然而看着三王子的笑容,秦络也只好说道:“还好。”
  “不要说假话。”三王子道,“我知道,第一次都不好受。你以前慢悠悠的遛马,算哪门子骑马?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学会骑马。”

  两人又骑了一段距离,秦络渐渐适应了快速骑马的颠簸。突然,秦络看见有一个女人站在河边,她全身上下全都是黑色,头戴黑色斗篷,身穿黑色长裙,连面部都用黑纱遮住。
  她走动时,秦络听到一阵清脆的铃铛声。细看之下才发现,女人的左手手腕带有银铃,腰间也配带拳头大小的铃铛。人一动,便“铃铃铃”响个不停。
  “那人是谁?”秦络指了指那个黑衣女人,问三王子。
  拓跋冽见到那个女人后,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啊,是我大哥的女人。”

  “哦?”这个答案让秦络吃了一惊,看这女人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居然已经嫁为人妇了。
  “怎么,对她感兴趣?”三王子了然的看着秦络,一副“我懂得”的表情。秦络尴尬一笑,忙解释道:“只是好奇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