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2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知道有什么用?”顾龙苦笑着说,“知道却得不到,怎么想都应该比啥都不知道的要更痛苦吧?!”
  萧晋闻言挑挑眉,戏谑道:“大哥你行啊!一直都没发现,原来你还有当哲学家的智慧,失敬失敬!”
  “滚蛋!”顾龙哭笑不得的摆摆手,拿过酒瓶为两人倒上,又道:“对了,前几天,弟妹找我过了两招,我看她的功夫很杂,招式也狠,像是野拳的路子,她以前是干嘛的?”
  这个“弟妹”,指的自然是方菁菁。
  萧晋摇摇头:“不知道,她没说过,我也没问,反正能够确定的是,她的童年和少年时期,过的肯定很苦,平时我不在这里,就拜托大哥你多替我看护她一下了。”
  “客气话不用说,只要你不怀疑老子觊觎弟妹就行。”顾龙大咧咧的说。
  萧晋满头黑线:“我的亲大哥诶!你现在好歹也是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了,这说话风格可得改改,咱们兄弟之间自然百无禁忌,在外面,可不能这么实诚。”
  “放心吧!你哥不是真傻。”顾龙再次端起酒杯喝光,然后便站起了身,“行了,酒喝完了,哥去办事,你在这儿继续等那位县太爷吧!”
  萧晋一怔,道:“事情让手下去办就好,今晚这个局,主要就是让你和马建新认识认识的呀!”
  “哥最讨厌官府那种虚情假意的嘴脸,我怕到时候忍不住给他一拳,再给你惹麻烦就不好了。”说完,顾龙潇洒的挥挥手,就带着花子徒离开了包厢。
  硕大的包厢里,萧晋一个人坐在那里,神情有些落寞。
  当然,他还没有矫情到会觉得孤独的地步,只是仔细咂摸顾龙刚刚说过的那些话,心中有些愧疚。
  以前的顾龙渴望江湖,他就带他进入了江湖,现在顾龙发现江湖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难免陷入迷茫和失落。

  这当然不全是他的错,可不管怎样,他都是始作俑者,如果没有他,顾龙可能一辈子都只会在青山镇当个热心肠的修车铺老板;亦或者,某天被一个兄弟坑了、失手伤人蹲进监狱。
  虽然顾龙如今正走在成为有钱有势的人的道路上,可对于他这种纯粹的人来说,那些并不代表就能快乐。
  贫穷的喜和富裕的悲,哪个更好,没人能说的明白。
  不知过了多久,包厢的门被敲了两下,紧接着梁喜春走进来闪到一旁,让出身后的一个矮胖子,恭敬道:“萧先生,马县长到了。”
  萧晋笑容灿烂的站起身,对梁喜春佯怒道:“还开饭店的呢,会不会说话?这哪儿是马县长?分明是马书记嘛!”

  “哎呦!”梁喜春咯咯笑着在脸上轻轻打了一下,冲马建新撒娇道,“马书记,人家嘴笨,刚才那句话,您可千万要当作没听到啊!”
  “兄弟你这是想害死我吗?”马建新苦笑着隔空点点萧晋,然后对梁喜春道:“梁老板,你刚才的话,我听没听到不打紧,萧先生说的那句话,你才要当作没听到呀!”
  “书记您放心,喜春明白。您二位先坐,我这就去厨房吩咐多做几道有特色的菜。”梁喜春笑着冲两人弯弯腰,便躬身退了出去。
  马建新走到桌边,看看上面的残羹冷炙,眉头一挑,坐下问:“兄弟还请了别人?”
  “我的一个兄弟,顾龙,哥哥你应该知道。”萧晋递过去一支烟,说,“我找他办点事,因为时间紧,所以就趁哥哥你还没到的功夫跟他先喝了点,书记大人可千万不要觉得小弟是怠慢了您哦!”
  马建新眉头一皱,故作不悦道:“兄弟,咱俩之间的关系怎样,就不用哥哥强调了吧?!你要是再这么说话,哥哥可就要走了哦!”

  “好好好,不跟哥哥你客气了。”萧晋哈哈一笑,顺势就拿起跟顾龙喝剩下的半瓶酒为马建新倒上,然后端起来,说:“来!咱们兄弟也有段日子没见了,先走几个。”
  请人吃饭先招待别人,已经是很无礼的做法,更何况马建新也算是正儿八经的七品堂上官,现在,萧晋竟然还直接用残酒来敬他,其中的含义,可就耐人寻味了。
  萧晋不是个没有眼力见儿的蠢人,那么,他这么做到底是真的不拿老子当外人的不拘小节呢?还是另有所指?
  马建新心里飞快的转着各种念头,脸上却不动声色,端起酒杯跟萧晋碰了一下,说:“这个要怪哥哥。
  不过,你也知道,官府忌讳多,因为段学民的事情,天石县这段时间都风声鹤唳的,人人如履薄冰,哥哥也得小心翼翼,就怕某位领导心情不好,来个搂草打兔子,那可就太冤枉喽!”

  “理解理解!”萧晋又把两人的酒杯添满,说,“好在风头很快就要过去了,哥哥也要高升,做兄弟的在这里就先恭祝哥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啦!干!”
  “承兄弟吉言!干!”
  马建新哈哈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姿态说不出的豪迈。
  没多久,梁喜春领着几个服务员进来,将桌上的剩菜收走,再满满的摆上一桌子新菜,然后在敬了马建新一杯酒之后,就扭着腰肢告辞离开了。
  马建新看着关上的房门,似乎在回味梁喜春的风情,片刻后才笑着说:“兄弟你办事就是大气,这娘们儿啥都没干,不过是叉开腿伺候了段鸿朗几天,就落了这么个价值数百万的产业,这买卖可赚大了。”
  “怎么?”萧晋嘴角微微一翘,问,“哥哥对那娘们儿有兴趣?”
  马建新连连摇头,一脸认真的说:“兄弟你别看哥哥长得胖,其实胃口不大,这样的美女蛇,可消化不了。”
  嘿嘿一笑,萧晋表情yin荡地说:“在这一点上,哥哥你可就不如小弟了哦!美女蛇堪比河豚,那种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毒死的刺激,可是一般食材所给不了的,令人欲罢不能,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人间至味。”
  马建新脸皮微微抖动了一下,做出艳羡的模样说:“兄弟你是个中老饕,哥哥是想羡慕都羡慕不来啊!”

  “那是因为哥哥你稳重。”萧晋似笑非笑道,“这世界上,好美女蛇这口的人可不少,有的是真有这个实力,那没啥好说的,大家各凭本事嘛!
  可是呢?还有一部分人,仗着自己聪明,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美女蛇有多少要多少,喜欢吃独食,完全不给别人留,这就太过分了。
  通常情况下,除非这种人真牛逼到谁都惹不了,要不然,一般都会死的很惨!”
  马建新闻言心里一惊,这才反应过来,感情今天这个饭局不是要恭喜他高升,而是在敲打他啊!可是……为什么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干笑着点头附和。
  接下来,萧晋就不再提什么美女蛇的事情,真的像是在庆祝一样,频频举杯祝贺,搞得马建新到后来都彻底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包厢的门再次被人敲响,但这次没人直接推门进来。
  马建新精神一震,心里明白,今晚真正的戏肉要来了!
  “进。”萧晋淡淡开口。
  房门被推开,光头花子徒率先走进来,冲他鞠了一躬,说:“萧先生,人请来了。”
  日期:2017-10-05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