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4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惜赵侍郎他听不懂项羌话,惊恐的看着秦络,问道:“他们……他们说什么?”
  上回项羌抓人,也是秦络帮赵侍郎翻译,赵侍郎才知道是让他去泡茶,不是杀头。可是这次,秦络不想帮他翻译了。
  只见秦络直接从角落站出来,对士兵用项羌语说道:“他今天身体不适,不如我去替王子泡茶吧。”
  “你?”那个士兵惊奇的看着他,“你会说项羌话?你会泡茶?”
  “是。”秦络点头,他自从被抓后一直低调行事,能避不出头就不出头,低调的让人忽略,故而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然而生死攸关之时,他不得不主动出击了。
  秦络先被带去清洗干净后,才押送着去金宫。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金宫。上次作为使者,是座上宾。而这次,却是阶下囚。
  秦络还未进去,便听金宫中传来嘻嘻哈哈的喧嚣打闹声。酒至半酣,有几个喝得醉醺醺的壮汉,抓住身边的歌女就开始调戏。而其余人,则开始聚众斗酒。虽然场面混乱,只要闹得不太过分,可汗也不会过问。毕竟征战良久,众人都想要好好发泄一番。
  秦络在侍从带领下,躲过纷乱的人群,终于来到了三王子座前。拓跋冽没有跟着那群人胡闹,只是坐在位置上喝酒吃肉。见秦络来了,他上下打量着这个奴隶。脸色虽然苍白,却眉清目秀,而双目中,藏着一些拓跋冽看不懂的东西。

  “上次好像不是这个人?”拓跋冽偏头,问身边坐着的郭尔诃。
  郭尔诃哪里记得上回是哪个俘虏泡的茶,只好打哈哈,“好像……可能吧。”
  秦络出言解释道:“上次的那人生病了,只能由在下为王子泡茶。”
  谁来泡茶,本不过是个无伤大雅的小事。而且拓跋冽见是个奴隶,本以为也像上次那个唯唯诺诺,可没想到他居然不卑不亢的回答了自己的问题,重点是,还是用项羌语。
  “你会项羌语?”
  “是。”秦络点头。

  “你为何会学项羌语?”拓跋冽好奇。没想到真的会有中原人,学习他们口中“戎狄”的语言?
  说什么崇拜项羌文化,怎么可能?秦络想了想,道:“我们那里有句老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什么意思?”拓跋冽皱眉道。
  秦络具体的解释道:“就是说,不仅要知道自己,也要了解对方,才能百战百胜。”
  秦络的话,居然和父汗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处。拓跋冽愣了愣,随后说道:“泡茶吧。”
  茶具早已是备好的。秦络低头看见桌上整套茶具,是青花瓷的。秦络心知,这肯定是从皇宫里抢来的。不仅是茶具,皇宫奇珍异宝无数,不知项羌会抢来多少好东西,却不懂欣赏,暴殄天物。然而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忍下悲痛,小心翼翼的烧水泡茶。
  拓跋冽看着他煮水、洗茶、冲泡、封壶,动作从容舒缓,似乎没有一丝害怕或拘谨。等茶泡得差不多后,秦络将茶汤倒入公道杯,向拓跋冽展示。

  “泡好了?”拓跋冽对茶道什么的,完全不懂。
  “是。”秦络点头,再将茶汤倒入细长的闻香杯。
  拓跋冽拿起闻香杯就要喝,秦络笑着阻止,“王子,不能喝,那是闻香的。”
  “呃……”拓跋冽尴尬的放下了,“上回可没这么多讲究。”
  秦络知道,赵侍郎和他们语言不通,肯定也偷工减料,只是煮水泡茶而已。
  此时,秦络将茶倒入品茗杯,这才双手奉茶,“请王子享用。”

  “这个是能喝的?”拓跋冽上了一次当,这回长个了心眼。
  “是。”秦络看着拓跋冽,虽说是个骄傲自负的王子,但还是个孩子呢。
  西北的戎狄,自然不像楚人那般细细品茶,默默啜饮。拓跋冽吹了几下,一口就喝光了。他咂咂嘴回味了片刻,“虽然看着麻烦,但似乎比第一次的要好喝。”
  “谢三王子夸奖。”
  “再倒一杯。”拓跋冽放下空茶杯,秦络继续为他添茶。
  正当此时,二王子拓跋凌终于来了。他先向可汗可敦问好。然而摩藏可敦冷哼一声,并未理会。拓跋凌也丝毫不觉得尴尬,自顾自的就坐到了拓跋冽旁边。

  “二哥。”拓跋冽不同于他的母亲,对这个二哥还是很喜欢的。
  “喝茶呢。”二王子瞟了眼秦络,见他手法娴熟,笑道,“这个奴隶不错,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新抓的俘虏。”拓跋冽道,“二哥也来尝尝,看看他泡的好不好?”
  拓跋凌喜欢中原文化,最爱和楚人打交道,对于茶道也是略有了解的。他接过秦络奉的茶,学着楚人品茶的样子,装模作样的小口抿着,良久才道:“恩……不错。”
  “二王子谬赞。”秦络道。
  “哎呦,还会说我们的话。”二王子看着秦络说,“你不错,以后就由你来给我泡茶喝。”
  秦络微微一惊,本想和三王子套近乎,没想到会招惹上二王子。还好拓跋冽反应快,直接拒绝道:“二哥,这人可是我先发现的,他得归我。”
  “小气!”拓跋凌批评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怎么连个奴隶都舍不得?要不这样,你想喝茶时,随时可以叫他去。”
  “好吧,让给二哥了。”拓跋冽还不至于,为了奴隶破坏兄弟感情。
  秦络却不乐意了,谁都知道,二王子可是完全不受可汗待见的。就算是大王子,虽然生母卑贱,但他自己可是立过军功,受可汗重用。而二王子,成日游手好闲,下棋听曲,对可汗之位毫无威胁,也毫无助益。故而所有人对他不理不睬,放任自流。
  “二王子!”秦络委婉的拒绝道,“在下不过是个俘虏,对茶道也不过是一知半解,恐辜负王子厚爱。”

  “你不愿意来我这儿?”二王子敏锐的看到了本质。
  三王子也说:“待在二哥帐下多好,难道你还想回牢房住着?”
  秦络自然不想住牢房,但他更担忧六皇子安危。再过几天,若赎金不到,悬在大家头顶的利剑随时可能落下,他可没时间和二王子慢慢煮茶论道。
  二王子见秦络迟迟不作回答,猜测道:“你想去三弟帐下?”
  “二哥比我更懂茶道,为何反而想来我这儿?”
  “这个……”秦络没想到二王子如此尖锐,哪里有传言的懦弱无能?难道项羌人都没发觉这是个厉害的主吗?
  “为何吞吞吐吐?”拓跋冽道,“我不喜欢说话遮遮掩掩的,你有话直说。”
  秦络闻言当场愣了一下,以前在大楚,官场中说话都是虚情假意,饶几个弯,哪有这般直接的。但看项羌,似乎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
  “是,在下的确想去三王子帐中。”秦络也不再隐瞒自己的真实意图,“有个不情之请,还请三王子帮忙。”
  “我为什么要帮你?”拓跋冽直截了当的问出来了。
  “为了项羌的将来。”秦络见三王子没什么反应,继续更具体的说道,“为了驳回大王子。”
  “和大哥对着干,呵呵,这个我喜欢。”拓跋冽到底年轻,很快就上钩了,“说说,怎么驳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