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3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尔诃拜见可汗。”郭尔诃急忙下马跪拜,而后骑兵下马,军队中所有人单膝跪地,行大礼。

  “哈哈哈哈,此役大败楚国,壮我军威。郭尔诃,你,不错!”拓跋昊大笑着走上前,扶起了郭尔诃,拍着他的肩膀夸奖着。
  “全赖赤乌天神和可汗的护佑,项羌万岁,可汗万岁。”郭尔诃可不敢在可汗面前居功,谦卑的低下头。
  “项羌万岁,可汗万岁。”众将士跟着齐声呼喊起来。
  “诸位都是我青云的好男儿,请起吧。”拓跋昊今年刚过五十,但看上去就像是三四十岁的壮年一样,身形依旧矫健如初。他扫视着城下数万士兵,眼神如雄鹰一般犀利,令很多人都不敢与其对视。
  “父汗。”拓跋冽走上前,右手搭肩,弯腰行了个常礼,“儿子回来了。”
  拓跋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拍拍儿子的肩,道:“这次去犒军,辛苦了。”
  “儿子不辛苦,此次犒军,儿子看到了很多,学到了很多。”
  拓跋昊满意的点点头,他的身后又有一平缓的女音响起,“我儿长大了。”
  这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贵妇,她穿着黑色貂裘,襟上镶着金色花纹。从头到脚的首饰也都是纯金纯银打造的,看上去精致又奢侈。这就是他们可汗的妻子,摩藏可敦。也只有可敦,才有资格在这种场面和可汗站在一起。
  “母亲。”拓跋冽向自己的母亲微微躬身行礼。
  摩藏可敦仪态万千的虚扶一把,对自己的丈夫玩笑道:“阿冽这次立下功劳,有没有奖励啊。”
  “呵,当然有。”拓跋昊爽快的答应了,“你想要什么,告诉父汗。”
  一旁的大王子拓跋冿牙齿咬的“咯咯”响,他上战场打拼那么多年,才能讨来一点点赏赐。而他的三弟,不过仗着黑岩部的支持,只犒军一次,就敢开口要赏了。
  “这是儿子该做的,我什么都不要。”拓跋冽倒没有如他母亲那样张扬,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摩藏可敦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她这个儿子,向来自有主张。
  随后举行献俘仪式,秦络他们被押着,跪倒在丹阳城下。可汗冷漠的看了眼俘虏,淡然问道:“有楚国的人来赎他们吗?”
  “不多,只有几个。”
  国破家亡,人人只顾得上自保,哪里管得了别人。这本在拓跋昊的意料之中,他下令道:“再等几天,若无人来赎,成年男子去石山为奴,妇孺……杀!”
  由于他们用的是项羌语对话,很多楚人都没听懂,更不知晓他们悲催的命运。然而秦络听懂了,他看向身边的女人和孩子们,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冰冷了。
  “父汗,那些女人虽然干不了重活,但可以让她们去贵族家当女奴,为何非要杀了不可?”拓跋冽不解道。
  可汗还没开口,拓跋冿就迫不及待的嘲讽,“我们把她们的孩子杀了,那些女人怎么可能为我们所用?母子天性,弟弟你不懂。”
  拓跋冿果然抓住机会就开始挑拨离间,一句话让摩藏可敦脸变得阴沉。她和自己的孩子的确母子关系冷漠,她以前没有好好尽到母亲的职责,拓跋冽长大后,对她也是不冷不热的。
  “我是不懂,大哥难道懂吗?”拓跋冽丝毫不退缩,他大哥的生母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说到底,两人不过是半斤八两。
  “你……”

  “好了。”拓跋昊瞪了长子一眼,训斥道,“吵什么,先进城。”
  秦络等人再度被押回牢房时,大家依旧死气沉沉,心中无半分波澜。他们并不知晓等待他们的命运是什么,众人皆醉,唯有秦络一人清醒。
  看着身边的六皇子在奶妈照看下,无知无觉的睡熟了,秦络心知这样的日子即将结束,他不得不开始思考逃生的办法。
  越是情况危机,秦络反而越是冷静,他的脑子迅速闪过可汗他们几个人的对话。看样子,可汗拓跋昊只想留下能干活的奴隶,至于老弱病残,在他眼中就是只会浪费粮食,毫无用处的废物。凡是对他没有利用价值的,就处理掉,这就是他的逻辑。

  而大王子和三王子,也对俘虏没什么同情心。虽说三王子想要留下女人,也不过想让她们充当女奴。反而是大王子,阅历更深,看出其中的问题,出言制止了。
  不过大王子出言制止的更重要的一层原因,似乎是和摩藏可敦有关。“母子天性?”秦络不过是大致了解项羌,他们内部兄弟母子的矛盾,他是一点也不知道。不过从这次事件看出,项羌内部矛盾,似乎不简单。
  “不懂母子天性吗?”秦络似乎抓到了一丝机会,三王子拓跋冽,或许是个突破口。
  项羌的王宫依山垒砌,群楼重迭,虽然比不上大楚的皇宫,但也独有其民族特色。因其外观是金顶白墙,而金色,是项羌崇尚的颜色,象征赤乌天神。故项羌人都称王宫为金宫。
  今日金宫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可汗和可敦坐在最上端,再往下是两个王子和郭尔诃。而后是各位将领、以及拓跋氏的族长们。
  摩藏可敦环顾四周,问身边随从:“二王子怎么没来?”
  “二王子说他要研究对弈,不来了。”
  二王子拓跋凌,是三个王子中,存在感最低的。他既没有老大那般争强斗勇,也没有三弟那样强大的母家。他母亲卫慕氏不过是拓跋昊的侧妃,一生都与世无争。而他也继承了母亲温顺的性格,整天沉迷于中原的棋艺茶道文化,对打打杀杀毫无兴趣。
  “这是什么场合,他说不来就不来了?”摩藏可敦微怒,“楚人的东西有什么好研究的,派人去请,他必须来。”
  “楚人的东西,也有好的。”拓跋冽听了半天,忍不住插话,“上次喝他们的茶,味道就很好。”
  “玩物丧志。”摩藏可敦对此不屑一顾,只吐出了四字评价。

  可汗拓跋昊听到了这边的争执,爽朗一笑道:“我儿说得对,楚人的东西,也并非全无用处。”
  “不过是些诗词歌赋,书画琴棋。学这些有什么用?”摩藏可敦对中原人的印象只有“懦弱”二字。她更信奉项羌强者为王的霸权。
  拓跋昊并没有搭理妻子的话,继续对儿子说:“不过你可不能像你二哥一样,光学了他们的皮,没学会他们的骨。”
  父汗的话,让拓跋冽百思不得其解,他坦然道:“儿子不懂。”
  “你学中原文化,不是为了玩,而是为了统治他们。”可汗摸着儿子的头,教导道,“攻占一城一池很容易,想要统治很难。只有学会楚人的文化,才能真正打败楚国。”
  “儿子明白了。”拓跋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是,楚人的茶,真的很好喝。”
  “哈哈哈哈。”拓跋昊大笑这拍拍儿子肩膀,对左右道,“去,给三王子上中原那边的茶。”

  项羌的士兵又来牢房抓人了,那人大大咧咧的打骂着赵侍郎,推他出去。
  “干……干什么?你们要带我去哪?”赵侍郎吓得死死扒住牢房门不松手。
  “三王子说你们的茶好喝,让你去泡茶。”士兵拿起鞭子抽他的手,骂骂咧咧道,“快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