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2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自然,我们也是看秦大人曾是主子的侍讲,才来求助的。”老宦官说道。
  不愧是宫里的老人,果然想的周到。秦络点头,又对老宦官道:“还有就是,你身份容易暴露,最好先不要跟着殿下。至于殿下的安危,你要是放心,交给我吧。”
  太监的确是个*,瞒一两天容易,时间久了,很难不被发现。老宦官点头道:“老奴懂得,那主子就拜托您和奶娘了。”
  “大伴……”六皇子眼见要和从小陪他长大的老宦官分离,顿时眼眶红红,恋恋不舍。
  老宦官也老泪众横,然而依旧强颜欢笑的宽慰道:“主子,老奴不在时,您自己多多保重。”

  六皇子沉默的点点头,无奈的接受了这一事实。秦络早就知道,六殿下是乖巧有余,勇猛不足。他是所有皇子中最听话的,也是最没野心的。
  这样一个从小锦衣玉食的人,如今却面临着国破家亡的变故。秦络尽可能的多多照顾着他,护着他不受虐待。有人见秦络这么护着这个孩子,心中起疑。他便对外称,这是自己战乱中失散的弟弟。
  还好六皇子很安静,经常低着头,和外人一句话都不说。有些官员并不能进内宫,近距离见到皇子,更无法将眼前这个瘦弱的孩子,和皇族子弟联系到一起。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一直都相安无事。可秦络不仅只是保护皇子,更重要的是让他逃回大楚。而且六皇子多待一日,则多一分危险。可惜秦络不过是一个俘虏,自身难保,敌兵看守森严,根本没有机会让六皇子逃离。
  如此,不能强攻,只能智取了。
  队伍走过几个月后,终于进入了青云的领域,再过几日,便可抵达丹阳城,那里相当于是项羌的京都,有着十几万重兵把守,更难逃脱了。
  被俘以来,秦络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这只队伍,偷听士兵们的谈话。他从中得知,这只队伍的将领名叫郭尔诃,此人凶残又好色,每日傍晚会让下面的人挑选姿色不错的女子,若有人反抗,直接打死喂狼。
  然而这几日,郭尔诃突然规矩起来,不再每夜凌
  辱女子了。听闻,是因为可汗的三王子要过来例行犒赏军队,郭尔诃不得不收起色心,忙着接待王子。
  关于三王子拓跋冽,秦络还是听说过一二的。他是可汗幼子,更是嫡子,从小备受宠爱。虽然年仅十四岁,却在母家的帮助下,和大王子拓跋冿争锋相对多年,不分胜负。
  夺嫡,不仅大楚有,项羌也有。秦络冷笑,看来草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和平。
  三王子来的时候,郭尔诃为表功绩,将俘虏们被捆绑着双手,赶到空地上整齐的跪下等候。他们等了很久,跪到双腿发麻,头晕目眩之时,那位王子终于来了。
  秦络微微抬头看着前方,只见一名身穿黑衣的贵族公子打马而过,路过他们这群俘虏时,投下漫不经心的一瞥。少年仿若高高在上的神明,眼神冰冷,毫无温度。然而秦络没有想到,自己和这位少年纠缠不清的一生,便是从这里开始。
  犒军那日,阳光正好。拓跋冽从下马一跃而下,放眼十万项羌男儿,英姿勃发,气势浩大。此次战役,不仅俘虏无数皇亲贵胄,还逼死了他们的皇帝,彻底打垮了大楚政权。如今的大楚,大势已去,岌岌可危。

  拓跋冽年纪虽小,却毫不怯场。站在点将台上代父汗犒劳众将士,接受众人跪拜。鼓声响起,项羌将士单膝跪地,右手搭左肩,低头行礼。这是项羌最高的礼节,代表着忠诚和敬畏。
  犒军完毕,郭尔诃在大帐内为三王子设宴款待。拓跋冽坐在主座上,郭尔诃殷勤的招待陪酒,丝毫不敢小瞧这个年轻的王子。
  几杯酒下肚后,郭尔诃的本性又暴露出来了。他色迷迷的笑着对三王子提议道:“这次抓来的楚女各个水灵,要不要挑几个来伴舞?”
  “不必了。”拓跋冽直接拒绝,而后又问,“这群俘虏,怎么大多是些女人和孩子?
  “这些都是大楚贵族,将来可以问他们家人要赎金。”郭尔诃小心翼翼的解释着。
  “有人赎吗?”
  “这个……不多。”郭尔诃摸摸鼻子,答道。
  大楚刚刚经历国破家亡,人人都自顾不暇,哪里能一下子准备那么多金银去赎人?即使想赎,筹钱也得一段日子。况且像秦络这样的,也不可能有人赎他。他本是穷人家的孩子,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弟弟,如今尚且不知道人在何方。
  “没人赎,留着也是浪费粮食。”拓跋冽皱着眉头,他不明白,为什么要抓这么多俘虏。
  郭尔诃讪讪笑道:“您可不知道,这楚人会的东西可多呢。这次我们从他们皇宫,抢来了很多宝贝,您要不要看看?”
  拓跋冽随意的点点头,郭尔诃连忙献宝般让人把东西搬上来。都是一些字画、古玩、奇石、古籍等等东西。拓跋冽略微扫了几眼,对这些都没兴趣,倒是对茶具十分好奇。
  “听闻中原人不喝马奶茶,他们喝什么龙井?”拓跋冽问道,“这东西好喝吗?”
  “我找几个懂茶的俘虏,给您泡一杯尝尝?”郭尔诃提议道。

  大帐内歌舞不断,与此同时,外面的将士们也照例聚在一起喝酒吃肉,谈天说地。甚至连俘虏们,都能分到一点肉沫。秦络躲在避风处,将那点肉留给六皇子解解馋,自己啃着冷冰冰的馕饼,听着外面项羌士兵的高谈阔论。
  “可汗这次怎么没让大王子来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大王子生母不过是个女奴,怎么能和咱们尊贵的可敦相比。将来可汗,肯定要将汗位传给三王子的。”
  “可三王子还小,而大王子已经立下不少战功了。”
  “战功再大又怎样,能和黑岩部抗衡吗?”
  要知道,三王子的生母,不仅是可汗正妻,而且还是黑岩部摩藏家族的长女。黑岩部在四大部落中位列第二,当年青云部和黑岩部结为姻盟,强强联手,横扫草原,让其余两个部落不敢觊觎可汗之位。

  “将来谁当可汗,对我们又有什么区别?”一壮汉端起酒碗,吆喝着大伙,“来来来,喝酒喝酒!”
  “喂喂喂!”突然有人过来了,对喝酒的几个看守说,“去带几个俘虏进来,三王子要喝茶。”
  “什么茶?”
  “中原人的茶。”那人催促道,“快去快去,问他们谁会泡茶。”

  “中原人的茶哪有马奶茶好喝。”那人骂骂咧咧的起来,永远觉得项羌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当然,他也不敢违抗三王子的命令,去俘虏那里问了半天,终于抓来了那个赵侍郎,带去主帐交差了。
  犒军过后,不久便走到了丹阳城下。那城池约有十几米高,全用花岗岩砌成,灰蒙蒙的,却十分坚硬。茫茫天地间,丹阳城仿佛从天而降,突兀的矗立在草原中。
  城楼上青色的旗帜迎风招展,上面画着九朵祥云纹,这是拓跋家族的图腾,更是青云的标志。
  此次大胜,可汗拓跋昊特意来城门迎接,以示殊荣。郭尔诃原先不过是一员不起眼的小将,这回侥幸得了个大功劳,不仅有王子犒军,还有可汗亲迎,简直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