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8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苏一想,也是啊。蔡永清本就是谨小慎微的人,让他拍板,只怕是没有希望了。即便是他愿意伸手,到了最后也难以掩盖当初的黑手。所有的一切还得落到陈九江那里,只要他出面,一切都会云消雾散。
  想明白这些,老苏就拎着他的包,又回到了路爱国家。路爱国此刻已经愁的没了办法,一边吃饭,一边摔碗砸桌子的骂着马大丫。马大丫犯起浑来,就要掀桌子,老苏正巧赶到,又帮他们两口子平息祸端。
  吃完了饭,路爱国也没想出辙来。正巧的是,方淑珍来了电话,请他早上九点准时召开丨党丨委会议。
  自从陈向阳进了丨党丨委班子之后,打电话跑腿的事情都转到了方淑珍的手中,他像模像样的当起了河西乡“秘书长”。
  九点一到,陈九江就进了会议室。进门一看,呵,今天人到的真是齐整,连专心养病的老苏,都出席了。于是就露出了春风一般的笑容,关怀的问道:“老苏,听说你病了,一直想去瞧你,没想到这就回来了。看样子,是好了呀。”
  老苏见问,立刻站了起来,并拿出了十二分的笑意,恭敬的说道:“谢谢陈书记的关心。昨天就好了,已经能上班了。”
  陈九江说道:“看你的脸上可不大好,若是不能坚持,还是去医院住上几天。放心,那医药费我会帮你想办法报销的。”
  老苏道:“耽误了工作我都不好意思了,哪能再让乡里报销医药费呢。陈书记您尽管放心,我的身体我知道,保管没事。陈书记要是不放心,就尽管安排工作,您看我的表现吧。”
  开始若说老苏是热情洋溢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吃果果”的表忠心了。这下看的众人目瞪口呆,下巴都掉到了地上。一个个心想陈九江给老苏使了什么招,让这头倔驴不顾颜面的卑躬屈膝,摇尾乞怜呢。
  陈九江听了老苏的话,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道:“这样就好,咱们开会吧。第一件事就是由美丽书记通报下修路的事。”
  富美丽昨天晚上喝多了酒,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依然如那长寿桃罐头一般,原封未动,心中不由迷惑不已。眼睁着自己鸿门大开,只待请君入瓮,敬候佳音阴。不想群狼环伺下,自己居然安然无恙,这怎能不让人疑惑不解呢?
  富美丽心说,不应该啊,莫非老娘胸器不够坚挺,还是魅力下垂的厉害?亦或者是大河县的风气被那大河之水洗涤的清澈了几分?
  无论什么原因,富美丽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但是却又不能打电话去问何志章,问他为啥不搞自己。也不能去问陈九江,你整天色迷迷的,怎么不去捡漏呢?
  富美丽梳洗好,就带着一身的酒气到了河西上班。会议伊始,富美丽就发现,不只是自己仪表不整,就连陈九江,路爱国以及那莫名其妙病愈归来的老苏都是衣衫不整,满面憔悴。如此看来,一场好酒,让自己错过了什么。
  不过一提到修路,富美丽的激情就来了。她声情并茂的将修路的方案向大家详细的传达了。尤其是这几天在城里的努力,直说的比那**招嫖都艰辛万分,听的众人连连称赞。
  段虹彩有个特点,那就是特别讨厌比她漂亮的女人,尤其讨厌比她漂亮还比她职务高的女人。因为她自己长的确实磕碜,所以她讨厌的女人范围就变的广阔起来。自富美丽一来,她就习惯性的讨厌上了这个有着两个突出点的女人,话里话外都暗讽她是靠着卖肉上位。
  段虹彩属于典型的机关风*人,这样的女人分为两类,一类是已经出轨,就像杜娜娜那样的女人。另一类就是幻想着出轨,却又找不到那乐于俯就的狂蜂浪蝶。毫无疑问,段虹彩就属于第二类人。
  这第二类风*人的典型特点就是长的没有姿色,却又喜欢搅风搅雨。到处传话,唯恐天下不乱。却又时不时的想当职场的寡妇,树树贞洁牌坊。
  段虹彩听见富美丽将自己吹的如那氢气球一般就要飞上天去,立刻见缝插针的说道:“富书记果然能力超群,两腿一迈就做成了路乡长都没办成的事情,真是可喜可贺。”
  谁都知道段虹彩和路爱国不和,她只要一出来,必然要冲着路爱国放上一炮。像今天这样一箭双雕的事情,也是经常为之。
  听见段虹彩插嘴,富美丽立刻闭口不言。她可不屑和这老巫婆争辩,甚至连看她一眼都会觉得要恶心半宿。反正路爱国是她的死敌,怎么也要和她斗上一斗的。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路爱国如老僧入定一般,除了偶尔机械性的吸上一口烟外,只是皱紧了眉头,想着自己的心事。

  段虹彩一语镇住二人,很是得意,正想再乘胜追击,只听陈九江咳嗽了一声说道:“修路的事情,确实是辛苦了美丽书记。我在这里代表河西乡,先谢谢她。
  另外有一件事情,我在这里强调一下,修路是个造福于民的好事情,正所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所以全乡上下一定要倾尽全力支持。若是让我知道,谁在后面使绊子,老子一定要会拆了他的房子,埋在路下当地基。”
  陈九江一直在乡里面混,早就摸清了乡里人的套路。你和他讲道理是没有用的,他们不吃你那一套。最好的方法就是拍着桌子耍起横,保证一路畅通,不出差错。
  发过了狠,陈九江又说道:“路线大约要经过六七个村,等下段副乡长就汇同美丽书记,召集相关村长书记开会,让他们紧密配合。还是那句话,谁不支持,我就拆谁的房子。美丽书记刚来,情况不大熟悉,段副乡长,你要多支持她。”
  段虹彩可是不傻,人家跑来了路,现在叫她去帮忙,还不是要分她一点功劳吗?她也不管富美丽的一脸嫌弃,拍着垂头丧气的胸膛,保证道:“陈书记您尽管放心。我一定好好配合美丽书记,做好各村的工作。美丽书记,这些土地老爷,可刁蛮的很,你尽管将他们交给我来收拾,一准让他们服服帖帖的。”

  富美丽也了解陈九江的安排,完全是出于好心。正如段虹彩说的那样,村里的那些牛鬼蛇神,还是需要段虹彩的打骂才可以见效的。
  安排好修路的事,陈九江又谈起了大棚的事情。这是于向荣潜心研究出来的致富之路,其他乡镇都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了,河西可也不能拖了后腿。陈九江将这件事情交给了邵熙。邵熙说他忙着秋种的事情,就把这事推了出来。王海洋没有办法,只得接了。
  接着陈九江就谈到了组织村民出外务工的事情。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事情,但是河西乡的老百姓却不大喜欢。
  河西人老观念深重,更喜欢老婆孩子热炕头。所以即便是三年大旱,他们依然吃着救济,躺在家徒四壁的房中,搞搞老婆,或者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赌博吹牛。即便是有那么三五个出去的,也多待不上几天,就会打道回府。
  陈九江就说,这个情况一来是没有尝到打工的甜头,二来呢,是没有找到好的门路。陈九江鼓励大家发动关系,找一找门路,然后由乡里亲自跑一趟,定然可以消除老百姓心中的顾虑。

  陈九江话一落音,陈向阳就接上了话,说他有一位同学就在广州。据说是办了个什么科技厂,正好找他了解情况。陈九江听了很高兴,让他先去联系,到时候一起跑一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