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8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爱国听了这话,心里就凉透了,他对老苏道:“既然这样,那就赶紧想个办法还回去吧。其他的事,再想办法。”老苏也说,只得如此了。
  老百姓始终认为贪污还不简单吗,只要领导上嘴皮一碰下嘴皮,那钱就花花的来了。其实不然,贪污是一项不折不扣的技术活。玩的好,必然如和珅和大人一般,富可敌国;若是玩的不好,也会如那和珅和大人一般,为之倾家荡产,坐牢杀头。
  故而,波奔在这里劝诫看书诸君,技术不到,切莫伸手。只要伸手,必有风险,不若红包飘飘,万事可成。
  当然,与贪污相比,更需要技术含量的,就是把装到腰包里的钱,再不知不觉的还回去。 这可不是走在大街上,你偷了别人的钱包,然后拍拍她的肩膀对她说:“嗨,大姐,你钱包掉了。”她不但不打你,还会波你一下,然后满嘴都是甜甜的谢意。
  可是贪污的退款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因为即便你退了,当初你拿的那个动作,还叫贪污。
  于是有人就问了,这可怎么办呢? 不用怕,俗话说的好,哪里有问题,哪里就会有答案。在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国人面前,一切都是浮云。不夸张的说,就连百度解决不了的,国人也能轻松解决。
  不知道哪位先辈灵机一动,于是“挪用”这个词,应运而出,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挪用”的意思就是挪到别的地方用掉了。
  比如说上级来检查,你就可以趾高气扬的告诉他,老大,您别查了,钱我们确实拿出去花掉了。但是却并没有装入私人的口袋,而是办了公事。比如说修学校,建大棚,发工资。
  上级就会说,这是救灾款,专款专用你不知道吗?那么你就回答说,知道啊,但是房子要倒了,砸到人怎么办?不能不修了吧?工资不发,干部都跑了,怎么办?那就只能发了。
  如果领导只是来查一查,那么你的解释就是完美的,安全的。当然,若是领导是带着任务来的,一定要查出问题来,那么麻烦就大了,这时退款就必须呆在账上。否则的话,那就只能去纪委喝茶了。
  当然挪用并不是贪污,但是贪污必须用到挪用。没有谁会傻到直接将钱揣进怀中,然后对领导说:“领导,您看,钱不见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相信他的领导一定会耸耸肩,伸出双手说一声:“好尴尬呀。”
  而且挪用必须有一个关键的要素,那就是一切必须有账可循。尤其是当你知道人家要动真格的时候,必须将钱完美的还上去,而不是还一笔不经查的账回去。
  沈度已经磨好了刀,马上就架到路爱国的头上了,所以路爱国立刻从床底的箱子里把那数了无数遍的大团结,都拿了出来,只等还到账上。

  账是现成的账,就是金波当初搞的大棚筹备资金。老苏又建议路爱国,建村小的时候,还欠了马二愣子几万块钱。正好转给他,让他办个手续,也显得师出有名。
  路爱国立刻就给马二愣子打了电话,马二愣子听说一毛不拔的路爱国居然会还钱,哪管白天黑夜,开着车就到了路爱国的家。打下收条,提着钱就跑了。
  马二愣子开开心心的走了,路爱国却突然犯起愁来。原来陈九江带来的消息太过刺激,太过突然,让路爱国和老苏都忘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老苏现在已经不再是财政所的所长,而是负责宣传的丨党丨委委员。
  老苏也傻了眼,埋怨路爱国道:“当初叫你顶住顶住,现在可好,分分钟能办好的事情,还得假手他人。”
  路爱国道:“我是想保你呀,可是也得保的住啊。谁不知道你老苏牛气啊,两个书记愣是都被你顶到了墙上。”
  老苏这下不说话了,怪都怪自己当初太过嚣张,一下得罪了两个书记。这还不算,之后还管不住嘴,满世界的胡咧咧,愣是弄的尽人皆知。弄的陈九江下不来台,只能让他分管宣传。按陈九江的话说,你老苏那张嘴多能说啊,不干宣传干什么?
  老苏想了想道:“我看呀,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拎着钱去找陈九江。写个保证怕什么呀?只要保得住位子,写个十张八张都没问题。”
  路爱国指着老苏的鼻子骂道:“你他吗的懂个屁,不写没事,只要一写,什么事都来了。再者说了,陈九江一步十空,他的话也能信?若是诈我,那就只能去监狱里数月亮了。到那时你老小子也跑不掉。”
  老苏心想我怕什么,你们搞走了三四十万,我连你们的零头都没拿着,至多就是开除公职。即便真的是开除了,我也不怕,这些年老子的腰包都被撑破了,还怕这个。到时候随便到县里包个店铺,卖点杂货也比当着什么宣传委员强上百倍。
  路爱国发了一会火,最后说道:“蔡永清那,还是你去的好。毕竟是多少年的搭档了。他不会不卖你这个面子。”
  老苏没有办法,只得接了这个任务,拎起箱子就要走。路爱国一把夺过箱子,说道:“钱还是在我这安全,你先去谈,谈的妥当,再让他写个收据来拿。”
  老苏知道这是路爱国对他不放心,生恐他携款私逃。不过这倒是提醒了老苏,真的若将那钱抄到了手中,不交上去,也不错的。反正有路爱国顶着雷呢,自己只说不知道,他也无可奈何。不过这事,只能在脑子里想想,过过干瘾。能保得住工作,谁也不想丢了,毕竟受党教育多年,也为之奋斗了大半生,不能晚节不保,不是吗。
  天刚亮,老苏就到了蔡永清家。蔡永清见老苏来访很是热情,将他迎进了堂屋,口中说道:“苏委员,你看你,都是自家兄弟,来就来呗,怎么还拿东西呢?”
  老苏道:“老弟啊,哥哥今天走窄了,求你呢。”
  蔡永清道:“怎么着你也是我的老领导,有啥事你只管说。”
  老苏听他这话,心想有门,就将路爱国的事情直接和他说了。老苏说道:“老弟啊,你也知道,纪委说到就到,现在只有你能帮帮老哥了。哥哥也不白让你帮忙,只要你将这账做好。这包里的东西都是你的。”
  蔡永清听了这话,手摆的比那风扇还快:“老哥啊,你这个事情可不是小事啊。不是老弟不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呀。我可听说沈书记瞄准了河西,而且金波书记你知道的吧,据说早就进去了呢。”
  老苏一听,身上结了霜一般,一下就凉了个通透。嘴里的话都是拼了老命才蹦的出来:“老弟,你这话说的是真的?”
  蔡永清道:“听是听了一点,真的假的就难说了。老哥啊,可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赶紧想办法吧。”
  老苏道:“是在想办法呢,这不就找到你这里来了吗。求你抬抬手,让钱入了账,一切好说。”
  蔡永清心想,吃出去的再想吐出来,哪那么容易呀。之前捞钱的时候,将我撇在一边,现在用上了,就亲兄弟的叫,哪是那么容易的呢?不过老苏死缠着他,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对他说道:“老哥你也知道,我人小肩膀窄,是扛不住的。你最好先找陈书记,只要他点头,一切好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