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6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在张大雕的感觉中,那真是比坐摩托车都快,时速几乎达到了惊人100公里,当然,这是在平原上,若是在山区里,最多能达到40公里时速,但那也是很惊人的,一旦摔下马背来,不死也要重残。
  好在,五花马虽然疯狂,但张大雕却固执的控制着缰绳,时间一久,五花马也受不了了,只能不情愿的往一个方向跑,这就变成了绕圈子,只是这圈子有点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绕回去。
  深山荆棘多,五花马在横冲直撞的时候也难免被划伤,甚至马蹄被锋利的石块崩裂,张大雕毫不吝啬的用先天之气给它疗伤,慢慢的,五花马居然享受起来,并逐渐适应了被张大雕骑在背上。
  先天之气就是虎狼之药,被张大雕无数次的疗伤后,五花马终于放缓了速度,并不再蹦跶了。

  张大雕暗喜,又试着用神识与他沟通,大抵就是说:“马儿啊马儿,你遇上我那是你的运气啊,以后不但能吃香喝辣,我甚至还会改造你的基因,让你拥有生育能力,但关键是你要听话啊!”
  反正,他也不管五花马听不听得懂,尽量许下好处。
  或许五花马真的听懂了,又或者懂了大概,反正,它开始变得温和起来,哒哒哒的小跑着,还乖乖的按照张大雕的意思往回跑。
  “哈哈哈!”张大雕得意的大笑道,“你这小*妞还真的驴脾气啊,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哈哈哈……”
  五花马与张大雕心灵相通,感受到张大雕的喜悦后,也咴儿咴儿的欢叫着。
  “驾——”意气风发中,张大雕一夹马腹。
  五花马表示会意,四蹄飞扬,腾云驾雾般飞奔起来,很快草原在望,但这一去一来,时间已经近午了。
  啲哚,啲哚,啲哚……

  四蹄翻飞中,五花马鬃毛涌动,展现出千里驹的绝世风采,让张大雕生出一种金戈铁马的豪迈之情,忍不住纵身长啸,快意无比。
  “吁——”在接近赛马场时,张大雕一勒缰绳减慢了马速,拍着马头赞道,“好马,真是好马啊!”
  “嘿儿,嘿儿……”五花马欢快的踏着马蹄,还亲昵的昂头磨蹭在张大雕的手掌。
  张大雕发现,这马的叫声居然多种多样,而每一中叫声又表达着不同的意思,就笑道:“马儿啊马儿,你既然跟了我,那我就给你起个名字吧,你说叫‘花花’好听吗?”
  “呼哧,呼哧……”五花马好像闹脾气的孩子般表示着不满,但张大雕却认定了这个俗气的名字,干笑道:“好听啊,哈哈,那以后你就叫花花了!”
  马是没有人权的,虽然不愿意,却无法让张大雕改变主意,只得郁闷的驮着张大雕进了赛马场。
  “回来了,回来了……”

  赵果儿和赵兰等人踉跄哭叫着冲了来过,引得全场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西洋哥,你没事吧!”赵果儿不顾危险的拽住缰绳,挂着泪水的小脸关切的望着张大雕。
  赵兰和安家旺,以及驯马师们则七手八脚的把张大雕搀扶下来,口中问着关切的话语。
  连安小乐都诧异的叫道:“傻哥哥,你好厉害哦,这样的野马都被驯服了!”

  张大雕嘿嘿一笑,憨厚的安慰众人道:“没事没事,这马儿发了会脾气就变乖了,嘿嘿,现在它可听话了,是吧花花?”后一句是对五花马说的。
  “呼哧呼哧……”五花马用脸磨蹭着张大雕的手掌,好像是说,“阿拉本来就很乖好不?”
  见五花马真的变乖了,驯马师也想去摸它,不料,五花马却猛的竖起马鬃,凶狠的瞪着他。
  “我的乖乖!”别说驯马师了,连其他人都吓坏了,纷纷后退,不敢再靠近它,但奇怪的是,五花马却对赵果儿和赵兰没有半点凶狠之气,甚至还好奇的想去嗅二女身上的气味。
  这让张大雕很不解,寻思了一下,猜测应该是二女身上带着自己的气味,所以才不排斥二女。

  于是,张大雕憨笑道:“果儿,你敢不敢骑着她跑一圈。”
  “我……我不敢……人家都不会骑马!”赵果儿惊惧的躲在张大雕身后,心里却很想试试骑马的感觉。
  张大雕一想也是,现在这马还没有马鞍马镫,赵果儿又不懂操控马速,万一操控不当摔下来怎么办,就道:“那等比赛后,我给它装上马鞍马镫再让你骑,嘿嘿,以后啊,说不定还要你喂养它呢,你可得好好和它亲近哦!”
  赵果儿兴奋的嗯了一声,在她看来,这马以后肯定是张大雕的了,既然是张大雕的,那就等于是自己的,自然要自己来喂养了。
  随后,张大雕把五花马牵到马厩里,还嘱咐饲养员多喂一些带血的青草,可那马却不愿意被栓着,而张大雕也不想强求它,就挽好缰绳,让它在马厩里自由自在的活动。
  当下,张大雕做东亲众人下馆子吃饭,其中就包括驯马师和几个工作人员,而张大雕心里还打着小九九,想先和这些人攀上交情,以后好了解一下养马场的事情。
  下午就是赛马节的高.潮部分“赛马”了,众人都不敢多喝,饭后就回到赛马场准备赛马。

  张大雕身份特殊,又驯服了一匹天赋异禀的野马,自然也得到了一个赛马的名额,编号36。
  其实最高兴的还是赵果儿,因为赛马的奖项已经张贴出来了,知道第一名有三匹野马的奖励,心里就想,要是张大雕得了第一名,那就真的能送妈爸一匹健马了,到时候张大雕牵着健马去自己家,不知道会有多风光呢。
  在贫困山区,一匹马真的就像是一辆小汽车,甚至比小汽车更实用,有些人家,宁愿得到一匹马也不愿意得到一辆小汽车。
  紧张的筹备中,工作人员通知选手们各自领取自己驯服的野马,各就各位怎么比赛。
  赵果儿还有些紧张,问张大雕道:“西洋哥,你有把握拿到前三名吗?”

  “嘿嘿,放心吧,我那匹可是宝马!”张大雕自信的安慰着她。
  安小乐用天真的语气质疑道:“可我看它花里胡哨的,毛色那么杂,会是宝马吗?”
  张大雕憨声道:“你没听说过人不可貌相吗,这马就是太普通了,所以才是宝马!”
  “这是什么解释?”安小乐翻了个白眼。

  “好了,别胡扯了,快去牵马吧!”赵兰推了张大雕一下,还老成稳重的嘱咐道,“臭小子,一起要以安全为上知道吗,你要是出了事,我回去可不好和你叔叔婶婶交代。”
  “知道了。”张大雕见选手们都各就各位了,急忙把五花马牵了出来,进入自己的起跑位置。
  没过多久,主办方就上了主席台,先是致辞讲话,接着又口头公布了一下比赛规则,最后道:“选手们注意了,此次比赛和往年的规矩一样,除了手持缰绳外,不得抓马鬃,不得抱马脖子,不得脱离跑道,而在比赛中,还需完成一系列规定动作、翻越障碍物等。现在,大家准备——”
  日期:2017-10-04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