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2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搭就白搭了,反正邓兴安也快要完蛋了,小爷儿手里只要还攥着房代雪这张牌,整个房家都不能拿我怎么样,他房代云算个屁!”
  萧晋的话很狂,口气不容置疑,所以尽管方菁菁心里还是觉得可惜,却没有再坚持什么。
  这时,包厢门被敲响,紧接着几个服务员便端了几道菜进来,放下后说声“二位慢用”,就恭敬的退了出去。
  方菁菁挑挑眉,问:“我怎么觉着刚刚那几个服务员都很怕你啊?”
  萧晋笑笑,拿起米酒一边为她倒上,一边将第一次来这里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说:“就因为得罪了我,一个没了牙,两个断了腿,那些服务员当然会把我当成瘟神,生怕惹得我一个不开心,就此毁容或者残废。”
  方菁菁闻言紧皱起眉,说:“那个梁喜春好狠毒的心,你要用她,可得仔细着些,别一不小心再阴沟里翻了船。”

  “放心吧!”为她夹了一筷子香菇,萧晋说,“那个女人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有种专属于小人物的狡猾和直觉,这样的人天生就喜欢依附强大的存在,只要我在她的面前还能起到震慑作用,她就轻易不会背叛我。”
  “所以,你今天是来吓唬她的?”
  “是啊!我每次来都会敲打她一下。”萧晋坏笑,“得知这个事实,有没有很开心?”
  方菁菁的嘴角翘起来,白他一眼,拿起筷子说:“我饿了,吃饭!”
  饭后,两人又对两个多月后的农副产品展览会的事情交换了一下想法,这才离开了饭店。
  临上车前,方菁菁想起了什么,又叫住萧晋,说:“你知道段学民这么快被带走,是因为什么吗?”
  “因为什么?”萧晋问。
  “还记得那个曾在天石大酒店大堂里说你寻衅滋事的王秘书么?”

  萧晋回忆了一下,陡然一惊,问道:“他是谁的人?”
  “不知道。”方菁菁摇头,“我只是听说,就在昨天中午,那个王秘书去了一趟纪委来人所住的招待所,然后晚上段学民就被带走了。”
  萧晋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将自己见到那个王秘书时的场景在脑子里仔仔细细的过了一遍,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冷笑道:“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他啊!”
  “小瞧了谁?”方菁菁问。
  “马建新!”
  “什么?”方菁菁大吃一惊,“你是说,马建新在那种几乎众叛亲离的情况下,还能策反段学民的心腹?”

  萧晋摇摇头:“具体的原因不好说,但他是马建新棋子的可能性最大。”
  方菁菁想了想,还是满脸困惑道:“不应该呀!要是他手里攥着这么强大的一张王牌,随时都能干掉段学民,根本就没有必要在咱们面前委曲求全。”
  “不,你不了解官场。”萧晋说,“不管是在哪个国家,政治圈永远都是黑白最不分明的地方。在那里,不是你掌握了什么证据就能把敌人干掉的,自下而上的揭发,远不如从上到下的调查来的有用,这就是我坚持让房家在省城活动的原因。”
  方菁菁沉吟片刻,迟疑道:“你是说,马建新早早的就在段学民身边布了局,一直引而不发的等待机会,而我们恰好成了他的机会?”
  “十有**了。”萧晋点点头,说,“当初他就是在陆书记家的门外见过我,才在之后主动接近我的。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他当时应该是想让陆翰学当他的靠山,好在段学民搞死他之前发动棋子,但是陆翰学根本没给他机会,之后又偶然遇到了我,恰好我对天石县又有不少想法,可以说,我们是一拍即合。”
  方菁菁闻言倒抽一口凉气,说:“平日里只觉得他是个笑里藏刀的典型政客,让你这么一说,他的心机之深,简直恐怖。”
  “你也不用这么害怕。”握住姑娘的小手,萧晋柔声说,“虽然马建新的演技骗过了我们所有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一定会掉转枪口针对我们,毕竟现在我们拥有着共同的利益诉求,暂时还是处在蜜月期的盟友状态。所以,你别紧张,以后跟他打交道小心一点就好。”

  方菁菁安静了一会儿,噘起嘴,像是撒娇一般地说:“我只是想安安心心的做点生意而已,怎么这么多麻烦事啊!”
  萧晋就笑:“官府的权力太大,又没有什么有效监督,既当球员又当裁判,所以没办法,先忍忍,等我们拥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自然就没人敢轻易的找我们麻烦了。
  另外,我原本打算再去见见顾龙就走的,但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还真有必要见一见马建新才行,估计晚上得住在这里,亲爱的方大经理,我记得你的床挺大的,就发发善心,收留我一晚呗!”
  方菁菁红了脸,瞪他一眼,转身就进了自己的车,然后降下车窗,看着鸿天饭店的大门说:“抱歉!我睡觉喜欢打滚,一张床都不一定够。再说了,这里应该也有床吧,你可以上去问问,我想,梁喜春肯定会非常愿意你留宿的。”
  “巧了,”萧晋嘻嘻笑着趴在车窗口,“我睡觉也喜欢打滚,我们可以一起滚啊!”

  “呸!你最好现在就给我赶紧滚!”方菁菁啐了一口,挂上档就驱车离去。
  晚上,鸿天饭店“天”字号包厢内,可容纳二三十人的大餐桌旁,只坐了萧晋和顾龙两个人。
  包厢里还站着一个光头,领口的脖子露出来的地方可以看到部分纹身,正是曾跟萧晋在一个号子里蹲过的花子徒。
  自从那晚跟龙哥在一个摊子上吃过馄饨之后,他就猜测龙哥跟那位姓萧的大人物有关系,此时印证了心中想法,却没有一点得意,反而感到一阵阵的后怕。
  幸亏自己及时站对了位置,否则的话,堂堂段书记都被那姓萧的给干掉了,自己这种小蚂蚁,还不是吹口气就死翘翘?
  唉!你说人家都是咋混的呢?看着年纪不大,就有钱有人,连七品官都说撸就撸,再看自己,小四十岁的人了,还一事无成,人比人气死人啊!
  “怎么,这家伙成大哥你的小弟了?”为顾龙倒上一杯酒,萧晋问道。
  瞅瞅花子徒,顾龙笑着点头:“人还算机灵,我就留着用了。”
  “也好!只要能确定人品,属于大哥你的人手自然越多越好。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师弟的终究都是你师弟的,自己的人手多一点,办事也方便些。”
  顾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沉默片刻,有些意兴阑珊道:“说实话,以前哥哥是很羡慕那些评书里的绿林好汉的,觉得结交五湖四海的朋友、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江湖人生才是最快意的。
  在青山镇的时候,这种感觉很明显,但却没有江湖味,来了天石县,江湖有了,感觉却没了。”
  “江湖从来都没有什么真正的快意恩仇,”萧晋也喝了杯酒,说,“云波诡谲,尔虞我诈才是它永恒的主旋律,大哥你活的太纯粹了。”
  “挺傻的,是不是?”顾龙笑着问。
  “是很傻,”萧晋点头,又道:“却也很难能可贵!这世间就是因为像大哥你这样的傻子太少了,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当然,从另外一种角度来说,大哥你这样的才算是真正的聪明,起码你知道你想要的快乐是什么,而这一点,大部分的人都不清楚,包括小弟在内。”
  日期:2017-10-04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