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4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颇为感慨让一名出身显贵的大家闺秀,甘居第三者的位置,痴心盼着离婚娶她,清名都不要了,乔先生 好大的魅力”
  我腔调荫阳怪气,乔苍在桌下握住我的手,被我直接甩开,他忍笑说,“何小姐终于看透这一点,以后多珍惜 些,热情些,也不至于失手。”
  我不动声色狠狠踩他脚趾,停在皮鞋上好半响才放过,面前跳舞的女子结束了一曲,行礼后从亭中退下,曹荆 易抬眸往这边看了看,吩咐身旁的助理,“上一坛自酿的白酒。”

  助理招手示意不远处等候的侍者,喊了 一嗓子,很快栏杆外传来急促逼近的脚步声。髙髙举过头顶的硕大瓦罐 坛子,一个足有十几斤重量,坛口塞着一团紧密的红绸布防止挥发失味,长年深埋储存在地下,酒坛也沾染了香味 ,从回廊尽头走过,空气中酒香缭绕,仿佛闻一下就醉了。
  侍者将酒坛子撂在地上,起开绸布塞,一股粘稠逼人的浓香散开直击肺腑,他倒在碗中,再由碗口流泻入小杯, 放在两张相对不远的桌上,我伸出舌尖舔了舔,苦辣中隐约有一丝清冽的甘甜,很醇厚爽口。
  曹荆易笑着问乔苍,“乔先生平常喝的都是五粮液茅台,喝得惯寻常百姓家的杜康吗”
  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在口中回味良久,朝他媚笑眨哏,“何以解优,唯有杜康。喝的不是酒,是风月情怀。
  曹荆易凝视我的目光意味深长,“风月里确实很多优愁与阻挠。”
  这时两名侍者从台阶下托着掌心大小的瓦罐走来,分别放在两张桌上,妖娆灼目的红色,点缀着细碎的绿色凉 果,我间这是什么菜,侍者说是下酒解辣的甜品,红枣煨红豆。
  乔苍拿勺子舀了一点,放在阳光最浓烈的地方观赏,红互在他指尖折射出的光芒非常闪烁耀眼,“曹先生才说 到风月,又上了一盘红豆。”
  曹荆易闷笑出来,“没想到被乔总识破了我的计谋,今日如果不是你突然约我,我原本只打算将何笙诓来,这 些把戏也不是演给你的。”
  乔苍冷冷挑了挑唇角,“是我打扰了曹先生的好事。”
  他将勺子送入口中,他不爱吃甜食,而凉果红豆都甜得发腻,他眉头顿时蹙了起来,也没有细咂滋味,便仓促 吞咽掉,“不过以后,这样的好事要么不做,要么我还会继续打扰。”

  “无妨。是我逆水行舟,因此有多少浪头,我都承受得住。”曹荆易十分娴熟用一张纸盖在红互甜羹的浮面,
  那张纸很快湿透,吸附了浓浓的甜汁和油光。他比乔苍年纪*大几岁,比容深也要年长七个月,人过中年的男子身材 如果维持很好,吃东西一定非常津细忌口。
  他吃了半盅后烫酒的木壶也滚开,他将酒杯放进去,任由它温着,“听说乔总的船舶公司,出了事故,闹得满城 风雨,赔了不少钱,还被监管部门彻查。”
  我觖摸酒杯的手指一僵,盛文在南省沿海是船舶行业的龙头,所有国内外进出口贸易大港的货船、游轮几乎一 半都由其承办制造,商场地位非常显赫,又是省内纳税大户,关系打点得很好,就算闹得再大监管部门也不会不给 面子,派人进入内部彻查,很显然是有幕后之手在操纵,给部门官员施压,迫于压力不得不走这个过场。
  乔苍原本还很平静,在曹荆易主动说出这句话后,他冷硬的眸子微微抬起,似乎等了很久,自下而上打量他,
  “曹先生在珠海,也知道特区的事。”

  “只要不出省,掌握点消息还不是很容易,乔总的企业备受瞩目,我想两耳不闻也不可能。”
  “若我没有猜错,恐怕不只是听说,曹先生还伸手搅了搅。”
  曹荆易笑而不语,乔苍唇角的冷意更加深邃,“曹先生这样喜欢生事,连我盛文的主意都打,为了一个女人, 也是很深情”
  曹荆易从热壶中取出烫好的白酒,杯口冒着袅袅热雾,将他那张平淡无波的脸孔,熏出一层薄汗。

  “乔先生随意猜铡,甚至觉得我是为了故去的挚友,都可以。”
  “为了挚友。”乔苍低沉发出一阵笑,不表露丝毫盛怒与暴躁,起身绕过长桌,我出声叫住他,可他没有驻足 ,几步跨到曹荆易的桌前,长身玉立,“觊觎周容深的遗孀,掠夺他的女人,这也算是为挚友吗。”
  “何为掠夺。霸占,强取,这是乔先生喜欢做的事。我只知道纵容和尊重”
  曹荆易细细品尝手上那杯杜康酒,“何况容深如果有知,我和乔先生,他更愿托付给谁,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吗。 乔先生在这条道上,做着天地不容的营生,一旦格局变故,就是朝不保夕,我是正经商人,怎样的动荡都不会瓦解 到我头上。”
  乔苍指尖落在头顶横梁垂下的风铃上,彩色铃铛正在随风颤动,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犹如一支浅浅的歌。

  他肆意拨弄着金属花蕊,我看不到他的脸,视线中仅仅是他笔挺清瘦的背影,像一幅夕阳之下静谧悠长的油画
  乔苍两条手臂忽然撑住方桌的边缧,他大幅度俯下身体,胸口几乎倾轧在桌上,一双鹰隼般锋芒的眼睛直勾勾 凝视曹荆易噙笑的脸孔。
  “曹先生错了。天诛不了我,地也灭不了我,何况这些血肉之躯的昔通人。至于你纵容她错误的选择,会毀掉 她的生活。”
  曹荆易有趣笑了声,“强制囚禁就是为她好吗。她背负着她要做却被不允许做的事,她不会觉得快乐,一张郁 郁寡欢的脸孔,从年轻到衰老,这是不毀掉吗。”
  “快乐是平安无恙活着,是远离恩怨荫谋,在我的保护下不受伤害,不卷入纷争。”
  “乔先生的危险身份,能保护多久”
  曹荆易和乔苍的针锋相对,长枪短炮,谁也不让谁,空气凝固到近乎结冰的温度,我正想祝酒缓和下,乔苍已 经不容分毫,他手卷起一股劲风,探出的霎那,曹荆易敏捷一闪,那只手击空,抵住了后方的汉白玉柱,又迅i速借 力反手一弯,再次戳向后者脸孔,曹先生人影腾空而跃,踩住桌上沸腾的热壶,水在承压下迸溅,无数壶片顷刻炸 裂粉碎。
  喷溅而出的墨绿色茶水在空中形成一柱喷泉,一幕水帘,模糊了两个男人博弈交手的身影,我看不真切,他们动 作非常矫捷迅猛,头顶垂下的铃铛不断浮荡,响声大作,真正有身手的男人缠斗都有套路,每一下看得出很稳, 身不晃影不揺,脚底扎得很实,曹先生出乎我意料的,他竟然会功夫,而且不是皮毛,是津髋。
  我亲眼见识过乔苍以一敌数十的能耐,连一点皮儿都擦不破,曹先生与他面不改色持续几个回合不落下风,甚 至偶尔还反将一军,令我大惊失色。
  日期:2017-10-29 0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