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4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年前我去过那里,住了半年,勉强能听得懂几句,但不会说”
  朱太太揑起一块柿饼,白霜洒落,落在她涂抹了朱蔻的指甲,“我是上海人,嫁到珠海,惜朝从小跟着我, 她父亲也不过问,偶尔我教她几句家乡话。我公公活着,媳妇不能回娘家,我很想上海,可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我喝完这盏茶,侍者又端上许多特色小菜,我每样尝了一口,就差不多饱了,朱太太忽然间我,“听说乔先生 与夫人并不是很恩爱,常老故去后,乔先生有些心浮,忙着聚敛势力,冷落了常小姐,你在常府也有段日子,是他 名义上的岳母,应该了解他的事,多少透露我一点。”
  我一怔,迟疑放下筷子,“您想间间乔先生?”
  她说是,“谁不知他有本事,年纟己轻轻的,在省内就有这么多产业,男人有多少钱倒不重要,关键是他能不能 出人头地,我看了这么多权贵少爷,就乔先生皮相好,能耐大。”
  我叮着她看了一会儿,“您没听说过,他在外面养了女人的传闻吗。”
  朱太太不怎么放在心上,“听说了,男人嘛,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寻常百姓还未必手脚干净呢,何况乔先生, 何况你我的男人总不能为了这个,就说不好”

  她笑眯眯看自己害羞的女儿,“惜朝最想知道。”
  朱小姐没想到朱太太抛给了她,她脸颊绯红,扯了扯她袖绾,“母亲,您又出卖我。”
  我有些讶异,我和乔苍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虽说有些人不知,但知道也不在少数,朱太太来间我,只有一个可 能,她不了解内情。
  她足不出户,和丈夫关系也不亲密,私下连话都说不上几句,所以对场面的流言消息不灵通。我去过朱府一次 ,上上下下的佣人很守规矩,不像常府多嘴多舌,朱老爷子活着管教严格,媳妇妯娌都不敢胡闹,出门接触鱼龙混 杂的机会少,听不到这传言。
  我舔了舔嘴唇,好笑说,“可他有家室。朱小姐出身名门,怎能委屈做妾。”
  “所以让你替我问问,看惜朝还有没有机会,乔先生这么好的男人,真要是离异,我们朱府也愿意。反正他也 没孩子,惜朝不会受委s的。当然了,我也就是和你提_嘴,你替我瞒着点,惜朝腼腆,不成就算了,成的话我们 朱府什么都能答应。”
  我笑了笑没支声,不着痕迹岔开了话题,聊了其他大户的几位太太,她知道的确不多,都是听我说,天际挂满 晚霞时,朱府派人来接朱太太和小姐回去,我起身与她们握手告辞,朱太太旧话重提,嘱咐我帮一帮她女儿,成与 不成不要紧,不遗憾就好。

  我没有拒绝也没有应承,只说姑爷的事我也不十分关注,适当场合为您提上一句就是。
  她大喜过望,拉着朱小姐对我道谢,我和她点了下头,送她走下回廊离开石门。
  我停在原地失神了半响,越想越好笑,这世上果然是髙贵的人去何处都被惦记,低贱的人连混_ 口温饱都绞尽 脑汁。
  我招呼侍者带我四处逛逛,她指了指不远处湖岸,间我是否泛舟,我顺着她手看过去,在一半时停住,换了方 向,另一处长廊尽头,晃动着粉色帷幔,在另一处挂着匾额的湖庭揺曳,金光烁烁下,湖面涟漪四起,分不清是 鱼尾还是黄昏,妩媚多情如江南的妙龄女子,如永巷长街。
  明月阁的亭中,站着三名翩翩起舞的舞女,白纱蓝绸,青丝如瀑,袖袍飞出收回的霎那,我看清坐在桌后的人 ,左侧清贵骄矜的男子,一袭华贵的白西装,面前素茶一盏,香薰袅袅。他薄唇阖动说着什么,对坐的男子无声无 息,面容冷淡,那一身黑衣凝着世间煞气,荫气,毒气,狠气,让一池冬暖的亭台楼阁所有温婉柔情付诸东流。
  我顿时愣住,侍者沿我视线看过去,他笑着说,“那是乔先生和曹先生,新进的碧螺春,他们来尝一尝。”
  乔苍根本不喝碧螺春,他喜欢口味浓烈的茶,不喜欢芬芳清淡,世上最苦的茶水他都觉得不够,怎么会喝碧螺春
  “来了多久。”
  侍者凝眸回想,“您和朱太太快要吃完时到的。大约半个小时。”
  我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他低头走出石门,四下空荡无人,只有轻歌曼舞,我悄无声息靠近那座亭台,晚霞透过 帷幔铺了一地,房梁揺曳的烛火在脚下流光溢彩,这样的湖畔,这样的时节,傍晚确实比白日更韵味悠长。
  曹先生正要饮茶,他余光不经意落在我脸上,微微一怔,乔苍比他更早察觉,只是沉默没有开口,他们都没料 想我会出现在这里,我穿过舞女之中,随口说是朱二太太约我来喝茶小坐,正要离开瞧见你们在,顺道来打个招 呼。
  舞女蜂拥而至,跳上亭台中央的髙阁,我就势被推到了乔苍桌前,我瞥了一眼他手边的碧螺春,“你不是只喝 金骏眉吗。”
  他故意让曹荆易听到,笑着挑眉,“还记得我口味。”
  我小声说当然,“泡寡妇,上母猪,这不都是你口味。”
  他眉骨一跳,我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又立刻正经了神色,乔苍荫森森说,“泡的只有何小姐这一个寡妇,上的 也只有你一头母猪。”
  我在他旁边坐下,拉开了些距离,“乔先生见多识广,见过这样赔钱的猪。”
  他指尖拨弄茶盏上的青瓷花纹,“自然有,营养不良的母猪,大抵就是何小姐这样身量纤纤。”
  我观赏着髙台上的舞姿,忽然觉得很熟悉,似乎是我在常老面前跳过的那一支,被她们学来了。
  我讳莫如深间,“你猜除了朱太太,我还遇见哪个人。”
  他随口间谁。
  我打量他的表情,“朱惜朝。”
  他对这个名字很陌生,没有多大反应,我是为试探他有没有留情,或者某个场合上风流倜傥有意无意勾引了那位 怀春的小姐,让她如此念念不忘,看来是朱小姐一腔情愿而已。
  我不死心问他认识吗。

  他说有耳闻,应该没有说过话。
  我在盘子里挑挑拣拣,揑起一粒花生吃,“朱太太委托我,为她女儿说亲。我不也算你半个岳母嘛。”
  他不意外,“哦?何小姐答应了 ”
  花生沾了陈醋,味道酸得喉咙发涩,我吐出来漱了漱口,“还挺漂亮的,说话温温柔柔,比我可听话多了。
  “那的确很好,可我似乎不方便。”
  我托腮咬着嘴唇,“认识乔先生的人都觉得,你和常小姐长久不了,这不先托关系排上队,省得轮不到。”

  他闷笑一声,“真有这样的事,我也该落在何小姐手里,哪有多余的心思应付她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