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1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的基本在某些时候是不连长一个烟来得刺激人!
  连长一根烟,兵们死命拼!
  台的其他人都惊讶极了,这个连队先前沉默得很,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像是蕴含着巨大能量的火山在等着喷发。而即将喷发还是继续隐忍,则完全是个未知数。
  仅仅因为李牧的几句话,剧烈地喷发出来了,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从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完全的能够感受到他们身蕴含着巨大能量和勇往无前的往死里冲的绝对必胜的战斗意志!
  而李牧的体会更加深刻一些——没想到这帮臭小子对我李大连长的恨去到了这么恐怖的一个地步,这是憋着劲在这最后时刻来个大报复啊!!!

  近百条大华啊!
  那得多少钱!!!
  枪响,新兵九连群狼扑食一般冲了出去!
  “相隔五分钟,想要追八连,基本没有这个可能。”
  ****冷静地分析道。
  蒋忠毅点头道,“是的,可能有极个别兵能够做到。”
  关海洋持同样的观点。
  “事实,我也同样这么认为。”李牧笑着说道。
  对此,没有人有意见。
  凡是都有一个底限,像屎王那种千年一遇的高手毕竟是极少数。哪怕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屎王,也只是区区几个人能追八连。
  追八连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追的人至少在时间面八连的兵要快五分钟!

  五分钟啊!
  哪怕是追八连的最后一名,那也是非常非常牛逼的存在了!
  五公里武装越野标准及格时间是多少,大纲要求是二十一分钟,优秀是十九分钟。因此几乎所有的步兵作战部队要求的是每个人至少要跑进十九分钟,把十九分钟视为底限。
  部队从来不会考虑及格这个问题,从来都是直奔优秀去的。

  及格的兵我要你干嘛用!
  李牧心里估算了一下,九连是肯定有几个兵至少能追八连最后一名的。每个连队都有很拔尖的也有很差劲的,后面的连队基本都会出现几个拔尖的撵着前面连队最后几个跑。
  实际这样安排对前面的连队是一个促进,对后面的连队来说是一个动力,能够更好的发挥出水准来。
  ****其实也从这个安排看得出李牧在带兵方面是很有心得以及心机的,没点心机的人带不了兵带不好兵。
  关海洋眯着眼睛说,“老李,我跟你赌一个?赌九连有多少兵能追八连最后一名。”
  李牧耸了耸肩,“好啊,两箱大华,怎么样?”
  “你特么的……”关海洋要骂,猛地意识到****在场,于是给生生的刹住,他哪里不知道李牧打的什么主意。
  李牧刚刚可是向全连许诺了,能追七连,全连每人一条烟!他可没说清楚需要多少人追!也是说,只要九连能有一个人追七连,李牧要给全连每个人发一条大华!
  近百人!
  刚好两箱!
  真特么是个臭不要脸一点便宜不给占的叼人啊,关海洋只能在心里骂,但是他转而一想,追七连哪怕是最后一名,可能么?
  算七连最后一名跑到了二十一分钟,那岂不是意味着九连要出一个能在十一分钟跑完五公里的兵?
  简直开玩笑!
  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某陆院某教授曾经科学地讲过,亚洲人五公里越野的极限是十七分钟。尽管他这个所谓的结论被很多人打破过,如李牧带过的新兵如今成了干部的屎王刘贵松,当年军区大武跑进了十七分钟,并且大大的超出,但是那位教授的结论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至于十一分钟,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八分钟三公里不稀,但是十一分钟五公里是国际玩笑了。
  想到这,关海洋笑道,“行啊,两箱两箱,我豁出去了,只要九连哪怕只有一个兵追七连最后一名,我输两箱大华,反之你给老子准备两箱大华。”
  “成交。”李牧爽快地答应下来。
  ****摸了摸鼻子笑了笑,倒也是觉得挺有意思。他大概也能理解,都是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嘛。关海洋三十六七岁的样子,李牧要更年轻一些。实际面对他们的时候,****也是颇有感慨的,他可是快四十五岁的人了。
  九连的兵士气高涨,搞得带队跑的干部骨干们不得不不断的出言提醒不要冲得太厉害,提醒大家合理分配体力。你前面冲得过猛,到后面肯定的没了体力。五公里越野这个和体育长跑差不多,要懂得分配体力。

  这个九连里面受刺激最大的,无疑是三排七班了,因为他们班的马启才是全连第一次五公里武装越野的冠军。显然,很多人会对拿到第一个第一的人记忆深刻,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处于初学者的状态,对于第一次能跑进十七分钟的马启才,自然的记忆深刻,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白跑进十七分钟的艰难性,更加的记忆深刻了。
  在七班的兵们眼里,马启才是个二呆子,整天笑呵呵的没什么主见的一个人,别说班长班副,其他人叫他去干点什么啥也不问屁颠颠的去了,这样一个人也能跑第一,没天理了。
  都憋了一口气,都想着干掉他,哪怕成绩超不过他那也得尽可能的接近,证明谁都是两个蛋么。
  眼下又有魔鬼吝啬连长一根烟的巨大奖赏,那动力足足的了。
  七班里面尤其以李少东自我感觉压力最大——他可是二次入伍的老兵啊,班副都要老!

  这要是跑不出个好成绩来,面子往哪搁,甚至丢的是二次入伍兵员的脸啊,别人会说,哎你瞧瞧你瞧瞧,那个不是二次入伍的吗,我当多厉害呢,其实很一般化。
  断条胳膊也不能让别人这个样子来讽刺。
  李少东反正是憋了更大一口气,但他没有鲁莽行事。在第一个义务兵期间,武装五公里他没跑三百六十五趟也有三百六十趟了,经验何止是丰富。最为关键的是,情绪和心态更加的重要。
  如果带着很大压力来跑,很快会失去动力,既要绷紧神经又要让自己的精神放松下来,感觉自己的脚步是轻盈的而不是沉重的,如此这般才能提高速度。
  在跑的过程,要尽可能的迈开步子,脚后跟尽可能的向屁股的方向扬起来,如果能够坚持做到全程脚掌首先着地利用脚腕的力量要蹬地,以一种弹跳的方式来跑,那是最好的方式。但极少人能够全程做到这一点,都是脚掌和脚跟几乎同时着地,脚步声是沉闷的砰砰的响,而不是轻快的唰唰唰这个样式。
  李少东全部都用了,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保持着匀速向前奔跑,绝对要避免变速跑。
  从整个队伍看过去,他是位于间那一部分,混在大多数人里面跟着队伍向前拱。前面则是马启才这样的几乎是靠体力非常野蛮拱下来的兵,在最后一个集团里的兵,要么是故意保存实力的,要么是真的勉强才能跟大部分的兵,寥寥几个。
  哪个连队没有几个跑不快的兵。如果考的是团体成绩,几个跑不快的兵会是重点照顾的对象,会挑选前面几个兵按照二对一的方式来照顾着,到了后半段也许要使用背包绳之类的玩意儿把照顾对象给和自己连接起来拖着跑。
  日期:2017-10-04 18: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