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8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爱国的心事被陈九江说了出来,并没有不好意思,而是点着头道:“陈书记,我是相信你的。不过还是说一说的好,也让我心里有个准备。”
  陈九江知道他心存侥幸,也不点破,认真的说道:“今天晚上,我和美丽书记为了修路的事情正在奔波。突然接到了吕书记的电话。吕书记让我马上到他家中一趟。到了吕书记家,沈度书记也在场。”
  陈九江一边说,一边看着路爱国,只见路爱国紧张的直咽唾沫。于是不动声色的接着说道:“我到了之后,先是沈度书记介绍了你的情况。按照沈书记的意见,就是对你进行双规。”

  这一下路爱国受不了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疯了一样的叫道:“陈书记,我犯了什么错,要双规我?”
  陈九江一拍桌子道:“嚷嚷什么,有种冲沈书记叫去。”
  路爱国被陈九江一喝,冷静了一些,口中依然说道:“陈书记,你要帮我说说呀。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陈九江冷冰冰的道:“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这个我先不说。我先说说吕书记的态度。”
  路爱国激动的道:“对,对,吕书记怎么说?”
  “吕书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问了我的意见。”陈九江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
  路爱国激动的站了起来,走到了陈九江的身边,着急的道:“陈书记,你怎么说的?关键时刻,你可不能落井下石呀。”

  陈九江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路爱国,我他吗要是知道你龟儿子在我背后日鬼,当时就不会为你说话。现在和你谈话的,就是沈度书记了。”
  陈九江这话无疑就是承认了帮路爱国说话了。路爱国闻言,一口气才喘的顺当了一些,口中狡辩道:“陈书记,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听见路爱国这样说,陈九江生气的道:“好,既然你是这个态度,那明天你还是自己去纪委报道吧。老子今晚不伺候了,回去睡觉。”
  陈九江说完,合上笔记,拿起钥匙就要锁门。路爱国立刻急了,拉着陈九江的手道:“陈书记,你听我说,打电话的事情是老苏那龟孙子干的,和我一点关系没有。”
  陈九江道:“你不指使,他做的出这事?”
  路爱国道:“天地良心啊,陈书记,老苏那龟儿子不是去县城看病去了吗,正巧看见了你的车,就报了假案。他报完了案,确实给我打了电话。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路爱国,你哄鬼的吧?到现在还和我绕圈子?”陈九江将眼睛瞪的浑圆。

  路爱国牙一咬道:“陈书记,不瞒你说,我是有点私心。不过那也是冲着富美丽去的呀,我可不敢在你身后下绊子呀。”路爱国连求加劝,差点没有给陈九江跪下。陈九江这才又坐回了椅子上。
  陈九江一坐下,路爱国就问他:“陈书记,您在吕书记面前说了啥。”
  陈九江见路爱国连敬语都用上了,很是享受,一挥手道:“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吕书记让我负责和你谈,看你的态度,再做决定。”
  路爱国举起手作了发誓状,口中保证道:“陈书记,请您放心,我态度一定很好。”
  陈九江问道:“路乡长,吕书记让我问你,上次抗旱救灾的钱,你拿了多少?”
  路爱国听了这话,脑子里轰的一声就炸了,这他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呀。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习惯性的说道:“陈书记,这是冤枉啊。救灾款的事,都是金波在做主,我滴水未沾啊。”
  陈九江听完面上就露出了微笑,在笔记上认认真真的写了两笔,就合了起来。路爱国伸长了头也没看见陈九江在上面写了什么。
  陈九江收好笔记本,就走到了路爱国的身边,伸出了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老路啊,好样的。现在没事了,走吧。”
  路爱国被他笑的心里发慌,再听他说没事了,哪能愿意呢?这就好比是蹦极的的人,战战兢兢的站在悬崖边上,系好了绳索,一跃而下之后发现,脚上的束缚不见了。这意味着什么?是轻松吗?不是,是失控,这是会要命的呀。
  路爱国一下被陈九江闪住了老腰,他可不要失控,更不想没命。他着急的拉住陈九江问道:“陈书记,吕书记就问我这么一句话?”
  陈九江风轻云淡的道:“本来还有两句,但是现在不需要了。”
  “陈书记,吕书记既然让你问了三句,可是你也不能偷工减料呀。要不然,出了事情,怎么办?”
  陈九江笑着道:“能出什么事呢?反正你又没有犯错误。”
  路爱国心说,没犯错误?犯的才大呢。那十几扎大团结正热乎乎的烧心呢。可是这话却又不能明着说出来,只得央着陈九江再说说。
  陈九江拗不过他,只得说道:“沈度书记听说你将救灾款抱了一箱子回家,就准备请你去喝茶。我在吕书记面前为你求了情。
  吕书记说,估计你老小子是一时猪油迷了心,才大胆妄为。但是念在你多年辛劳,而河西刚换届,一时离不了你,这才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给你个改过的机会。只要你一天内将钱还到位,并写下检讨,就放你一马。
  但是事实情况是你清清白白,那还谈什么呢?到时候纪委一查,没准还能查出一位廉吏来。奖状表彰是少不了的。”
  路爱国心说,还奖励表彰,若是不将牢底坐穿,就算他路爱国好运了。可是现在却又不能跟陈九江说,老哥我的确伸手了,还捞了一大笔,那数字报上去就够枪毙一天的了。
  让路爱国闭嘴不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检讨。那检讨是不能写的,只要写好,交了上去,就会变成阎王爷手中的催命符咒。陈九江拿着它,那可就是捏着自己的老命了。现在不要听他说的轻松,到时候领导脸一翻,可就完蛋滚球了。
  路爱国转念一想,陈九江这龟儿子,一肚子的鬼点子,是不是又在忽悠我呢。可不能上了他的当,被他咋呼的失了分寸。就比如当初修学校一样,那么大把的钱,一转手就被小舅子马二愣子套了个精光,自己连个数钱的机会都没落着。

  路爱国想问陈九江是不是在诈他,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一来陈九江没有实话,二来自己也没有这样的勇气。不过好在知道了县里的动向,还是回家想办法弥补去吧,反正活人是不会被尿憋死的。
  路爱国回到家中,再也睡不着觉了,好不容易电话联系上了县城里的老苏。老苏收到消息,吓的差点尿了裤子。立刻打车回到了路爱国家中。
  路爱国对老苏说:“这个事情当初是你做的,到底干净不干净?”
  老苏道:“财政上的事情,不存在干净不干净。关键点在于上级查不查。只要上级铁了心要办你,一分钱的去向,都能查的一清二楚。”

  日期:2018-03-10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