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8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开着车,走在颠簸的路上,越走心里越是烦躁。这大晚上的,大家都安安稳稳的睡着觉,就老子一个人奔丧似的在这路上狂奔。不行,这不愉快可不能就我一个人享受,我要找个人分分享一下。于是,陈九江就想到了路爱国。
  陈九江拨了路爱国的电话,路爱国还没有睡觉呢,正紧张的等着老苏的电话。此刻接了陈九江的电话,急吼吼的就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陈九江一听这话,立刻就联系到了丨警丨察查房的事情。心里那个气啊,路爱国呀路爱国,老子在城里给你灭火,你龟儿子却给老子拍黑砖。于是立刻怒气冲冲的冲着电话里吼道:“路爱国,你他麻麻的,赶紧到我办公室来。”
  路爱国听见是陈九江的声音,心说坏了,说错话了。再见陈九江的态度,只怕是穿帮了。心中不免胆怯,结巴着道:“陈书记,你听我解释。”
  陈九江道:“解释个屁,你立刻到我办公室来。十分钟不到,后果自负。”说完就挂了电话。
  路爱国对着嘟嘟响的电话,怒骂道:“龟儿子陈九江,才当几天书记,就敢骂老子。老子偏偏不去,看你能怎样。”
  路爱国哐当一声将电话挂上,嘴里兀自骂着陈九江的祖宗八代。不想电话铃又叮铃铃的响了起来。路爱国吃一堑长一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老苏自县里打来的,这才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了老苏着急的声音:“路乡长,不好了,我那朋友告诉我,人没抓到,房子里只有两个女的。”
  路爱国骂道:“抓你马勒戈壁,陈九江现在在乡政府大院里,你他麻麻的抓个屁。”
  老苏疑惑的道:“怎么会呢?刚才还见他们几个一起吃饭的。”
  路爱国不耐烦的道:“我说老苏,你他吗的能让老子省点心吗?”说完学着陈九江,狠狠的挂了电话。
  现在焦躁不安的人,又多了两个,一个是老苏,一个是路爱国。老苏抱着电话亭里的电话,发了一会呆,暗骂这***陈九江真他吗的好运气,居然躲过了一劫。浑然不知路爱国那已经漏了底。
  路爱国挨了骂,一肚子的气,早把陈九江的祖宗八代骂了个遍。他麻麻的陈九江,毛还没褪尽,就他吗的敢骂老子,老子才日你的仙人板板。
  路爱国骂了一会,气就消了大半,毕竟是自己先下的黑手,所以底气不足。路爱国气一消,就考虑起要不要去陈九江的办公室。
  这可是个大问题啊,若是去了就代表自己认怂,不但丢了面子,还输了气势。当然若是不去,按照陈九江的话说,后果自负。
  路爱国问自己,能有什么后果呢?反正他陈九江又没抓住我的手腕子,更证明不了这事和我有关呀,我怕他个鸟?虽然路爱国如此安慰自己,但是他内心深处还是明白的,问题大发了。

  书上经常讲,做事要讲证据。故事里也常说,抓贼抓脏,捉奸捉双。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因为说这话的人,没有掌握权力。掌握权力的人,是从来不需要讲证据的。如果需要,就说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很多人总是不明白这个道理,被调整了,还要找上级领导讲道理。甚至有些顽固分子,进了纪委还在那大谈证据。上级需要吗?不需要。需要证据的是公丨安丨局,派出所。如果你真的要讲,那么他们会给你出具。
  所以,陈九江搞路爱国,根本不要证据,要的就是疑心。只要他起了疑,那么他就会调动一切力量来对付路爱国。当然,路爱国并不怕他陈九江。毕竟陈九江在河西,还只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娃子。路爱国怕的是何志章和富美丽。
  路爱国撒网的时候,十分兴奋,因为网里隐隐约约罩着三个书记呢。可是现在呢,这三位书记破网而出,就成了如芒在背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剑发来,路爱国还能遮挡一会。若是三剑齐发,路爱国必败无疑,黯然下野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想来想去,路爱国还是觉得,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面见陈九江,探探他的口风。然后顺着他的意思,谈一谈条件。只要他谈的舒心,问题自然可以迎刃而解。
  路爱国打着电灯一路小跑就到了乡政府,陈九江的办公室里,却是漆黑一片。路爱国这才明白,陈九江这个王八蛋,居然让他罚站来了。路爱国虽然心中怒火万丈,但是毕竟落了下风,只得在凉爽的秋夜喂起了蚊子。
  过了十多分钟,陈九江终于珊珊来迟。陈九江一到办公室,立刻对着路爱国破口大骂:“路爱国,你个***,真不是个玩意。老子在县城为你灭火,你他麻麻的,居然在老子背后砸起了黑砖。”
  要问打黑砖哪家强,自然是河西陈九江。大河人谁不知道,陈九江打黑砖打出了新高度,一砖下去,砸出了一个副乡长来。就是这样的高手,今天晚上差点栽在了路爱国的手中。

  路爱国可不是受惯了窝囊气的小媳妇,而是老资格的乡长,自然不吃陈九江这一套,回骂道:“陈九江你他麻麻的不要血口喷人。老子在家睡的好好的,却被你***叫到这来喂蚊子。还无端的挨了你的骂。要是你今天不给老子一个交代,老子就告到市委吕书记那。”
  陈九江听了这话,立刻从包里掏出大哥大,调出了吕栋梁的来电,对路爱国道:“这是吕书记家的电话,你现在若是不打,就是龟孙子。”
  路爱国听了这话,就笑了:“陈九江,你以为你是谁?吕书记会给你打电话?”
  陈九江道:“你他吗看清楚了,这电话是吕书记亲自给我打的,专门谈你路爱国的事情。喏,时间是九点一刻。”
  路爱国心里一颤,急忙接过陈九江的大哥大仔细的打量了起来,只见那上面果然标着九点一刻,而且那电话号码果然是吕栋梁家的。这下路爱国傻眼了,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他路爱国算个什么东西,怎么需要吕书记亲自打电话给陈九江?

  路爱国翻来覆去的看着电话,恨不得能从里面掏出吕栋梁的影子。陈九江见他被自己镇住了,冷冰冰的道:“路爱国同志,现在我正式通知你,接下来,将由我代表吕书记和你谈话。”
  陈九江整的这么一出,像极了电视里巡视四方的钦差大臣。这一下差点没把路爱国吓趴下。路爱国捧着陈九江的大哥大,跟捧着圣旨一样,毕恭毕敬不知如何是好。
  路爱国颤着声问道:“陈书记,你不是喝多了酒,和我开玩笑的吧?”
  “开玩笑?路爱国,你睡糊涂了吧?有拿这事开玩笑的吗?”陈九江一本正经的掏出笔记本,对路爱国道:“当然了,如果你觉得和我谈失了你路大乡长的身份,明天就去纪委和沈度书记谈。”

  这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路爱国毫不犹豫的找到了正确答案。他将陈九江的大哥大轻轻的放到了陈九江的办公桌上,嘴里忙不迭的说道:“陈书记,我和你谈。可不能烦劳沈书记呀。”
  笑话,沈度那里是随便去的吗?无论是谁,干干净净的进去,可别想清清白白的出来。
  陈九江道:“好。路乡长,既然你选择和我谈,那么我就先将吕书记找我的事情,和你讲一遍,免得你以为我假传圣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