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55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样,安家旺带着安小乐,赵兰带着赵果儿和张大雕,坐着小面包到了八里屯。
  八里屯烽火台在长城脚下,烽火台旁还有一个兵营遗址,是目前保存最为完整的汉代兵营之一。据记载,明嘉靖帝还曾批示在这里设立“互市”,以方便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开展边关贸易。
  张大雕还是第一次看见长城,也是第一次看见传说中的烽火台,只见这烽火台呈方锥体,高达10米以上,上有住房建筑,望楼下面的旁边有戍卒居住的小城,而在古时候,这种小城被称作障或坞,这小城也是方形的,边长都在10米以上,坞墙厚达7米,四周埋小木桩,一些大的坞内还有养马圈、仓库、武器库等建筑,而赛马的中心地点就在这个小城里,不过,赛马场却在小城后面的开阔地带。

  此刻,小城内外,包括城墙和赛马场地带,早就是人山人海了,犹如赶庙会一般,而在赛马场中,一些人还在纵马驰骋,尖叫声和喝彩声此起彼伏,气氛非常热烈。
  可张大雕定睛一看,那些人根本就不是纵马驰骋,而是骑在发疯的马背上不受控制的上下颠簸,有的甚至被摔了下来,引来一片惊心动魄的尖叫声。
  张大雕就傻傻的问了句:“这些马为什么没有马鞍呢?”
  安家旺好笑道:“这些都是野马,套不了马鞍啊,再说,他们是在驯马,得驯服后才能套马鞍。”
  他又进一步解释道:“事实上,就算野马被驯服了也不能套马鞍,因为赛马的规矩就是要骑在没有马鞍的马背上奔跑,甚至,双手还不能抓住马鬃和抱住马脖子……反正,那个难度可大了,不是行家里手根本就不敢上场。”

  张大雕问:“只要能驯服一匹野马,就可以参加赛马吗?”
  安家旺道:“其实,赛马的规矩每年都不一样,往年,是根据驯马的时长来决定赛马的人数,今年的规矩就不知道是怎样的了。”
  张大雕道:“那是不是驯服了一匹野马就可以牵回家呢?”
  安家旺白眼道:“你做梦吧,要是驯服一匹野马就可以牵回家,主办方还不亏得倾家荡产啊?”
  张大雕闷声道:“可我婶婶是这样说的。”
  安家旺道:“想要把驯服的野马牵回家,得在赛马中拿到前几名才行,说白了,那也是一种奖励,懂了吗?”
  张大雕哦了一声,眼珠就开始转动起来——他知道,如果自己说要驯马的话,估计他们会拼了命的阻止,与其这样,还不如偷偷跑去报名,不过,这还得甩脱他们才行。
  正琢磨着呢,安家旺道:“我们先找个旅馆住下来再说吧,顺便解决肚子问题。”
  赛马场四周有好多建筑,大多是政府搭建来租给商家们的用来开设商铺、旅馆、酒店的,这到有点像开初的狗宝一条街,只不过,这些建筑更简单一些,面积也更大,而政府就是靠赛马吸引客商,再赚取租金和税收,甚至,政府自己也会开设了一些服务场所赚钱。
  在安家旺的带领和安排下,众人找了一家“酒店”安顿下来,但张大雕说什么都不和安家旺住双人间,非要住单间,没办法,安家旺只好让三女住一个房间,自己和张大雕各要了个单间,至于费用方面则是各出各的,毕竟,安家旺没有义务给张大雕三人买单。
  饭后,众人又来到赛马场看热闹,看了半天,张大雕发现,驯马的过程原来不是直接骑上去用武力征服它们,而是先和它们建立感情,比如抚摸、散步,或者让它们习惯你的气味和口哨,直到它们熟悉你后,才能试着上马背。
  当然,有些野马性子烈,又从未被人骑过,哪怕它把你当成了朋友,你一旦骑上马背它也会愤怒或者紧张、害怕、焦躁,然后就是各种蹦跶、折腾,想把你掀下来。说白了,野马就是“野兽”,当然是野性难驯了。
  观察学习了半天后,张大雕倒也获益良多,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幼稚了,若自己摸头不知脑的就去驯马,就算把马驯服了,那也是“屈打成招”,不能真正的得到野马的“芳心”。好在,他知道自己的先天之气能让任何动物产生亲近感,心中便了有计较,对赵果儿道:“我想去给你买件礼物,很快就回来。”
  赵果儿惊喜道:“买什么礼物啊,我也要去!”
  “不行!”张大雕道,“我是想给你个惊喜,你要是跟着去,那我还怎么给你惊喜啊?”
  赵果儿一想也对,就期待道:“那你赶紧回来哦,可别走丢了!”
  张大雕嘿嘿一笑,转身消失在人群中,害得赵果儿对赵兰好一番解释。
  张大雕倒也说话算数,先去选了几件礼物,比如手机首饰什么的,反正什么贵就买什么,而且一买就是一大堆,不但准备送赵果儿一些,还要送赵兰一些,甚至储存一些用来送其他女人。
  完了,他才偷偷摸摸到了小城里的报名处,对工作人员说要个驯马的名额。

  那工作人员打量了一下张大雕,严肃道:“你哪儿的人,学过骑马吗?”
  张大雕拿出身份证道:“我是山下村的张西洋,家里虽然没养马,但却学过骑马,而且技术不还差呢!”
  工作人员查了下张大雕的资料,发现张大雕居然是个脑子不灵光的人,人称二愣子,且根本没有骑马的记录,正要训斥几句呢,却发现资料末尾有一条极具权威的批示,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急忙起身道:“好好好,您先填一下表格,再把这协议签了,完了我让人带您考核。”
  张大雕知道这又是国家在作怪,翻了个白眼填了表格签了字。

  这时候,工作人员已经把一个驯马师叫了过来,说道:“你带他去考核,注意啊,考核通过后,无论他要选哪马都批准!”
  驯马师小声问了句:“他是谁呀?”
  工作人员警告道:“这不是你该知道的,明白吗?”
  驯马师也不敢多说了,诧异的看了眼张大雕后,就带着他到了后院的围栏里,牵出一匹看似温和的良马,说道:“这马没有马鞍马镫的,只有缰绳,你只要骑上去跑一圈不摔下来,就算过关了。”
  张大雕点了点头,接过缰绳飞身而起,双腿一夹马腹,那马就哒哒哒的跑了起来。
  张大雕没骑过马,但却有功夫在身,感觉就像坐在颠簸的摩托车上差不多,并没有什么难学的,便加快马速,各种适应起来。
  一连跑了三圈后,驯马师急忙叫道:“可以了可以了,你过关了,快下来随我去选马吧!”
  张大雕意犹未尽的下了马,笑道:“选了马就可以牵到赛马场去驯服吗?”

  “还早呢!”驯马师解释道,“你把马选好后,我们还要登记,发号牌,再安排驯马的时间,毕竟,人太可多了,总不能全放进去不是?”
  张大雕一想也是,就跟着他到了一个规模很大的养马场里,只见,马厩里栓的全都是桀骜不驯的野马,白的黑的花的什么颜色都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