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32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人携手出了屋子,绕行到前面进入九层珐琅塔。
  五层宽阔的空间里只摆了一张桌子,周围一共放了六把椅子,几个身着明黄色长裙的霍族少女在一旁负责斟酒布菜。霍静珊也在其中,看见李牧野和霍泽意态亲近的样子走进来,她搞不清状况,吓了一跳,既担心李牧野已经把她们出卖,又恐怕李牧野出了什么别的变化导致计划有变,当着霍泽的面她不敢有任何表示,只能是极力控制情绪忍着不去看李牧野。
  “霍大哥到了。”一个身材瘦削,着白西装,戴金丝边眼镜,模样儒雅的中年人站起身道:“看来咱们天机要添丁进口了。”转而对李牧野说道:“这位就是三柏兄了。”说着,侧身一让,示意李牧野坐到他身边去。
  霍森也站起身,哈哈一笑,抱拳道:“李兄弟快请入座,之前多有怠慢,三哥我眼皮子浅,有眼不识金镶玉,要不是老大回来点出兄弟你来历不凡,三哥还想着能继续吃你做的菜呢。”
  李牧野走到白西装中年男子身边,抱拳还礼,道:“三哥说笑话了,兄弟我浪迹江湖,凭的就是厨艺吃饭,您给我安排的差事正合我意,若非霍大哥以国士待兄弟,我其实还真恨不能一直留在这里伺候各位的胃口。”
  霍泽摆手示意所有人坐下,道:“今后都是自家人,客套话就不要说了,李兄弟的来历我已经跟你们说清楚了,当年高月龙大哥有恩于我,他的小师弟便是我的兄弟,刚才我与李兄弟纵论江湖道,可谓是大开眼界呀,李兄弟师从虫地师门,早年间远赴美洲大陆寻宝无数,阅历丰富,术法高妙,完全具备进入天机组的资格。”
  大家纷纷落座,霍泽为李牧野做引荐,一指白西装中年人道:“这是张俊义兄弟,小奇门当中有一个叫天门你可知道?”
  李牧野还真知道这个叫天门。许道人曾经非常详细的跟李牧野介绍过这个门户的由来,说白了就是玩儿口技的。虽然是小术门道,却大有来历。
  史记?孟尝君列传记载,战国时候,齐国的孟尝君为人豪爽仗义,喜欢招纳各种人做门客,号称宾客三千。对宾客是来者不拒,有才能的让他们各尽其能,没有才能的也提供食宿。
  有一次,孟尝君率领众宾客出使秦国。秦昭王将他留下,想让他当相国。孟尝君不敢得罪秦昭王,只好留下来。不久,大臣们劝秦王说:“留下孟尝君对秦国是不利的,他出身王族,在齐国有封地,有家人,怎么会真心为秦国办事呢?”
  秦昭王觉得有理,便改变了主意,把孟尝君和他的手下人软禁起来,只等找个借口杀掉。
  孟尝君察觉后便立即率领手下人连夜偷偷骑马向东快奔。到了函谷关正是半夜。按秦国法规,函谷关每天鸡叫才开门,半夜时候,鸡可怎么能叫呢?大家正犯愁时,只听见几声“喔,喔,喔”的雄鸡啼鸣,接着,城关外的雄鸡都打鸣了。
  原来,孟尝君的另一个门客会学鸡叫,而鸡是只要听到第一声啼叫就立刻会跟着叫起来的。怎么还没睡蹭实鸡就叫了呢?守关的士兵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只得起来打开关门,放他们出去。天亮了,秦昭王得知孟尝君一行已经逃走,立刻派出人马追赶。追到函谷关,人家已经出关多时了。孟尝君靠着鸡鸣狗盗之士逃回了齐国。
  这叫天门也是金平挂彩四大门当中金字门里的小奇门,以擅长模仿各种声音闻名,奉孟尝君门下弹剑客冯谖为祖师爷,除了口技之术惟妙惟肖以假乱真外,还长于舌辩,讲古论今,纵横捭阖,吹拉弹唱无不精通,一身本领全在一张嘴上。

  当年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未曾发迹前在台安搞保险队,集市上有位说书先生叫袁青衣,擅长讲三国和水浒,张作霖闲暇时最喜欢听这位先生说书,因此与袁先生相交莫逆。这袁青衣便是叫天门中的一位高人,张作霖起于微末,草莽出身目不识丁,早期却做了许多胆大心细谋划缜密的勾当,皆是出自这位袁青衣先生指点。
  后来张作霖得势发迹,这位袁先生因为反对直奉大战,便学那张子房翩然而去,入千山出家为道。张作霖挽留不住,又怕他投靠直系,便与之定下约定,投以巨资助其开辟山门,条件是张作霖在世一日,这袁青衣便不得离开千山一步。后来张作霖被日寇炸死在皇姑屯,袁道人悲叹故友之余,终于可以开山门收了几个徒弟将叫天门的技艺传承下去。
  叫天门的人行走江湖全凭一条巧舌如簧,两片薄唇声如磬,除了说书讲古外,还偶尔与人帮闲主持红白二事,干活儿的时候在嘴里暗藏一个腔笛,讨赏的时候,嘴巴不动,展露口技便能够模拟出阴风鬼火的声音,也能效仿出百鸟朝凤鹊鸣连天的喜悦动静。只要出口,屡试不爽。
  破四旧的年代,这些封建糟粕余毒都没了市场,基本上被断了活路。这号人在旧社会好吃懒做惯了,适应不了时代,便只好或转行,或走港澳下南洋另寻活路。
  霍泽问起是否知道叫天门,李牧野便随口说了几句这门户来历。自然是以褒奖夸赞的口气说的。

  张俊义心中受用,嘴上则不免谦辞几句。
  霍泽却笑道:“张兄弟不必太谦虚,你们这一门本出自鬼谷,由纵横之术演化而来,钻营谋略的是世俗人心,虽为文略之道,却能以口舌杀人于无形,如果不是独尊孔孟儒术,你们这一门也不至于沦落江湖成了口舌小道。”又道:“比较而言,天机的几位兄弟可谓是各有千秋,各争擅场。”
  他说到这里顿住,然后又一指另外一个穿黑布褂子的白胖子道:“这是燕鸿飞兄弟,出身盗门,此盗非彼道。”
  李牧野会意点头,道:“我听说盗门有四老姓,甭管之前姓甚名谁,郝、燕、鹿、李,入了门就得改姓,四老姓各有一路特长,燕兄这一门可是精通钻天缩骨之术?”
  燕鸿飞谦辞笑道:“不过是微末之技,不登大雅之堂,全仗着霍大哥抬举才与各位兄弟同席。”

  李牧野注意到他抬手抱拳的瞬间,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格外的长,竟比其他手指长了一寸有余。关于盗门里的事儿没少听叶泓又说起过。燕鸿飞这两根手指所以如此特殊,是因为他从小练了一种特殊的手技,叫做分光掠影指。
  听着有点玄妙,其实就是一种偷窃手法,其中大有讲究,绝非一般人能练成的……
  这种手技必须是童子功,在很小的时候,当手指开始发育时就长时间用浓醋浸泡,至骨软皮皱时用力拉长,直至肿痛不能动弹时,再以紫河车,也就是胎盘晾干研磨成粉再混合芝麻和竹笋的汁液做成的膏来涂抹治疗。功夫未成以前,要用高山牛的奶涵养着,伤势养好后再用浓醋浸泡,膏药涂抹,牛奶涵养,如此反复直到养的手指如蜘蛛脚一般。
  这两根手指敏锐异常,灵巧非凡,出手的时候轻如风拂快似流光,才算彻底练成了。就算是练成了,也还要经常用高山寒地的牛奶来涵养,以保持其敏锐活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