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4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三天黄昏是这批丨毒丨品出货的日子,路线起始必须通过109国道的三重卡子口,这也是蒋老板搞不定的关卡。
  109国道地处西郊,是珠海甚至整个广东省最偏僻也最重要的一条国道,进出境百分之八十的外省车辆都要经过 这里,再往北走就是一座没有被开垦过的自然风景区,烈风穿过山林,将乔苍身上一丝褶皱都没有的黑衣吹得飒飒 逼人,远远看去风华夺目。
  我从车上下来,蒋老板已经在等我,他身后停泊着八辆同型号的货车,前两辆是丨毒丨品,后面都是军火,不过他 不知道,他以为也是丨毒丨品,其实早在咋夜凌晨阿坤就掉过包了,驻守的马仔也被收买,这出戏在我指挥下演绎得天衣 无缝。
  卡子口排了十多辆车等候检查,蒋老板递给我一根烟,被我回绝掉,他自顾自点上,“六姨太,不会出岔头吧
  我笑间什么岔头。
  他舌尖从口中抵出一枚烟丝,朝地上狠狠晬出,“您不会和条子联手搞我吧?乔老板也在场,货是从他这里拿 的,真泛水儿了大家一起栽跟头,我一口咬死,您有势力也没用。”
  我故作难过,“怎么我在蒋老板心中信誉这样低吗。”
  他冷着脸否决,“不是低,是压根没有,那晚之后我特意打听过,这常府六姨太到底是什么人物,不问不知道 ,一间我心就凉了半截,和您这样的髙手过招,不到最后一刻我都安定不下来。”
  我笑说您看我的,今天我保您痛快。
  他叼着烟卷,透过剌眼的霎气打量我,到了这一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说什么都没用了。

  所有车辆通过例行检查后,蒋老板这边的头车轧进了红线,扫描仪在车胎和车身晃了晃,忽然警铃大作,剌耳 尖锐的声响令蒋老板那方人马有些慌神,面面相觑萌生了逃跑退意,其中一个骂骂咧咧责怪我,“真他妈衰,要是 大哥自己找门道,兴许还能混过去,她一个小娘们儿能摆平条子,鬼才信。”
  在慌乱之中四名持枪武警朝这边冲来,作势要包围住车辆,为首的武警路过我面前时一眼认出是我,露出隐约 短暂的愕然,立正严肃敬礼,“周太太”
  我指了指被拦截在铁杆内的货车,“我的东西,赶时间,别查了。”
  武警皱眉,“您的东西似乎违禁了 ”
  我十分从容镇定,“只有几十包千冰,气体在你们这里都通不过,你打开放出来,我东西就坏了。”
  武警扭头示意执勤队长,队长笑说周太太有吩咐,那没说的,放行就是了,咱们都是周部长的下属,哪有以下 犯上的道理。
  武警得到命令立刻返回岗哨扬起一条手臂,做出通过的手势,铁杆缓缓升起,扬起的尘沙遮挡住一米阳光,天 地昏暗了两秒钟,杆掠过太阳,又是一片剌目的金芒。
  几辆货车有条不紊驶出卡子□,沉重的钝响撞击在地面,颠簸出两道车辙,最终畅通无阻奔向了 109国道。
  留下善后的马仔长舒一口气,有几个干脆瘫坐在地上,汗如雨下。蒋老板虽然吃了大亏,但他对我在广东的势 力非常大喜过望,他笑着说,“如果以后我还在这边做生意,不论是不是与乔老板,这一次的合作我可是看在六 姨太面子上,才忍痛割爱了两成利。”
  我笑说自然,只要您有需要,我愿意为您出面解决。
  在我和蒋老板说话时,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黑色奔驰缓慢停在国道外的围栏后,韩北从车上跳下,飞身跨过柵 栏,朝这边走来,他隔着三五米停下,喊了声苍哥,似乎让他过去说。
  韩北跟着乔苍出生入死多年,金三角那种有去无回的绝地他都平安无恙,能耐相当过硬,让他讳莫如深的一定 是大事。

  乔苍点了根烟,他迈出两步,侧身朝向韩北,他不知说了什么,乔苍原本平静的脸孔骤然间荫云密布,夹在指 尖要吸的烟也没有碰,“属实吗。”
  “没人看见是谁,但我想除了她不会有别人,毕竟这是在您头上动土,谁这么大胆子,有把握激怒您还能不付 出代价”
  乔苍在片刻的静默后,忽然发出一声轻笑,他用了几分力道,将烟蒂扔在不远处的芦苇荡中,一片浓烈的黑烟在 风声呼啸中升起,眨眼间燃烧起一簇火苗,呈迅猛之势往火海上烧。
  马仔看到冲过去扑灭火焰,可一片芦苇已经烧焦,变成了黑色灰烬,乔苍凝视说,“野火烧不尽。”
  韩北笑了声,“没有烧不尽一说,只有您舍不舍得。或许这样的女人确实很诱惑,也很让人割舍不下,这就看 您自己了 ”

  乔苍没有立刻回应,他看了那片灰烬良久,才无声无息收回视线,径直走向属于我的那辆车。
  我与蒋老板寒暄几句告辞,我坐进车里刚关上门,乔苍忽然按下锁,将四扇门四扇窗都封死,我心里咯噔一跳 ,猜到刚才的事和我有关,果然他没给我反应的余地,便抬起手凶狠掐住我脖子,“何笙,你又背叛我。”
  乔苍扼住我脖子的手指用了些力道,不至于让我室息,但他被烟灰烫过的皮肤,散发出炙烤的温度,逼得我退无 可退,只能在他掌心里残喘。
  我艰难间出一句,“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危险眯起眼睛,他对我的奸诈和从容了如执掌,他最初认识我时,我就是那样一副不择手段心机百出的模样 ,任我巧舌如簧撇得干干净净,骗过天下人,也瞒不过他。
  他大拇指挑起我下巴,将我细小的咽喉绷住,我被迫仰面和他对视,他深邃如漩涡的眸子,将我搅入其中, “你听不懂,出手做得却很明白,我还要怎么防备你才能识清你的陷阱,我从没有碰到过这样大胆又猖獗的对手。
  我紧盯他薄唇,一言不发,他不说清楚我绝不能不打自招跳入陷阱,乔苍沉默了片刻,掐着我脖子的手更加用力
  当这两个字从他口中吐出,我心里一颗巨石安稳落了地。我以为他掌握我窃取兵符的消息,质间我拿兵符做什 么,找我索要,这是帮派纷争,道上我的势力太零散,哪里是稳坐老大的乔苍的对手,来轮的磨不嬴他,我只有投 降的份儿,军火与兵符相比,前者我更好应对,也对我损失更小。

  我试图掰开他禁钢我的手,可他毫不留情,我没有法子,只好盘起两条细弱赤裸的腿缠住他的腰,手探入他衣 领,冰凉指尖沿着胸口温柔抚摸,一寸一寸,一点一点,赌上我全部妖娆和风情。
  我掌心停留在他津壮的腹肌上,“我也不是为我自己呀,你在金三角仇敌那么多,每天都争来争去的,我又亲眼 见识过,打杀那么血腥,自然需要大批军火支援,我运送过去有一半是给你留着,你如果要,记得告诉我,我会安 排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