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1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称呼他是没有问题的,****本来是老资格参谋长,军衔级别都到点了,因此直接升正师职旅长。
  而蒋忠毅的军训处是作训部的内部组成单元,正团级,蒋忠毅校正团职业没有任何问题。
  可见现行的军衔之乱,同样是校,关海洋是他的直接级,却相差了足足一个级别。
  李牧夸张的笑道,“哟,关部长变成关部长了,从后装到作训,恭喜啊!”

  关海洋嘴角抽了抽,勉强笑了笑,不好当着****的面开撕。要知道,舰队司令部很多任参谋长都是从陆战旅旅长提起来的,证明了陆战队的分量越来越重要。
  ****似乎真的对李牧起了爱才之心,又道,“李教官,怎么样,考虑考虑?别的不敢说,参谋长副旅长,我都能向面推荐。关部长在这里,他也跑不了要推荐。”
  关海洋忽然的发现玩笑开大了,这下不知道怎么解释了,难道说老杨啊你别费劲了,他要是去陆战队,旅长可没你什么事了哦?
  注:枪团今年的聚会在湛江,要为聚会存稿子,加更较困难,尽量争取聚会前加更一个……
  兵们在做最后准备了,纷纷的相互检查身的着装什么的,干部骨干不断的提醒一些注意事项做动员什么的。
  全副武装自然的是按照单兵武装来,一点折扣都不打,哪怕是水壶,也灌满了水,防毒面具雨衣手榴弹什么的全带,手榴弹当然是模拟训练弹。可以说,除了背囊,其他的都齐了。
  如果是老兵,李牧肯定会让他们把背囊都带。

  杨军是不死心的,哪怕新兵考核还没开始,从新兵的精神面貌以及他了解到的训练方式,还有李牧提出的追踪档案这样的想法,他都有理由认定李牧是个人才,更别说李牧是大校,那说明至少是双硕士毕业,这样能能武的人才可不容易遇。
  “李教官,你在训练基地这边是屈才了,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如的掌握一个团。我认为只有到作战部队才能最大发挥出你的能力来。怎么样,考虑考虑?回去我找舰队领导报告此事。”杨军很诚恳的说。
  李牧看得出杨军是很真诚的了,跨军区调个干部可不简单,而杨军愿意为此去找舰队领导,可见其真心实意,并不是说说而已。
  呵呵笑了笑,李牧说,“我到陆南特战基地不到半年,暂时的没有其他想法。”
  关海洋骑虎难下的,杨军要是继续纠缠下去,保不准李牧那个神经会发什么神经,他连自己都敢打,没准会动手把杨军给揍一顿——老子分分钟师长副军长什么的搞起来给你当参谋长?
  那总不能说老杨啊,你看那货四年前当了两任团长,两年前当了师长,是个完完全全靠战功杀来的猛人,被贬之前官至副军职,你让他给你当参谋长副旅长的会不会太开玩笑佐小小?
  关海洋给难住了,只能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生硬的转移话题,“哦,马开始了,诸位,来赌两把?一包烟。”
  “来来,部长同志,我可不怕你。”蒋忠毅配合着替关海洋解围。

  杨军一笑,道,“好哇,看看谁是最厉害的伯乐。”
  李牧笑着说,“我不参与了。”
  “那是,你是个BUG。”关海洋坡下驴,把杨军的注意力引开好。
  李牧眯着眼睛秃自笑着,小样儿,想跟我斗?还真别说,关海洋要是继续玩下去,他还真的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揍他一顿,而且关海洋还不敢生气。什么作训部部长都是大胡话。
  三人开始打量起来,跟研究赛马一样逐个的看过去讨论着。
  这边,李牧和张世杰、孙才聊了起来。

  “李教官,听说你要走了。”张世杰拿出烟递过来一根,给李牧点。
  李牧抽了两口,说,“应该不会太快吧。三月份全军狙击手集训,我还是希望能够有机会带一带。”
  孙才笑着说道,“李教官,基地当然是非常的希望你能留下来多工作一段时间,可惜决定权不在基地,很遗憾啊。”
  张世杰说,“如果调令没那么快下来,应该是能赶的。全军狙击手集训三月一号展开,全军各个军兵种的狙击手首次云集咱们陆南特战训练基地,一大盛事啊,李教官,我非常希望你能带带这一届。”
  李牧微微点头,“我找个时间和面谈谈,尽量争取。”
  他说得轻描淡写的,听在张世杰和孙才耳朵里却是响雷一般——果不其然,这个李教官背景深得很。
  一声枪响,新兵一连的新兵们吼叫着冲了出去,班长副班长全部一样的着装跟着跑。冲出起跑线的时候大吼几声,即体现了士气,也是给自己打气的最好方式——怕个叼,人死万万年干死鸟朝天!
  关海洋说,“买定离手买定离手,老杨,你可不能再变了。另外,老蒋,他-娘-的带过兽营你还磨叽什么呢。”
  蒋忠毅道,“好,定了,十一号。”
  原来每个兵身后都带了号牌。
  李牧忍不住笑道,“我说你们还来真的啊,赛马啊这是。”
  “呵呵。”杨军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他可不是关海洋和蒋忠毅,李牧这么说话显然多少的让他有些不愉快有些小尴尬。
  关海洋道,“老李,怎么着,你要不要加注。”

  “得了吧,我怕你们没钱买烟。”李牧摆了摆手。
  杨军更加尴尬了,这话说得可不是很客气,怎么能这样和作训部长说话呢,这个李教官全然没有之前的稳重姿态了啊,这目无长官的。唉,真是人无完人啊,杨军心里觉得遗憾。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赌。”关海洋摆手说,他还真不敢跟李牧犟,挨揍是挨怕了。
  五分钟后,新兵二连出发,又五分钟,新兵三连出发,以此类推。

  到了新兵九连,李牧兼任连长的连队,李牧往台边走了两步,对齐刷刷站在起跑线那里的新兵蛋子们说,“弟兄们,给老子死命往前怼!怼掉八连每人一根烟!怼掉七连老子给你们每人买一条烟!”
  “吼吼吼吼!!!!!!”
  新兵九连的新兵蛋子们狼吼似的昂头咆哮着嗷嗷嗷嗷的叫,那脸色都涨了个通红。新兵九连有什么是最难得的?烟!连长的烟!
  谁能抽连长一根烟,那是天大的荣誉!
  次马启才五公里拿了全连第一,连长赏了一根烟,全连官兵那个眼红得,恨不得把马启才活活撕了下锅爆炒加小辣椒!
  那仅仅是一根烟吗?
  那仅仅是一根大华吗?
  不!
  那是象征!
  那是牛-逼的象征!
  那代表着得到了魔鬼一般的连长的认可!
  人活一口气谁也不谁多个蛋你能抽连长烟老子也有本事抽一根!

  眼看着新兵连要结束了,再不拼没机会了!
  连长什么时候给别人发过烟,除了每次五公里的第一名!
  那仅仅是烟吗?
  不!
  那是吹牛逼的极大的本钱——老子当年在新兵连的时候连长都要给老子发烟抽!
  你瞧瞧老子多叼!
  再没有什么这个更刺激新兵们的肾腺素了。
  日期:2017-10-04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