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8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硬着头皮道:“只怕不是,据我所知,当初乡里截留了一笔钱,借着修大棚的名义划了出去。后来一分为二,金波提走了一笔,另一笔据说被路爱国转走了。”
  陈九江说完这话,心里怦怦直跳。别看这只是轻飘飘的几句话,陈九江可担着极大的风险。首先,关于金波和路爱国违法乱纪的事情你都知道,那为什么不上报呢?这可是包庇呀。好了,就算吕栋梁不追究他包庇的事情。若是县里调查了,又查不出什么问题来,那你陈九江就是欺骗组织。
  吕栋梁对陈九江的回答倒是非常满意的。这小子满肚子的肠子九曲十八弯,哪个弯里都不浅。但是在自己的面前,还是毫无保留的实话实说,说明他对自己是真诚的,是无保留的,也是信任的。
  所以吕栋梁并没有责备陈九江,而是说道:“怨不得纪朝先进了纪委,还揪着金波不放,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看来当初不让路爱国上,还是做对了。你到河西也有不少年了,你对路爱国这个人是个什么看法。”
  吕栋梁看似漫不经心的一问,其实却关系着路爱国的生死存亡。这不得不让陈九江慎重对待,也许他的一句话就可以让路爱国锒铛入狱。当然,他若是伸出友谊之手,也极有可能将他重新拉回天堂。
  更重要的是,若是路爱国翻了船,谁会上船呢?当前看来最有可能的就是富美丽了。这对陈九江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不说别的,单说今天晚上,就连钱勇敢都看出来,富美丽是将自己毫无保留的呈现给了何志章。陈九江自然也是看的明白。

  富美丽一到河西乡,陈九江就伸出了橄榄枝,但是富美丽视而不见,此刻为了何志章的三里多路,就将那含苞待放的花蕊,开成了娇艳待日曦的菊花。这说明什么?说明在富美丽的心里,陈九江真的算不上一盘菜。
  这样的人,若是上了船,指定是要争夺船长位子的。陈九江现在立足未稳,面对胸器逼人,而又深不可测的富美丽,只怕难以招架。即便是能够降服,只怕也会两败俱伤。
  想到这里,陈九江还是决定拉路爱国一把,于是认真的对吕栋梁道:“吕书记,路爱国这个人我是了解的。他虽然平素贪财好名,但是胆子却并不太大。这次之所以如此大胆,只怕是受了金波的蛊惑,利用。另外,路爱国虽然在工作中缺乏想象力,创造力,但是平素做事也算认真可靠。”
  陈九江此番话表达了两个意思,一个意思就是想要保一保路爱国,另外一个意思就是说路爱国这个人不但胆小怕事,而且没有太大的能力。再加上有这么一个小辫子在,今后会更好拿捏。

  吕栋梁也是这样的意思,在他的眼中,路爱国虽然年龄大上几分,但是毕竟能力有限。相比较而言,可比常务副县长富春生的那个会折腾的侄女好驾驭的多。
  于是,吕栋梁就同意了陈九江的意见,对他说道:“你回去之后,就代表我和路爱国谈一谈。看看他的态度。只要他态度端正,就让他立刻将挪用的钱补上来。毕竟我们党也是讲感情的,犯了错,也是要给机会改正的。”
  “另外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不要扩散了出去。县里马上就会有大动作,对下面的三十二个乡镇,逐一走访,调查。将那些蛀虫,一一的甄别出来,让他们接受应有的惩罚。”
  “九江啊,你要记住,我们的权力是人民赋予我们的。我们要用它来为人民服务,让人民过上好日。而不是做作威作福的大老爷。更不能侵体人民的财产。靠着挪用侵吞救灾款发财致富,这样的人,不配做党的干部,更不可能带领人民发家致富。所以要坚决剔除出去。”
  为人民服务不是一句空谈。吕栋梁是,孙有才是,陈九江也是。当然,还有一大批官员他们都和吕栋梁,孙有才,陈九江一样。满怀着报国热情,努力的践行着为人民服务这一方针。但是终因一些害群之马,让人民忽视了他们的存在。
  吕栋梁接着又说道:“不瞒你说,沈度书记刚从我这走,正磨着刀子,要狠杀一批害群之马。你回去之后,认真准备,到时候好好配合纪委的工作。”
  吕栋梁是做实事的人,平素最痛恨的就是尸位素餐还乱伸手的干部。所以这次就要借着救灾款的事情,狠狠的整治一批人。
  据陈九江的猜测,吕栋梁既然要搞动作,肯定是要抓一两个典型,杀鸡儆猴的。这其中最好的猴,就非金波莫属了。一来他是当时的书记,具有代表性。二来他已经下台,搞起来力度小的多了。当然,若不是自己保了路爱国,路爱国也是够分量的。
  陈九江走了之后,吕栋梁自言自语的道:“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
  田欣悦道:“那是当然,我这个伯乐的眼中可不出庸才。”
  吕栋梁道:“我说的可不是这个。”
  自陈九江一进家门,吕栋梁就觉得哪里不对劲。直到他走的时候,吕栋梁才想起来,不对劲的地方就是陈九江身上那件崭新的衬衣。
  吕栋梁记得清清楚楚,上次县里的一个公司开业,邀请了他去剪彩,秋天也去了。剪完彩,公司里送了领导每人一件精品衬衫。当时因为那个公司考虑不周,只准备了男式衬衫,没有女式的,所以秋天只得挑了一件男式的带上。
  吕栋梁当时可记得很清楚,那个公司的老总,满头大汗一个劲的给秋天道歉。秋天倒是没有在意,安慰他说,男式的就很好,正好想给老公穿。而陈九江今天穿的这件,正是当时那老总送的同一个款式。
  所以吕栋梁猜测,陈九江半夜三更不陪着钱勇敢聊修路,反倒是待在了秋天的家中,只怕这其中有些猫腻。即便他们之间是清白的,但是组织部长家,可也不是谁都能换衣服的呀。所以吕栋梁才说陈九江是个人才。
  田欣悦就问他:“你说的不是这个,那是什么呢?”
  吕栋梁不想告诉他自己的猜测,唯恐破坏了她那个好弟弟的形象。再者说了,作风问题,毕竟只是小节。如果陈九江真如自己想的那样,可以在秋天那里随意的换衣服,这只能说明他和组织部之间联系紧密,前途无量啊。于是吕栋梁笑着道:“我说的就是这个。”
  田欣悦不乐意了,瞪起了美目,怒道:“嘿,今天皮痒了是吧,居然和我打起了哑谜。”
  田欣悦那大眼瞪的真是迷人,吕栋梁顺势就将她拉到了怀中,附在她耳边说道:“就是痒了,等着你来搞弄呢。”
  都是老夫老妻了,田欣悦当然明白那个弄字是什么意思,当下俏脸红霞密布,最终嗔道:“看看你这大书记,居然也会说弄,丢死人了。”
  吕栋梁将她抱到了床上,口中说道:“书记怎么了,就不能和自己的老婆私下里沟通一下了?再说,这个弄字可是神妙的很,只有弄了,你才能知道其中的韵味。”

  吕栋梁和田欣悦夫妻二人在家中唱着梅花三弄。只是外面可辛苦了陈九江。
  日期:2018-03-0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