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8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志章执政绿林,依托玉河大道修建的契机,加紧招商引资,使绿林出现了跨越式的发展。这不但让富春生十分满意,就连吕栋梁对他也是青睐有加。估计干完这届,就会进城坐上副县长的宝座。
  这样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一言一行都让富美丽折服,那傲视群雄的心也蠢蠢欲动起来,于是一咬银牙,妩媚的对着何志章道:“既然何书记如此慷慨,小妹也就舍身取义。不过若是真的在这酒桌上壮烈了,还要哥哥做好护花使者,不要让他们占了我的便宜。”
  何志章听了欣喜过望,他那么聪明的人,哪里听不出富美丽的潜台词呢,这可是明摆着以身相许了呀。何志章立刻高兴的道:“妹子放心,你只管喝酒,一切都交到了我的身上。”
  富美丽拿过酒杯,胸一挺脖子一扬就喝了个干净。钱勇敢在那面奸笑着又递过来满满的一杯,富美丽又连喝两杯,再也受不了了,握着嘴,就冲了出去。
  何志章给林会吟丢了一个眼色,林会吟就跟了出去。何志章这才叹了口气道:“美丽书记,还是真是叫人敬佩。陈老弟,你尽管放心,过两天我就让人将钱打到你们河西的账上,到时候你可不能亏待了美丽。”
  陈九江道:“哥哥放心,我这人最讲原则,说过的话哪里会不算呢。”

  钱勇敢道:“美丽都醉了,这酒也没法喝了,还是散了吧。”说完在杜娜娜的搀扶下,摇摇摆摆的走了。
  送走了钱勇敢,陈九江道:“老哥,今晚你是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了。可苦了小弟我了。”
  何志章笑道:“那可没有办法,这种事情可不流行礼让。老弟要是寂寞,就去洗浴中心找找乐子,这张卡你拿着,消费了就算在我的账上。”
  何志章说的对呀,这种事情可不是梨,而何志章也不是孔融。虽然陈九江对林会吟很感兴趣,那也只能偷偷摸摸的去做。若是光明正大的当着面的讨要,只怕立刻就会将他惹恼。从他做事的风格,不难看出风何志章这人可不是个慷慨大方的主。
  陈九江将卡塞进了包里,告辞了何志章,开着吉普车跑了出去。陈九江被那夜风一吹,心里没有冷静下来,反而被那凉风点燃了血液里的酒精,更加的急躁起来。本来去洗浴中心的吉普,也不知怎么就拐到了常委家属院前。
  秋天现在搬进了常委楼,他那老公嫌那里太过压抑,并没有妇唱夫随。陈九江将车停在路边,就摸进了秋天的院子。
  常委楼是老顾在的时候提出并修建的,清一色的两层小楼,全是欧式风格。掩映在绿树丛中,依靠在大河西畔。
  作为建设者,老顾只住了几天,就搬去了市里。但是即便如此,大河县还是为他保留了原来那套院子。既是因为老顾升了政协副主席,也是因为房源充足。

  秋天很久没见陈九江了,此时见他来到,很是开心,一关上了房门,就依偎在了陈九江的怀中。
  二人亲昵了一会,陈九江就从包里拿出了一套睡衣递给了秋天。这套睡衣是陈九江在省城的时候买的,丝绸的面料,最新的款式。秋天一见就喜欢上了,立刻去了洗澡间沐浴更衣。
  陈九江也想和她一起洗个鸳鸯浴,不想秋天手疾眼快,将陈九江锁在了外面。任陈九江如何央求就是不开房门。
  陈九江没了办法,只得躺在沙发上,想着坏主意。只待秋天出来,就狠狠的收拾她一顿。
  当秋天穿着新衣,俏生生的站在陈九江面前的时候。陈九江也被她那娇笑怜依给魅惑了。这才知道古人说的,美人出浴,如那出水芙蓉,含苞的荷花,是个啥样的意境。尤其是秋天身上的香气,似麝似兰,让人沉醉。
  俗话说的好,是可忍孰不可忍。陈九江今天晚上可是忍耐的太多,早到了忍不住的时候。立刻饿狼一般,就扑向了娇嫩的小绵羊秋天。
  此时秋天不乐意了,人家辛辛苦苦的为你着装为你容,你却光着屁股,静候佳阴,只为一日,那怎么可以呢?人家感觉自己美美哒萌萌哒,还是要多现一现的。不但如此,你陈九江也要打扮的帅帅的,这才般配。
  秋天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件精品衬衣,递给了陈九江让他也穿上陪自己秀一秀。陈九江没有办法,只得照办。
  有的时候穿衣服是为了美,就像秋天一样。有的时候穿衣服只是为了再脱,就像陈九江一样。陈九江穿上了衬衫就将秋天按到在了沙发上,秋天一边骂陈九江不不懂情趣一边情难自抑,半推半就,软在了陈九江的怀中。
  陈九江一边恶狠狠的脱着了衣服,一边叫嚣着道:“什么是情趣?这就是情趣。现在就让我好好教育教育你这个淘气的孩子。”
  陈九江抽出了鞭子,就想好好的鞭策一下秋天,不想这时候放在茶几上的大哥大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陈九江自从配上这大哥大之后,自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消息顺畅,沟通便利。那感觉就像是河西乡的一切时时刻刻都在把握中一般。
  当然,这大哥大也给他带来了副作用,那就是没有得闲的时候。找你的人可不管你是闲着打飞机,还是忙着干部长,反正他得拨电话。
  陈九江对这不识情趣的来电,自然是不想接的。秋天却忍着临门之痒,劝他去接。陈九江一想,大好的夜晚,有的是时间,反正也不急于一时,就一边拿起电话,一边坏笑着将秋天的头按在了胯下。
  秋天憋红了脸,狠狠的拍了陈九江一巴掌。这可是她的第一次经历,此前可是没有过的。不过看着今天高兴,也就随了他的意,张开了小嘴,就含了上去。
  不想神奇的事情却就此发生,那东西刚一入口,就如那电视上广告的巧克力一般,软软的,滑滑的,入口即化了。这一下可吓坏了秋天。俗话说的好,没吃过肉,可也见过杀猪的呀。这个东西可是越含越热,越含越硬才对呀。
  是自己魅力太强,还是陈九江太过激动?秋天不由疑惑的抬起了臻首。只见陈九江面容严肃的将电话放到了耳边,一只手放在嘴边冲着她比了一个禁口的姿势。
  大哥大真是神奇,那小小的蓝屏上居然带着来电显示。陈九江只扫了一眼就就认出了这是吕栋梁家的座机。在这半夜三更的时候,吕栋梁突然来电,显然不是因为田欣悦想他那么简单。
  陈九江轻轻的按下了接听键,然后笑着说了一声姐。那面却传出了吕栋梁威严的声音。陈九江立刻改口叫了一声吕书记。

  吕栋梁问:“九江,你在哪?”
  陈九江低头看了一眼秋天,含糊的道:“我在县里。”
  吕栋梁道:“在秋部长那吧?”
  陈九江暗自庆幸,幸亏没有说谎,不然就完蛋了。急忙干脆的回道:“是。”
  吕栋梁道:“要是没事,就到我这里来坐坐。”说完咔的一声就将电话挂了。
  吕栋梁自从当上了县委书记,说话也越来越高深莫测,尤其是情绪上控制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陈九江隔着电话,可听不出他的态度里。心里难免有点忐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