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2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提到这个问题,顾秋自然也谈起对中小企业的扶持。
  做为一届政府班子,要发展经济建设,势必对这些中小企业进行扶持。顾秋说了,扶持中小企业,就好比我们栽树,树小的时候,我们要精心培养,灌溉,等它长大成材。
  这个比喻很恰当,但是在平时的工作中,这个扶持力度非常的不透明。有人抱怨,一些该得到扶持的企业,没有得到扶持,一些巧立名目,鱼目混珠的企业,反而得到扶持了。
  朱紫君这个人很圆滑,虽然每个人都知道她喜欢在背后打小报告,但是她却不当着人的面得罪你。
  表面上,她依然嘻嘻哈哈的。

  朱紫君在顾秋办公室谈了很久,快要下班了才离去。
  韩琛说,“区里的张治国来了。”
  这个张治国,搞到快下班才来。顾秋发现,他还真是个怪人。张治国这人当上代区长,一点都不殷勤,除了正常的工作汇报,根本不会阿谀奉承的一个人。
  顾秋让他进来,张治国呢,满头大汗的,背心都湿透了。
  顾秋问,“你这是在干嘛?”
  张治国道:“我从工地上赶过来的。”然后,他要了一杯水,一口气咕噜咕噜喝干了,随手把杯子一放。
  “区里的几个重大项目,我发现了一些问题,正在处理。有些情况,想跟您汇报一下。”
  顾秋道:“你说吧!”
  张治国道,“关于上次那个亮化工程,我就不多说了,这几年不准备大动。但是一个治污工程,一个自来水净化工程,这是目前最主要的项目,都是关系到整个区里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大工程。压力很大啊!”
  顾秋问:“如果没有压力,那你就只要坐在办公室就行了,工作岂不是太轻松?”
  张治国道:“顾书记,恕我直言,市委班子多位领导给我打招呼,递条子,有些事情,竟然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了。我看这事,必须向您请示。”
  顾秋明白,他这是要自己约束常委班子,不要给他添麻烦。
  象这类情况,顾秋心知肚明的,一般人自然不会跟顾秋直说,张治国却是把这话说出来了。
  顾秋看着他,郑重道:“这事还需要你自己解决。”他想试试,张治国能不能顶住这些压力,秉公办事。
  张治国咬咬牙,“好吧!”
  区里今年搞了两个大项目,都是从民生出发的工程项目,一为环境,二为民生。顾秋对这两大项目很重视,因此召张治国过来了解情况。
  。。。。。
  张治国这人,脾气很古怪,也算是体制内一大奇葩。
  很多领导亲自给他打电话,希望他照顾一下某个企业,或某家公司,但他这人,说一不二,绝不妥协,根本不给人家面子,一切都按制度办事。
  因此,有人说张治国的坏话。
  顾秋呢,倒是听说过了多次,但是他心里有数。区里的干部,能做事的,张治国倒是其中一个。

  这天韩琛和英姿去民政府领取了结婚证,打算挑个日子把酒给做了。韩琛不想耽误工作,所以他把结婚时间定在五月一号。
  其他的事宜,都准备好了,只等着做酒。
  韩琛在奇州没什么亲戚,结婚的这些事,都是礼仪公司一手草办的。酒店,结婚用品都准备好了,这次只准备了二十桌。
  韩琛结婚,江世恒帮他忙前忙后,韩琛也落得个轻松。
  只是他很不解,英姿居然如此没有任何要求,答应嫁给韩琛。

  用江世恒的话说,现在的女孩子都很挑的,英姿却非常好说话,根本就不提任何要求。
  顾秋对韩琛的婚事,一向比较赞同。
  倒是朱紫君听说,英姿要和韩琛结婚了,感到非常惊讶,这一切本来是她一手炮制的,没想到还真成事了。
  朱紫君比较高兴,当然她并不知道,英姿已经不再听熊凯这个姐夫的话了。有一点,她万万没想到,一个女人一旦爱上了某个男人,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她就不再对别的男人言听计从了。
  熊凯当然也不会说,英姿现在变了,不怎么听他招呼,如果说出来,会让老板觉得,他会失去利用价值。
  朱紫君跟熊凯说,董清的事,你也要抓紧。
  虽然这事,不能一蹴而就,但是他们要做好准备工作。要不断制度机会,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熊凯知道,董清的事,才是大事。
  自从知道英姿要与韩琛结婚之后,熊凯不开心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很快就想明白了。等自己完成了老板的大事,到时下放为官,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男人,当以事业为重,别在这些小事上栽跟斗。所以熊凯很快调整了心态。
  这天他把董清家那个生病的老公丨安丨排进了医院,董清说家里没这么多钱,住不起院,但是熊凯跟她说,不要考虑钱的问题,我会帮你解决部分,再加上你们工厂可以给你一些援助,医药费应该不成问题的。
  董清这才答应下来,让久病不起的男人进了医院。

  熊凯安排好了这一切,又去会所消费。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又在这里碰上曾少的老婆丁敏。
  丁敏一脸高贵,打扮得很性感。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看上去心情不好。

  熊凯犹豫了很久,才过去打招呼。
  “你来了!”
  丁敏画着眉毛,眼影,嘴唇很红。
  熊凯点头,“你怎么又来了?”
  丁敏说,“我喜欢这里!”
  看到熊凯左顾右盼,丁敏说,“不用看了,我是一个人来的。”
  熊凯还是有些顾虑,这毕竟是曾少的女人,而且是曾部长的儿媳妇,如果事先知道她的身份,就是用刀架在熊凯的脖子上,他也不敢乱来。
  丁敏说,“怕了吗?”
  熊凯苦笑,“说不怕那是假的。没有人会不害怕。”
  丁敏冷笑,“那是你没有实力。”
  熊凯脸上闪过一丝痛苦,没有实力这句话,就象一把刀子一样,插在他的心坎上。做为一个男人,究竟要有多大的实力,才能做到不害怕?
  虽然说曾少没什么了不起,但是熊凯一个小小秘书,只怕这辈子都无法与之比肩。可自己偏偏阴差阳错,上了他的女人,他能不害怕?

  丁敏一仍讥笑,“你太让我失望了,什么时候能象那天晚上,你在床上的表现那样就好了!”
  熊凯一脸尴尬,不敢接话。
  “如果你是一个男人,就别让我失望!”
  丁敏扔下一张房卡,看了他一眼,飘然离去。
  熊凯看了很久,这才伸手抓起桌上那张卡,猛地把杯中的红酒一喝,他娘的,老子今天晚上就做一回男人!
  医院里,出了个意外医疗事故。

  董清的老公在一次手术中,因为意外死亡。
  如今医院里围着一大堆病人家属,正在那里闹事。董清的公公婆婆,在董清面前很凶,很恶,可发生这种事后,却显得老实巴交的。
  但是他们的亲戚都怪董清,本来在家里好好的,送到医院来做手术就出事了,他们把这责任怪在董清身上。
  董清是有口难辩。
  不过医院方面很积极,表示愿意赔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