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4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轻轻晃动杯口说无妨,我要下水的地方多了去了,不差这一桩,而且不劳蒋老板担优,我栽跟头那天,怕是 不会到来的。
  蒋老板恶狠狠哼了声,他将皮包夹在肢下,一脚踢开挡路的阿媚,风风火火往包房外冲,他拉开门的雲那,撞上 了正要进入神清气爽的乔苍,他沉默打量蒋老板猪肝色的脸孔,唇边的笑意逐谳加深,他侧过身体,让出_条路, “我等你梢息。”
  蒋老板朝咕哝了一口痰,但触及到乔苍那张看似微笑,又暗藏凌厉锋芒的脸,忍了忍终究没敢吐出来,他消失 在走廊后,乔苍挥手示意三个小姐出去,当包房只剩下我们两人,他问我,“有把握吗。”
  我躺倒在沙发上,腿间春光乍谢,光束将我照得斑驳而巢红,像极了刚刚从欢爱中抽身的放荡。

  “没有把握的事,我也不敢班门弄斧,给你惹麻烦。”
  他居高临下俯视我你给我惹的麻烦还少吗。”
  我挑眉媚笑这一次我不就还给你了吗。”
  他沉默片刻,发出_声有趣的闷笑,他实在不可想象,一个小小的嫩女人,能把蒋老板逼得进退不得,我从沙 发上一跃而起,勾住他脖子,“乔先生现在清心寡欲了,到嘴边的肉都不吃,阿玉那么好的货色,我都没长她那样 销魂的臀。”
  他凝望我阖动的红唇,口红被酒水稀释,融化了许多,仍妖娆诱惑,等人采撷品尝,他一字一顿说,“自从对 何小姐的滋味上瘾后,我就不打算再碰触其他女人。”
  我那么迫切想知道,乔苍口中的不碰是否包括他妻子,还是仅仅除我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情妇。不过我最终忍住了 这份冲动的质问。我必须遵守成人游戏规则,不论情浓到什么程度,关于他和常锦舟的一切,他不提,我绝不可以 往上面引诱。
  乔苍从江南会所离开连夜乘船赶回特区,盛文出厂制造的一艘投入蛇口港的货船出了事故,原本事情不大,因 为没有死伤,只是淹毀了一百公斤的货物,赔点钱可以了事,可生意场上乔苍的敌人非常多,对盛文这块肥肉也视 为拦路虎眼中钌,抓住大好良机纷纷落井下石,将丑闻捅了出去,随着事态不可控制的发酵,乔苍不得不亲自出 面镇压。
  我回到常府吩咐阿琴找后厨保姆借一张手机卡,用这个陌生号码联络马局长,我要求他向珠海市局和边防国道 的卡子口特警打招呼,这两天会出一批货,不要例行检查。
  他间我是什么货。
  我如实说是蒋老板和乔苍交易的一批数目庞大的丨毒丨品,但公丨安丨不能扣押,必须让丨毒丨品安然出境,我有更大的鱼要 钓。

  马局长在那头沉默了片刻,“丨毒丨品交易,我们明知违禁,就这么放行,上头追查下来,吃不了兜着走。”
  我伸手推开窗子,语气不耐烦说,“你们没抓住的丨毒丨品交易足有上百次了,上头追究了吗?中缅边境常年战火 纷飞,云南的缉毒警就都负罪自杀吗?容深牺牲在金三角,那才是我的大鱼,我不是你们的卧底,你们吃不吃得了 和我无关。我借这次交易做诱饵,目的是钓鱼。抓蒋老板等他回河北随时都能抓,在珠海不行。”
  马局长听出我态度不容更改,他想了下,“也就是说您并不出面保这个人,只是要求我们过后追踪他,对吗。
  我说是,在广东我保他,出了省你们做主。
  他长出一口气,“没间题。另外您替我们挖出一张埋在暗处的贩毒网,这是立功。”

  我没有和他多说,更不计较那些虚名,我匆忙挂断了这通电话,又给阿坤发了条短讯,让他立刻到绣楼找我。
  我沏了一杯香气浓郁的花茶,坐在屋檐下的椅子侍弄花草,君子兰比两个月前开得更茂盛了,也更苍翠了,似 乎能据过这个漫长多雨的冬季,此时夜色很深,空气中凝结着缀满冷意的露水,我等到茶从一盏变为半盏,从温热 到冷却,回廊终于投射下一道迅速逼近的人影,他停在距离我几步远的位置,低垂着头,“何小姐您找我。”
  “军火安顿好了吗。”
  “在容业街三栋别苑,之前是老爷没名分的小妾柳小姐居住,后来她不懂事,惹怒了老爷,就赶走了,一直 空着。我觉得那边僻静,姑爷也从不过去,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嗯了声,“两日之内有机会运出境,你估算下可以承重3吨的货车需要多少辆。”
  阿坤两根手指捻了几秒钟,“六辆。留下三百支短枪和三千发子丨弹丨,我们在省内自己的兄弟用。”
  蒋老板这次不仅是我的诱饵,还是我的挡箭牌,不论是马局长还是珠海的条子,都对常秉尧走私军火心知肚明 ,若不是证据不足,又被乔苍从名义上拿走了这股势力,对峙之下没有胜算,他们早就掘地三尺挖出来了,所以会 非常留意和常府有千系的人,尤其外界哏中我这个腹黑歹毒的六姨太。
  直接押送出境,我再怎么编幌子摆身份压他们,条子嘴上答应背地也要查,我等于惹祸上身,我根本把控不了 这份已经上升到走私犯罪的凶险局面,借用蒋老板运送丨毒丨品的保护伞偷渡军火,让条子的注意力在他身上,是我金 蝉脱壳最万无一失的路子。
  “从广东到云南,走山路要多久”
  “恐怕要几日了”
  “宁可绕远耽搁点路程,也不要被查,出了广东我就保不住你们了。”

  我拿起茶盖,在水面浮了浮,眼底杀机一闪,“如果有条子穷追不舍,怎么千方百计也甩不开,就开枪解决吧。 这趟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平安抵达金三角,立刻通知我。”
  阿坤抬眸看了我一眼,一声不吭转身,他走出几步又迟疑停下,“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咱们的货跟在运送丨毒丨品 的车后一起过卡子,也就是骗条子而已,为什么一定要C`ha 手贩毒的生意,您滚入泥镡,再想洗白就难了。”
  我将茶水尽数泼在一株即将枯萎的植物上,“跟在后面,跟紧了那些马仔是瞎子吗。跟远了,条子是傻子吗? 两边都不可能糊里糊涂,在眼皮底下让我得手。而我无缧无故C`ha 手乔苍和蒋老板的生意,他一定会多想,只有往死 里压价,摆出夺利的架势,才能打消他的怀疑,也不是小钱了,他谈不下的,我谈下了,他只当我调皮爱逞能, 哪想得到我连他一起欺骗利用了。”
  阿坤笑了几声,“何小姐幸好是女子”
  他留下这句话,纵身一跃翻下围栏,顷刻间消失得彻彻底底。
  我凝视茶盏失神,是啊,幸好是女子,如果我是男子,这条路也不是我能走的了。
  这些爱恨情仇,刀光剑影,也不再属于我的人生。
  日期:2017-10-28 07: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