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4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脸上波谰不惊的笑容被一丝狞笑取代,“在商言商,以后合作与否,蒋老板把心肠染得这么黑,我还会考 虑吗。”
  我不动声色饮酒,商人都黑心,但直截了当说却是犯忌讳,蒋老板有些不满,“乔老板,这圈子谁能黑得过您 常老是江湖最顶级的军火贩子,他什么胆量没有,这几个月涉及丨毒丨品生意都仅仅是是一成进,一成出,根本不谋 利,混个毒市的百事通而已。您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把价格咬得这么死,一点余地不给。我们合作这么多回,您切 了我多少利润,心里没数吗?乔老板,道上但凡有点骨气的,都受不了您这样欺压。”

  乔苍从口袋里摸出烟盒,他抽了一支叼在嘴角,阿玉先他一步握住了打火机,偎在他肩膀点燃,他嘬着后伸手推 开她愈发挨近的身体,朝脚下吐了口白霎。
  “能出手的货,你们也不甘心给我切,既然找到我,就是泛水儿扛不住,我接不了的生意,谁也不能。 蒋老板呵呵笑您本事我认可,但好歹合作这么多次了,也要讲究点颜面吧。”
  乔苍扬起一边唇角,“佳酿和美人,我给足蒋老板颜面了。”
  乔苍最擅长拉锯战,这条路子和他斗不赢,蒋老板彻底被激怒,“佳酿美人我自己也可以拿钱买,您算盘打 得未免太津妙,这么多货,一成利就是八百多万,我把会所的小姐都睡过来也用不了吧。”
  乔苍眛眼盯着_截焚化的狭长烟灰儿,(‘没商量。”
  “谁说没商量。”我忽然开口打破这份僵持,阿玉看我杯子里的酒水光了,又为我续了一点,我笑眯眯说,“ 当然有得商量,蒋老板从北方来做这单生意,总不能空手而回
  他眼睛瞬间亮了亮,“这么说让利一成的条件,六姨太愿意答应
  我主动碰了碰他面前的酒杯,“何止让一成,蒋老板,是两成。”
  他一怔,整个人大喜过望,两成是一千六百万,这买卖又不上税,一单多拿下这么多,换谁都乐傻了,他声 音内都是雀跃,“这么大的事,六姨太能做主吗
  我说当然,乔先生也不会有意见。
  乔苍半副脸孔隐匿在黑影中,他猜不出我的意图,但知道我绝不会吃亏,蒋老板哈哈大笑,他看着乔苍感慨,“ 乔老板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我磨破了嘴皮您都不肯,六姨太一句话您就认了。”

  他满脸堆笑念叨合作愉快,我大喊慢着,用执杯的手压住他要饮酒的手,“您是不是理解措了,我是说让您压 两成。乔先生六成不变,您三成,另一成要孝敬上面的,再加回乔先生名下,三七开。”
  蒋老板愣住,乔苍沉默了两秒钟,在我旁边发出几声有趣的轻笑。
  他将我从怀里推开,脱掉西装搭在沙发背,抽了几张纸,起身走向虚掩的木门,“我出去一下。”
  这场合他确实应该避开,否则蒋老板栽得太狠了,男人栽和女人栽意义不同。我耍懒使诈的本事在风月场一绝 ,乔苍知道我敢C`ha 手一定有法子应付。

  蒋老板拎笑了两声,仍觉得不过瘾,他索性笑起来没完没了,将几个小姐都吓得发毛。
  “六姨太,您是逗我,还是玩我呢。”
  我慵懒而风情陷入真皮沙发,端着酒杯时不时抿一□,也不急着反驳,等他自己压火,我估摸差不多了,才慢 悠悠说,“场面上,我一向严肃对待,虽说我长了一张不规矩的脸,可我办事还是守规矩的。”
  蒋老板不吃这一套,他凶相毕露,“守规矩?这他妈破坏了道上交易,懂吗。”
  我脸孔在昏暗的彩光笼罩下,泛起秋波般的光晕,我凝视杯子里的酒水,“贩毒的门道我清楚,甭打算蒙我。 这行毛利大着呢。黑市300—克的二等冰*,上货价260,蒋老板从乔先生这里进货,四成倒手是220—克,三成你还 拿1%呢,可乔先生在工厂的投入,一克才80元,卖你也是这个价钱,你不过做了一个中转站,和他风险同担。越是 上好的纯货,毒贩子越是赚得狠,买主都是什么人物呀,明星,老板,官二代,差什么也不差钱,几千_克也掏 得起,你们赚得不就是他们吗。”

  蒋老板舌尖用力舔过门牙,“可我再压两成,我还剩多少?”
  我伸出几个手指比划160,他脸色更难看,“我投入的人力,我打点卡子口,这些钱就占据一成,我净胜80块, 我他妈合着赔本赚吆喝?六姨太,一个女人,这胃口也太大了。”
  他将香烟折碎踩在脚下只手拎起酒瓶子,磕在茶几边角狠狠一撅,咔嚓一声,酒瓶拦腰斩断,碎碴子四 溅,其中一点粉末割伤了阿娇的脸,她捂着鲜血讲漓的皮肤惊叫着往沙发角落躲闪,仍没有躲过,第二重飞舞的玻 璃茬子又割破了她的手臂和丝袜,阿媚蹲在墙角抱头,我和蒋老板在一片嘈杂混乱中对峙,谁也不让。
  “买卖做,咱们四五开,一成我打点渠道,不做,我和乔先生就当从没认识过。我在河北省混了二十年,从小 喽啰熬到了今天北方在号的毒贩子,我也不是吓大的,什么风浪都见识过,还会栽在一个女人手里吗?”
  他气势汹汹拿起手包要走,我嗤笑一声,触了触胸口冰凉的翡翠,“栽不栽,您离开广东那天就知道了。”
  他身体僵了僵什么意思。”
  “蒋老板在特区和乔苍交易了不止一次,市局的周局长,令您闻风丧胆吧。”
  他五官抽搐了两下,我指了指自己,“我是他遗孀。特区,珠海,整个省公丨安丨厅,我的面子比钱财管用,我一句 话,无数条子倾棄而出,蒋老板在我面前暴露了身份,您还想安然无恙吗?生意场没有强买强卖一说,却有兵不厌 诈,这批货只要您认了我的条件,我保您过卡子口,不要说三重,哪怕三百童,我站在那里,就让你不费吹灰之
  力。”

  我从进门便笑里藏刀,此时连刀子都不肯给,我拎若冰霜的眉眼,藏着当仁不让的狠气,“蒋老板,我在白道 上的人脉,是您十成都拿不下来的,傍上了我,就等于拿了一张公丨安丨面前的通行证和免死金牌。乔苍在广东没人能 动,这批货他照样可以给任何下家,可广东省厅_旦联络了河北省厅,您这位大毒枭,还能逍翻何时。”
  蒋老板脸色铁青,他咬了咬牙,“摆我一道?”
  我嗤笑出来,“黑吃黑,不是你们常玩的吗,谁让您摆措了谱,摆到我面前来了?我给您选择,如果您不肯见 好就收,这一次我还真吃定了。我要您九一开,您不开,就去市局里面观光吧。”
  我吩咐阿玉再为我斟半杯酒,蒋老板龇牙咧嘴在原地握了握拳,“行,六姨太,我今天长了见识。您这样明目 张胆保着我贩毒,您可也下了水,久在水中游,就没有不湿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