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51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啥呢,没见过骡子啊?”三姐厌恶的白了张大雕一眼,印象中,她依然认为张大雕是个二愣子,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了。
  张大雕憨笑道:“这个……这个叫骡子吗,我怎么看着像驴子呢?”
  “没见识的家伙。”三姐没好气道,“骡子是马和驴交*配后产下的种,长相自然像驴子了,可驴是驴,骡是骡嘛!”
  张大雕哦了一声,暗中眼中转动道:“这这这……这骡子的尾巴好漂亮啊,是不是可以用来做二胡啊?”

  “哟,你还知道这尾巴毛可以做二胡啊!”三姐磕着瓜子,戏谑道,“怎么,你想学做二胡吗?”
  张大雕憨笑着点了下头。
  三姐撇嘴道:“人家好好的尾巴毛长的尾巴上,我凭啥给你啊?”
  张大雕支支吾吾道:“你……你给我几根尾巴毛,我以后帮你干活!”
  三姐也知道二愣子是个本分勤快的人,闻言眼睛一亮:“好娃,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推三阻四!”
  “我说话算数!”张大雕憨厚的保证道。
  “好,那我去找剪刀。”三姐说着就要进屋找剪刀。
  张大雕急忙道:“别剪短了,用手拔!”
  三姐气道:“你想让骡子踢死我啊?”
  张大雕道:“那我自己拔总行吧?”
  三姐紧张道:“别开玩笑啊,这骡子真会踢人的!”
  “我不怕!”张大雕傻笑道,“你就看好吧,我保证它不踢人。”

  三姐还要阻止,张大雕却疾步走进后院,伸手抚摸起骡子的鬃毛来,就把要说的话又吞了回去,因为她知道,自家这骡子脾气很坏,从来就不让陌生人靠近自己,今天倒是日怪了,居然任由张大雕靠近抚摸。
  张大雕得意的一边抚摸,一边托起尾巴毛仔细观察起来,发现,这骡子的尾巴里有一撮特别长,而且特别乌黑发亮,心里就想,难道这一撮尾巴毛就是宝贝,不能啊?
  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侧身扯住最长的一根,猛的拔了下来。
  那骡子有些吃痛,扬起蹄子就要踢人,不过终究还是没踢,张大雕就继续安慰抚摸,等它变得温顺后,又拔下一根……如此反复再三,终于拔了下了七根特别长,又特别乌黑发亮的尾巴毛。
  期间,三姐一脸惊讶,连连道:“二愣子,你行啊,居然有胆子拔骡子的尾巴毛!”

  张大雕只是得意的傻笑,解释道:“畜生也是有灵性的,它知道我对它没恶意,所以才让我拔的嘛!”
  “呀,你还知道畜生有灵性了,真没看出来啊!”三姐另眼相看的打量着张大雕,或许是源于女人的直觉吧,总觉得今天的二愣子有些与众不同。
  这三姐和赵兰一样,也是风瘙入骨的货色,只是有一点小肚腩影响了美感。而在张大雕眼里,这又属于生过孩子的特征。
  “好了,毛都被你拔光,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哦!”三姐把张大雕送出门外,还难得的抛了个媚眼。
  回家后,张大雕把零食交给安大娘,便躲在自己房间里研究起尾巴毛来,可研究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最后还是决定用祭炼的方法试试看,因为他怀疑这尾巴是低级法宝材料。
  于是,他用神识试着从尾巴毛的根部进入,结果,神识轻轻易易的就进去了,只是,这尾巴毛里的空间好像是一根细长的血管,腹壁还布满了纤维状的厚厚的网络纹路,而两头两尾完全是封闭的,使得整条血管中空。
  “日怪了,这里面的空间居然不需要开辟就有了,难道,这骡子的尾巴毛天生就是法宝吗,没道理啊!”
  张大雕好奇极了,试着把先天之气输送进去,很快,细长的血管内就注满了先天之气,不过,先天之气注满后,腹壁并没有撑大的迹象,而里面的先天之气也不见消耗,好像,这尾巴毛就是个天生的“储气”空间,只是容量小了一些而已。
  “那能不能储存其他东西呢?”张大雕异想天开,居然想把一些细长的东西吸纳进去,结果发现,除了先天之气和神识外,任何东西都无法进入空间内,而且,先天之气被注入后,也没有办法吸出来。
  “什么玩意啊?”张大雕一脸错愕,“这东西要是只能储存不能调用,那还储存个什么劲?”
  他又拿起第剩下的尾巴毛做试验,结果还是一模一样。
  这下,他彻底糊涂了,不这知道储存了先天之气的尾巴毛有什么作用。
  又研究半天后,他突发奇想,这骡尾其实就是马尾,而马尾最大的作用就是制作二胡的弓弦,那么,用储存了先天之气的马尾制作成弓弦又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想到就做,他立马把一根尾巴毛系在板凳脚两头,使得中间绷劲,犹如弓弦一般,然后用力拨了一下。
  按照他的打算,原本是想先听一下声音,若真有什么特别之处,再认认真真的制作一把二胡。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拨弄尾巴毛时,尾巴毛居然噗的一声爆碎了,紧接着,一股磅礴无比的声波轰然扩散,与此同时,就听砰砰之声不绝耳语。
  电灯忽然熄灭了!
  部旧彩电也好像触电般爆射出耀眼的火花和刺鼻的焦臭味!

  继而,连怀里那部刚买的手机也没能幸免,在焦臭中彻底报废了!
  甚至,整个村子在瞬息间陷入一片黑暗,电视电器的破碎声更是响成了一片。
  “怎么回事?”张大雕心里咯噔一声,急忙跑到外面一看,不光是全村的电器电灯坏了,连整个营乡都陷入了黑暗,更为惊人的是,这种“破坏力”还在持*久扩散。
  “不对,肯定不对,难道我闯大祸了?”张大雕惊慌的张望着,心里还扑通扑通的快跳着,心里一个劲的说,“闯祸了,肯定是我闯祸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问题不光张大雕想知道,全村又有谁不想知道呢?
  一时间,所有人都涌了出来,吵吵嚷嚷道:“怎么回事,我家的电器忽然坏了!”
  “我的手机也报废了啊!”
  “难道是核战争?”
  “这怎么可能?”
  人心惶惶中,叔叔婶婶摸黑跑了回来,叫道:“西洋,西洋,你在哪儿啊?”

  张大雕心虚的迎了上去道:“爸妈,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打仗了,肯定是打仗了!”叔叔惊恐万状道,“这一定是敌人投放的核武器,快,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我的天啊,怎么就打仗了啊!”婶婶胆都吓破了,又哭又喊,“肯定是因为那个什么缺德系统,我早就说过,这仗早晚会打起来的,完了完了,这下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张大雕满头黑线,连忙安慰道:“爸妈,别怕别怕,这不是打仗,也不是核武器,真要是核武器,我们还能站在这儿说话吗?”

  日期:2017-10-03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