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5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天,我家闺女要回来了……”安大娘激动得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而在激动之后,她也没心思干活了,把张大雕打发回家,自己则眼巴巴的等着电话。
  张大雕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出了温室大棚,无意间看见乡村公路上居然还有成群的骏马经过,心里就疑惑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么原始的交通工具。
  “不对呀,这些骏马怎么没有驮东西?”张大雕观察了一下,发现,经过的骏马还不少,好像赶集一般,就跑回家问婶婶:“妈,马路上怎么有那么多马呢?”
  “你叫我什么?”婶婶依然不相信张大雕会叫她妈。
  张大雕道:“妈呀!”
  “孩子!”婶婶一把搂住张大雕,热泪盈眶道,“好孩子,你真是个好孩子啊,你当真叫我妈了,这是老天开眼了!”
  张大雕憨笑着,又问她马上路上为什么有那么多马。
  婶婶回答道:“孩子,你忘了过几天就是八里屯的边关赛马节吗?”

  “边关赛马节?”张大雕眼睛一亮,软件里还真提到这个事,但他觉得和自己无关,所以没留意。
  婶婶拉着张大雕坐在板凳上,说古似的道:“赛马节是娘子关那边传过的一种风俗,我跟你说啊,根据老人们讲,娘子关为万里长城著名关隘,位于山西平定县东北的绵山山麓,原名苇泽关,因唐朝的平阳公主曾率兵驻守过,人们就把苇泽关改成了娘子军。
  “因为古时候用来传讯的工具是马匹,而在军情紧急的时候,传讯兵还来不及套马鞍就要上马去报信,所以,这马术的好坏就直接关系到传讯的速度,甚至关系到关隘的安危。
  “所以,娘子关就逐渐兴起了一种名叫镇社火的风俗:就是诸多村庄每年都要举行一次活动,而活动内容包括骑马、射箭、武打、耍叉,甚至模拟战场厮杀等表演,好让边关军民牢记,想要保家卫国,就要有强健的体魄和尚武的风气。
  “可是呢,随着时代的改变,马匹这种交通工具和尚武之风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渐渐的,镇社火这种风俗就变得多种多样了,比如,我们这里的镇社火变成了一年一度的赛马节。
  “事实上呢,赛马只是个统称,实质内容却是驯马为主,赛马为辅助,就是由政府出面,各村寨集资,弄一批野马来让大家当场驯马,然后再赛马,而谁要是能驯服一批野马,并拿到赛马的名次,不但有现金奖励,还能把自己驯服的野马牵回家。”
  听到这儿,张大雕眼睛发亮道:“还有这样的好事?”
  “好事?”婶婶警告道,“孩子,这的确是好事,但你要知道,这野马可不是那么好驯服的,搞不好会被摔成残废,甚至活活摔死,不是练家子,根本就不敢上场驯马!”
  张大雕却不以为然,但为了不让婶婶担心,只是问道:“那奖金有多少呢,一匹野马又值多少钱?”
  婶婶道:“奖金倒是不多,但那野马却无价了,因为有些野马很可能是宝马,甚至千里马,用价值连城来形容都不过分!”
  张大雕顿时就火热起来了,自己扮演的是一个粗鲁不文的二愣子,最适合干这种不需要动脑子的大事,到时候,若能拿奖金回来,甚至弄回一匹宝马,那就等于给叔叔婶婶买了一辆车,绝对能让叔叔婶婶的生活条件得到改善。

  还有就是,这狗有狗宝,马也有马宝啊,这里养马之风盛行,肯定有很多牧马场什么的,到时候,说不定真能弄出个马宝村来。
  不过,这只是一种初步设想,不到万不得已,张大雕不会弄这个马宝村,因为那太容易暴露身份了。但不管怎么说,在马身上,肯定能找到一条致富之路。
  于是,张大雕又问道:“妈,那什么人都可以参加赛马吗?”
  婶婶道:“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之前还是要在主办方登记的,要经过主办方同意后才能参加赛马,毕竟,赛马有风险,参加需谨慎嘛!最少,那也得会骑马不是,呵呵,你就别想了,因为你没学过骑马。”
  张大雕道:“那赛马节举行多少天呢?”
  婶婶道:“总共是三天,前两天是驯马,这是赛马节的重头戏,最后一天则是赛马,那观看的人可多了,几乎每年都是人山人海的,到时候,说不定你叔叔也会带我们去看热闹呢。”
  张大雕道:“那到底是从哪天开始呢?”

  婶婶看了下日历道:“一般是冬至后的第一个马日,也就是今年的农历十一月初十,今天已经是初八了,后天赛马节就正式开幕!”
  张大雕计算了下,今晚安小乐估计就要被送回来了,而后天赵果儿估计也回来,到时候,让赵果儿怂恿自己去参加赛马节。
  果然,到了晚饭时分,安大娘惊雷似的爆出一条消息,说她的宝贝女儿要回来了,估计今晚半夜能到家。
  这消息把全村人都惊动了,纷纷准备了一些农产品给她贺喜。
  而安大娘也高兴坏了,当晚就置办了酒菜款待乡里乡亲们,还说,等女儿回来后,还要杀猪宰羊正式摆酒庆贺。
  山村人淳朴,一般都是一家有事全村帮忙,完全把别家的事当成自家事来办,为此,叔叔也放下了乡活,带着婶婶和张大雕前去帮忙,并要等到深夜,亲眼看见安小乐回家才甘心。
  果然,到了深夜后,安家旺带着安小乐回来了,只是,大家见了安小乐后才知道她失忆了,不过,安小乐虽然失忆了,为人却依然活泼可爱,而安家旺也说,小乐的失忆是暂时的,等疗养一年半载估计就能恢复。
  这不但让安大娘喜极而泣,连乡里乡亲们也替她高兴不已,索性也不回家了,连夜杀猪宰羊,开始准备第二天的酒席。
  这一热闹就是一整天,张大雕暗中观察了下安小乐,发现她不像是伪装的,当然,老巫婆人老成精,又是境界高深的修道者,或许有什么秘法伪装自己也说不定,但不管怎么说,即使老巫婆附身在安小乐身上,张大雕也丝毫不惧,毕竟,安小乐只是个初入门槛的修道者,老巫婆虽然能附身,却无法恢复那一身恐怖的实力,若有必要,张大雕甚至可以分分钟捏死她。
  张大雕类似于安家的长工,身份和保姆类似,自然也就有大把的机会接触安小乐,而安家旺夫妇也没把张大雕当外人,家里的大事小事,只要是张大雕能做的,都会交给张大雕去办,比如买个零食什么的,因为安小乐喜欢吃零食。
  偏偏,开小店的人和赵兰是好姐妹、好牌友,俗话说物以类聚,这女人自然也就是个风流成性的主。
  根据手机软件里收录的资料,开小店的女人大叫都叫她三姐——当然,现在说的不是三姐这个人,而是她养的一头骡子,这骡子看上去也没什么别特,就是有一条乌黑发亮的尾巴,甩动时飘举飞扬,显得神骏非凡。
  刚开始,张大雕只是无意间瞥了眼骡子,也没放在心上,可就在他选好零食准备付账的时候,那骡子的尾巴忽然啪的一声甩在系马桩上,张大雕丹田内的先天之树就莫名其妙的脉动了几下。
  “嗯?”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一如当初发现千眼魔蝎一样,张大雕的目光顿时就定格在骡子尾巴上,心说,难道这骡子尾巴还是什么宝贝不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