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7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勇敢道:“带上就带上,我们可都是成双入对,你可不能形单影只啊。”
  何志章点了点头道:“这你放心,我现在就去叫人。晚上六点,不见不散。”
  陈九江急忙拦住他道:“何书记,还是我请吧。毕竟在修路上是咱们乡占了好处。”
  钱勇敢道:“别跟他客气,他这第一书记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
  何志章面上立刻露出了谦虚的表情:“钱局,可不能乱叫啊。我只是西片第一,在全县可数不上数的。”
  钱勇敢道:“怎么不是第一?城关和草庙虽然比你底子厚一点,但是人家城关算是城区,刘书记挂着常委呢。至于草庙,郑大胆才干几天,资历上是要排在你后面的。”

  这话正挠中了何志章心窝,这是他的第二任书记了。这些年来,绿林在他手上可是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骄人的政绩面前,他视大河县的三十二个乡镇,那真是“惟余莽莽。”
  即便这样,何志章还是忍住了话头,笑着说道:“钱局,咱们兄弟在一起,可不论这个。论的是感情呢。”
  四个人说说笑笑,出了钱勇敢的办公室。钱勇敢和富美丽依然坐何志章的车。只是三人上车之后,并没有立刻开走。过了一会,杜娜娜出现在了门口,钱勇敢一招手,就上了丰田车。
  杜娜娜最终还是没有离婚,经过金波的风波,海阔对杜娜娜的感情淡了不少。但是在工作上的需求却变大了几分。海阔甚至将杜娜娜当作了他再次晋级的踏板。所以每日里哄着她,惯着她。二人渐渐的又涛声依旧了。
  为此杜娜娜很为海阔的宽宏大量感动,不但拒绝了水利局局长老曹的再度邀请,甚至在钱勇敢那也扎紧了篱笆,做起了海家的贤妻良母。
  到了富贵人家,何志章定好了包间,就开车接人去了。剩下的四个人围成一圈打起了升级。钱勇敢选了杜娜娜,陈九江就和富美丽做起了对家。

  钱勇敢老谋深算,打起牌来行云流水,鬼神莫测。只是可惜杜娜娜牌技太差,每到关键时刻总是会掉链子。轻轻松松就将陈九江二人送过了老尖。即便如此,杜娜娜还不服气,嚷嚷着继续战斗。正巧何志章领着一个少丨妇丨,推门进来了。
  经过何志章的介绍,众人才知道,这位是绿林乡综合办副主任林会吟。林会吟原本是中心小的体育老师,一次何志章视察小学的时候一眼相中了她,就将她借调到了乡里,做起了综合办的副主任。
  林会吟长的白白净净的,尤其是她那高挑的身材,凸凹有致,健美有型。不像其她的女干部,那么松软。尤其是那翘臀,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看着就很带劲。
  钱勇敢一见,就吸进了眼里,抓着林会吟的手舍不得放开,口中还道:“何书记,你的这位综合办副主任,真是如花似玉,娇艳过人。就是不知道能干不能干。”
  能干这个词在大河县很流行,往往用在漂亮的女下属身上。某某领导说某某女下属很能干,往往就是要干的意思。若是那被看中的女下属同意了,就会含羞带怯的点点头。
  何志章听了没有说话,站在旁边只是笑。林会吟大方的道:“钱局,你就别笑话我了,咱们农村女人能干什么呢?再者说了,就是能干,也不如你身边的这位美女,不但本职工作到位入体,就连吹拉弹唱也样样精通。”
  林会吟说的不错,杜娜娜的大名在河西可是轰动一时。各种各样的版本层出不穷,有的说海阔捉奸的时候,杜娜娜是在摇屁股。有的人说不是摇,而是翘,你们没有看见她那屁股不翘就能飞上天去。

  还有的人说,杜娜娜那时候正在吹,你没见金波被吹的像气球一样吗。既然有人说在吹,自然就有人说在拉,在弹,在唱。反正有的是吃瓜观众,多的是想象力,和无需根据的流言蜚语。
  这话说的何志章哈哈直笑,他骄傲的对钱勇敢道:“其实我们会吟还是很能干的。当然要看是在谁手下干。”
  钱勇敢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手,对何志章道:“还是何书记领导有方,将下属*的好。”
  陈九江对这女人也很感兴趣,但是当着众人的面,却不好意思如钱勇敢那般,只是轻轻的握了一下手,说了自己的名字。
  不想陈九江松手的时候,林会吟却悄悄的用手指勾了一下他的手心,笑着说道:“陈书记,我听过你的事迹。不但一板砖拍死了杀人犯王大,还在洪水中救过于县长。”

  陈九江连忙纠正道:“传闻有误,是于县长救了我,可不是我救了于县长。”
  何志章是老富的人,天生就对于大乱怀着敌视,听了陈九江的话,立刻说道:“得了吧老弟,你就别谦虚了。就于大乱那体形,没有你,早就和龙王下棋去了。”
  陈九江见他如此说,就笑了笑,不再接话。钱勇敢接着道:“何书记说的对,老于那人,真是皮厚。刚能喘过气来,就敢上电视,也不知道丑字咋写。”
  富美丽见陈九江尴尬,为他解围道:“你们啊,就知道在领导背后编排他的坏话,传出去了可不好。”
  “没事,都是自己人,说几句实话,没什么的。”何志章虽然如此说,但是也知道不好,毕竟陈九江是于向荣提起来的,真的不知道他和老于之间的深潜。于是连忙招呼大家,坐了下来。
  钱勇敢年龄最大,又是县局的一把手,就坐了首位。在何志章的提议下,杜娜娜坐在了他的左手边。何志章挨着杜娜娜坐下了,林会吟学着杜娜娜的样子,坐在了他的下首。
  钱勇敢让陈九江坐在他的右边,陈九江不愿意,谦虚道:“今天谈的是修路的事情,这事情可都是美丽书记在跑,还是应该让她上座。”
  富美丽虽然谦虚着不愿就坐,但是架不住众人相劝,就坐在了钱勇敢和陈九江的中间。
  几个人人坐好,先共饮了两杯,钱勇敢才道:“三位书记,咱们今天欢聚一堂,就是为了共商河西绿林联合修路大计。诸位有什么好的建议,都提一提吧。”
  陈九江道:“要想进步,离不开组织部。要想修路,就得敬钱局,钱局,我先敬你两个。”
  那面陈九江刚和钱勇敢对上号,这面何志章就找上了富美丽,他对富美丽说:“没有美丽书记,就没有今天的相逢,所以,我要先敬美丽书记。”
  富美丽和何志章喝过,那面钱勇敢就缠上了她。反正大家都是久经考验的基层干部,喝酒的理由更是层出不穷。一时各位都有对手,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修路,奋勇搏杀。
  陈九江开始没提防,在对面两位娘子军的合击之下,很快就喝了半斤酒。陈九江这才意识到,酒桌上的女人,可不简单。她们有着天生的优势,或是撒娇,或是卖嗲,总之哄着你不得不喝。
  陈九江一琢磨这可不妙,还是借着尿遁去了吧。陈九江到了卫生间,洗了把脸,就倚在门上抽起了烟。火刚点起,就见林会吟也推开包间门,走了过来。
  林会吟笑着问陈九江:“陈书记,怎么不回去呢?”
  陈九江道:“你们太能喝了,我可应付不来。若是再进去的话,就得壮烈在里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