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30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十几个人,抬着几张桌子进来 , 桌子上面,堆满了钱 , 都是泰铢,阿福过来,拿了一叠钱给我 , 说:“总锅头分灶钱。”
  我听着就点头,拿着钱,先给马进分了一份,钱不多 , 厚厚一叠,我也不知道是多少 , 他没有拿钱 , 只是让手下把钱放在桌子上 , 然后对着我呵呵笑,很开心 , 随后阿福就把一桌子前交给他 , 他手下的人 , 开始拿着钱分钱。
  饭店里的人开始沸腾了,每个人都在议论纷纷 , 说的都是泰语,我也听不懂 , 不知道这里的人 , 还有多人会说汉话。
  陈玲掐了我一下,问我:“这么多钱?那笔账上出?”
  我听着就瞪着他,我说:“马帮分钱 , 当然马帮出 , 放心 , 不会从你的公司出钱的。”
  陈玲笑了一下 , 说:“你们马帮真的是傻 , 这么多钱 , 就这么白白分了,这帮人,有多少感情?说的准吗?”
  我笑了笑,我说:“泰铢而已 , 不用担心 , 再说了,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们拿钱,就得办事 , 我们马帮虽然有这个规矩 , 每年都要分钱 , 但是,这个钱不会白拿的,没有贡献,他们也拿不到这笔钱,这只是买路钱,以这种方式发出来,最好不过,我们马帮有面子,也能收买人心,更能打通财路?何乐不为?”

  陈玲点点头 , 没说什么,我叹了口气 , 这年头,哪里有什么真的情义?我们马帮当年为了总锅头,打的死去活来 , 我用了强硬的手段才平息下来,我们要说感情,不如说是怕了,不如说是为了钱妥协了 , 所以,我从来都不寄托他们对我们有什么感情 , 所以 , 我宁愿拿钱买路。
  分钱 , 吃饭,祭酒 , 算是又办了一次恳亲大会 , 仪式很豪华 , 很庄重,也很古典 , 上香祭祀马王爷,一系列的事情 , 一样都不少 , 折腾到晚上,才把仪式给结束了。
  人送走了 , 大厅里 , 只剩下我们这一桌了 , 马帮的大佬 , 马炮 , 三叔 , 四叔五叔他们都在,酒足饭饱,该说的也说了 , 该叙旧的也叙旧了 , 剩下的事情,就得说说了。
  “马叔,你们所在的村子,在金三角地区 , 这边的路子 , 我们需要走原石 , 这条路,你们走了三十几年,我想,你能够安排一下。”马玲说。
  马叔听着,就点头,说:“我会安排的,这条路,跟缅甸想通,湄公河一条直线下来 , 能到内地,能到泰国缅甸 , 这个金三角地区,遍地是黄金,但是 , 同样的,也很凶险,我只能安排人压船,但是如果遇到强盗 , 我们也是没办法的。”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他这是要钱 , 要枪 , 当然 , 这是可以的,我也知道 , 湄公河流域 , 尤其是金三角地区 , 强盗到处都是,尸体处处都能看见 , 这条河因为地势特殊,所以很凶险。
  我问:“梁斌给你多少利润?”
  听到我这么说 , 马进有点意外 , 不过他笑了一下,说:“梁先生跟我们马帮没有什么纠葛 , 他只是给我钱 , 我帮着安排 , 这是私人业务 , 这很好办 , 但是 , 现在上升到帮内事物,所以,公私就得分明了。”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 , 这个老狐狸 , 还不想说自己要多少钱,得我给,这个人也是个沽名钓誉的人,以前赚钱的时候 , 也没想过马帮的兄弟 , 我去万养看过 , 很穷,但是他住在城市里,也是奢华。
  我捏着手指,我说:“马先生,公是公的,私是私的,我给你一分的分红,进来多少原石,我给你提多少利润。”
  听到我的话 , 他笑了一下,说:“邵先生仁义 , 那就这么说了,我年纪大了,先走了。”
  他说完 , 站起来就走,我皱起了眉头,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有点搞不懂!

  马进的态度,让我觉得很奇怪 , 我看了看时间 , 虽然有点晚了 , 但是 , 还
  不至于一定要走,我开的条件 , 应该不算低 , 这是给他私人的红利,我知道 ,
  没有头头是不拿利的,所以,我在额外给他一分。
  但是 , 感觉他的兴趣不是很大 , 但是 , 他又没有拒绝 , 甚至更没有提出
  来,所以,这就值得玩味了。
  我靠在椅子上 , 看着其他人 , 所有人都喝的有点大 , 我问:“大家有什么要
  说的。”
  听到我的话 , 马炮说:“路是死的,人是活的 , 要我说,咱们干吗找这些外
  人?什么狗屁海外马帮 , 我他妈认识他是谁啊?你把这笔钱给我们马帮的兄弟 ,
  我们自己做就行了,何必便宜他们呢?”
  我听着就叹了口气 , 马炮真的是扶不起来。
  张奇说:“这个不行 , 内地的人过来 , 就是偷渡,抓到了,所有的货物都给
  你没收了 , 所以我们只能用当地人。”
  听到张奇的话,马炮就说:“你他妈的在这边混的那么好,你怎么不接活呢?
  草,没用,要不是你大哥过来 , 你他妈锅都给人掀掉了。”

  张奇听着 , 很火 , 想要发脾气,但是我瞪了他一眼,他把火气压下来,狠狠
  的抽了一口烟,说:“不是我不做,而是,你别看他们穷,但是霸占着那个口岸,
  以前梁斌在的时候 , 都给他们钱,何况是现在的我们 , 这条路在上个世纪 , 他
  们就走了几十年了 , 他们就靠着这条路发财 , 怎么可能让我们做呢?别看说的和
  气,妈的 , 说起来钱 , 谁都比谁狠。”
  田光放下水杯,说:“我同意 , 这件事,由私人说算,变成公事 , 是不妥的
  , 以前 , 你只要给他一个人钱就够了 , 但是,现在你要给所有人钱,虽然表面上
  看 , 你是惠及了马帮的人 , 但是 , 其实是克扣了马进的钱 , 但是,他又没办法
  说不 , 所以,他现在是不温不火的 , 还是钱不够。”
  我听着就点头 , 我说:“马玲 , 你去联系他 , 需要多少红利 , 我们可以私
  下里说。”
  “你的底线是多少?”马玲问我。
  我说:“我,张奇最多只能每人让出来一股,也就是两分利 , 如果在不行,我
  们就换人,换一个听话的人。”
  听到我的话,马炮说:“哎,这个好这个好 , 我告诉你 , 可以换我 , 我他妈
  不要多,你给我一分利就行了。”
  四叔五叔撇撇嘴,很不屑,五叔说:“你他妈的,轮得到你?我们这帮老的,
  吃闲饭啊?邵飞,咱们先不能动手,初来乍到,人要讲礼数 , 如果我们先动手,

  那就是内乱 , 自相残杀 , 我说 , 还是先摸清楚 , 实在不行,我们就架空他 ,
  十几个村子 , 虽然都说认马帮一个祖宗,但是 , 肯定有人不服气他的,不战而屈
  人之兵是上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