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4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老板一时间忘了喝,随着我杯中酒水搣少而嘴巴越张越大,恨不得品尝我口中流出的那些,我故意流出更多 的酒水,含糊不清间,‘‘蒋老板怎么不喝。”
  他咧开嘴咽了口唾沫,“六姨太真是不甘寂寞的女人。”
  我笑说这都被您瞧出来了。
  他试探着要凑过来,这时乔苍禁锢在我腰间的手忽然狠狠沉了沉,他用力将我扯回去,我裸露的背部跌撞在他胸 月堂,他滚烫的薄唇挨住我耳朵,语气冷冽说,“喝酒也不安分,何小姐放荡的毛病又犯了,是不是发骚欠干。”
  逼出乔苍骂脏话,也算我独有的本事,我想笑不能笑,险些呛了一口酒,用杯子挡住嘴唇,“哪里看出我不 安分了?要不是想帮你谈下生意,我才懒得应付他这满脑子占便宜的老鬼怪。”
  他腔调更荫森,宽大粗糙的掌心沿着我臀部来回抽动生意没什么要紧,何小姐不要到处拈花惹萆就好。”
  我将空玻璃杯放在桌上,妖娆之中带一丝飒爽的江湖气,朝蒋老板抛了个媚眼,他哈哈大笑拍手,“六姨太果 然痛快,不矫情,不做作,什么场面都能震得住。”
  他说完也干掉自己那一扎,几秒钟后我感觉到酒劲儿开始上头,眼前_阵天旋地转,耳朵也嗡嗡响,胃里来势 汹汹的灼热难受,冲击我的喉咙和心脏。
  酒灌得这么猛我功力还不够,再来一扎势必会大酔出丑,局面绝不能发展到我控制不了的地步。我不动声色拉 开一道门缝,朝外面等候吩咐的秘书点了下头,他立刻明白,不梢片刻老鸨子带着几名高挑靓丽的小姐进来,大概 有七八个,年&二十五岁上下,穿着粉红色开衩到腰际的真丝睡裙,露出大半胸脯和腿上若隐若现的黑蕾丝袜,婀 娜的身段香气袭人,白皙水润,在乔苍的地盘上自然是最好的小姐来充门面。

  以往江南会所很少有姑娘穿这么暴露,这里讲究格调,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想吃_口就像剥香蕉_样费事, 既増添了情趣,还吊着客人胃口,小姐生涯也能长盛不衰。只不过蒋老板这样的大毒贩,**装烈女的套路在他身上 行不通,**简单粗暴色情,才是他最喜欢的。
  南省的顶级美女整个北方也见不到多少,柔媚得连呼吸都溢出春水,是真正库笫上的尤物,蒋老板色迷迷在女人 胸口和屁股上打量,他手指敲了敲膝盖,假悝悝推辞,“乔老板,这么漂亮的小姐,是场子里压箱底的宝贝吧,我 怎么好沾染
  我不给他留颜面,冷冷挥手,“都滚下去,蒋老板不喜欢,再换一批新的来。”
  老鸨子刚要带这拨人走,他急不可耐阻拦,脸色有些尴尬,“六姨太嘴巴真是毒辣,遇到了你,也算我是时候 栽了。我不怎么挑剔,总不能不给乔老板面子,在他地盘上,我还是本分些,给什么吃什么。”
  老鸨子正懒得换,荤场的姑娘浓妆艳抹都差不多,往往越换客人越瞧不上眼,她喜滋滋拉着小姐挨个名字和三 围,蒋老板挑中了胸最大的阿娇和阿媚,想打个双响炮,不是传统的双飞,而是拿乃子打,一人出左边人出右 边,中间夹着男人家伙,低下头小姐的唇能碰到,可以给客人双童剌激。
  这是宝姐手下外围发明的,十二年前比海天盛宴还火爆的第_届上海外滩游轮夜宴,一个台湾当局高官喝大了 ,甩出三十五万台币,问船上所有嫩模谁能满足他同时操两个,他就把这钱给谁。那姐妹儿拉着另一个外国妞儿,
  俩人当场跪在地上玩了这一出,把高官爽得大小便失禁,赚走了三十五摞台币。之后那姐妹儿也一炮而红,送外号 “小乃祖,,,就干这个,也靠这个发家,现在全国荤场都有这玩法。

  我做主留下了年&最小的阿玉,乔苍原本在我身后沉默吸烟,察觉我的意图,他荫森森问,“给谁。”
  我手指剥开他锁骨下_粒纽扣,指甲盖戬在他肉上,“当然是给乔先生了,女人选女人才有眼光,鱼**欢还 是要屁股翘,阿玉的屁股又圆又挺,乔先生一定满意。”
  他荫沉如墨汁的俊脸浮上一层寒霜,“何小姐这样善解人意。”
  “我让乔先生偷不着,也不能憋出火气。常小姐刚刚丧父,她怕是没这个心情的。”

  我转身伏在他胸口,撅起嘴巴,在他喉咙上点了点,“那我多心疼你呀,乔先生这头饿狼,憋上三天都要吃人 的。”
  他被我气笑,阿玉绕过桌角,在乔苍旁边坐下,风月场没有哪个女人不想泡到乔苍,不止荣华富贵,他这副仪 表堂堂的风流皮棄,在阋人无数的小姐眼中,胜过秃头啤酒肚的客人多少倍。
  她大着胆子握住乔苍一只手,她凭借翘臀红起来的,所以很明白自己优势,屁股_个劲儿往乔苍掌心凑,那样 紧俏的小半球,男人不碰则已,碰了还真是招架不住。
  乔苍蹙了下眉头,他将手从阿玉指尖抽出,坚硬如铁的胯下朝我股沟狠狠顶了顶,“惹祸津,我回去干死你。 看你还窓不窓祸。”
  我笑得得意忘形,蒋老板左拥右抱,阿媚很会哄男人,几分钟就把蒋老板拿下了,小手伸进他裤裆里,来回来 去摆弄着,我让阿玉换小杯子给我斟了三分之二的洋酒,我举到眼前轻轻晃动,透过深红色液体看向酔生梦死的蒋 老板,“刚才说在乔老板地盘上要给他面子,既然蒋老板这么懂规矩,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这批货我打算接手。
  他一愣,有些不可置信,“哦?六姨太替乔老板来做,是吗?”
  他掸了掸烟灰儿,装模做样吸了口,“你们都是一伙的,和谁做都一样,货进我口袋,钱进你们手里。不过事情 我得摆在桌面上挑明。”

  他另一条手臂搂着阿娇,指尖在她暴露于空气中的乃子上童重揉捻,“我知道,之前和乔老板合作,咱们是四 六利,乔老板出货,这趟线也要仰仗你通融,六成是应该的嘛。可现在时局动荡,条子风声很紧呐,常老又刚刚离 世,几股势力纷争摩拳擦掌,我实在不敢保证乔老板会不会出岔子,所以提前找了点门道,官商黑三条路哪条不是 黑到了骨头里?贪财,贪色,我是舍弃了不少啊。你说上面人要我一成,我能不给吗?我已经是成本价了,我从您 这里拿了货克白丨粉丨黑市上涨不了几块钱,我也是有苦难言啊。”

  乔苍笑了声,“所以蒋老板让我出这_成。”
  他小眼睛津明四射,一水儿的奸诈,“谁出不都一样嘛,为了赚钱糊□,我给乔老板算过,五成您也稳赚不赔 ,特殊局势下少赚点也无所谓,您不缺这千八百万。破财保平安,咱们合作的日子还长,这次您帮我,下次您的货 就算差了点纯度,我也可以按照A+的量出价嘛。”
  日期:2017-10-27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