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4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没有,这才哪儿到哪儿,小姐还没上呢,只是刚开始。
  我跟随他从电梯走出,他塞给门口等候吩咐的侍者两百元钱,“小姐不急,叫了再来。”
  侍者被打发走,我正要推门进去,忽然听到蒋老板提起我,我脚下不由停住,透过门缝窥视。
  他正朝我的方向,只是里面灯光昏暗,他没有发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些,他全神贯注与坐在斜对面的乔苍 博弈,笑得讳莫如深,“我可是听说这位六姨太很不简单,把常老都迷得颠三倒四,家产不给妻女,竟给了她继承 传言她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风月场真正的名妓。”
  我眯了眯眼睛,从我的角度能看到乔苍的侧影,他手上执一杯红酒,微微晃动着,脸上风平浪静,半响才问, “蒋老板从哪里听到的传言。”
  对方哎呀了两声,挥手很无所谓的样子,“自然是咱们这个圈子,老百姓也无处听嘛,现在还不是官商黑人尽皆 知的事。”
  乔苍不着痕迹将酒杯放在桌上,撂下时的力道大了点,发出一声尖锐重响,酒桌场面的规矩,轻拿轻放,是尊 重和友好,重了就是挑衅,是碰撞,蒋老板眉眼一凝,“乔老板,你这是冲谁?”
  乔苍脸色荫沉如墨,他抚弄着戴在大拇指上的扳指,语调荫恻恻,“半点朱唇万人尝。我碰过的,还有谁敢尝

  权色之争,自古是亡国的根源,我不想让乔苍和蒋老板起争执,他连压价这样打脸的事都还维持着表面和平,
  为一句流言触怒,会让我功亏一篑。
  我发出几声娇笑,人未到,笑声先闻,乔苍侧过头,余光看向门口,而蒋老板则抬眸便是我。
  我走得十分妩媚,千般风情,万般婀娜,尽在这十几步中,蒋老板诧异打量我,他见我独身进来,穿着打扮又 不像这里的陪侍小姐,他有些疑惑间,“你是谁。”
  我端起乔苍面前酒杯,没有倒出里面残余的酒,也不曽蓄满,而是就着那一点,微笑举过胸口, “还以为您提 起我这么顺溜,是见过呢。”我手探出,和他拿在指尖的杯子碰了碰,“我就是您口中,一双玉臂千人枕的六姨太
  蒋老板脸色大变,我哏眸含笑,对上他颜色难看的面容,将乔苍沉积的酒水喝掉,杯口倒置晃了晃,一滴不剩
  我笑得分明温柔娇媚,但落在他眼中,有些兴师问罪的味道,“原来是六姨太。”他搓了槎手,讪笑干咳,“是 我眼拙,我常年在河北省做生意,一年半载不入一次广东,流言听得多,事情见识少,六姨太不要往心里计较。”
  “顶级毒贩蒋老板,在道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哪里敢和您计较,这岂非得不偿失的事嘛。我最近也做点小 生意,路走不走得通,也不能堵死不是。”
  我绕过茶几在乔苍旁边坐下,他藏匿于暗处厚利幽邃的眼睛始终紧盯我,对我忽然出现揣铡不透,我臀部使劲 挤了挤,可他纹丝不动,我不能坐在沙发扶手上,裙底一定会春光乍谢,我正要离开换到蒋老板旁边,乔苍忽然 伸出手,将我按在他腿上。
  他半副轮廓被我遮挡,“谁让你来”

  我杯子埯住唇,“这不是为你解围嘛,男人谈不拢的,女人出马就成了一半了 ”
  他皮带扣铬得我屁股疼,我起先以为是他的家伙,咋夜不尽兴,又亮出来磨刀霍霍了,我没好气皱眉,“你不 要名誉了 ”
  他脸是浓郁的黑色,全部没入荫影中,“我还有名誉吗,自从沾了何小姐,这种东西早就不在我手里了。”
  我忍住笑,“5见在外面都怎么说”
  他嗓子有些哑,“姘头”
  蒋老板意味深长眯眼睛,但没戳穿什么,他按下手铃,片刻后有侍者进入询间,他点了三瓶人头马,一瓶X0, 吩咐都不加冰,兑半斤五粮液。
  侍者很快将酒水拿来,这些酒刚从冰柜里取出,为了融温,开启后倒入玻璃扎中,加了烧热后的白酒,触摸上 去温度刚好,只是酒的颜色,气味,都浓烈到了极致,冒着佛腾的气泡,以我的酒量很难扛住。
  蒋老板听说过常府六姨太在场面上的手段和心机,也看出我今天是特意赶来挑事,结果肯定对他不利,打算用 应酬场上的套路把我舌头根子灌轮了,他和乔苍两个男人才好叫号子。
  黑帮的应酬和白道不一样,敬酒是来者不拒,也不能拒,每个人都在玩豪气,拼胆量,别说这几扎,几十扎 也得下肚。黑老大的小弟二乃在酒桌上喝死的比比皆是。
  我笑得意味深长,“哟,蒋老板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酒桌上胜之不武,要和我区区小女子拼。”
  他无视我脸上冷意,将两扎黄揭色的白红混合酒撂在我面前,加起来足有半斤多,“六姨太,别的女人是区区 小女子,您可不要这样谦虚。有句话怎么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场面上嘛,谁不是喝出来的关系,没有酒的情意,-
  定算不得情意。一千杯尚且不够,我们才这几杯。”
  我垂眸看了酒杯片刻,伸出三根手指捏住,放在鼻下嗅了嗅,气息仅仅是酒味,没有摻杂下三滥的东西,想 来乔苍眼皮子底下,给多少钱也没人敢做手脚。
  我莞尔一笑,声音柔轮得仿佛溢出春水,“酒肉朋友也是朋友,结识蒋老板是我的荣幸。这杯可以喝,但不能就 这么喝

  我来之前他和乔苍几乎要动刀子了,我来之后巧妙化解了一场争斗,蒋老板也是硬着头皮为了钱才杠,能暂时平 息风波,他也乐在其中,他饶有兴味间我,“六姨太想怎样喝。”
  我舌尖卷住食指,往香檀小口中嘬,发出嗞嗞的水渍响,像极了**时的口活儿,蒋老板龇了龇牙,他往头顶 看了眼,似乎在找风扇,发现没有便略微烦躁扯开纽扣散热。
  我在乔苍怀中扭成一条肆意妖娆的水蛇,一只手勾住他衣领,另一只手托着杯底,姿态极其风*撩人,“我要 和您饮交杯酒。”
  他怔了一秒钟,笑到脸上褶皱丛生,像一只大肉包子,他指了指自己胸口六姨太的美意,让我心都酥了
  有人贪钱财,有人贪玩乐,这位蒋老板也是犯了天下男人的通病,好色。

  我不着痕迹瞒天过海,将他给我的两扎还了一扎给他,他没有察觉,双眼迷离对接下来的交杯酒充满期待和意Y`in ,我探出半个身子,屁股撅得高高的,快要挨上乔苍的脸,蒋老板右手与我缠住,他腕表滴滴答答的行走着,融合 我轻快的脉搏,在包房内清晰可闻。
  我眼哞凝视他,媚态横生含住杯口,舌尖在玻璃边緣扫了扫,犹如一条灵巧的蛇信子,白皙纤长的脖颈仰起, 喉咙不断滚动,几滴咽不下去的酒流淌过娇红唇角,像含苞待放的玫瑰渗出的清晨露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